A+ A-
几日后,玖橙把自己的房里翻得乱七八糟。荼刖进去一副好气地望着她“玩什么呢?”玖橙苦丧着脸,眼泪都快掉出了,伸着手拉过荼刖的袖子,荼刖坐到她旁边,我道:“我,我玖橙哭丧着脸,眼泪都快掉出来了,伸着手拉过荼刖的袖子,荼刖坐到她旁边,我道:“我,我……”。...

何求美人折

推荐指数:10分

《何求美人折》在线阅读

几日后,玖橙把自己的房里翻得乱七八糟。荼刖进来一副好笑地看着她“玩什么呢?”

玖橙哭丧着脸,眼泪都快掉出来了,伸着手拉过荼刖的袖子,荼刖坐到她旁边,我道:“我,我……”

“慢慢说。”

“我,”玖橙吸了吸气,“阿姐,给我的发簪,不见了。”

荼刖微微皱眉,站起身来,“一会儿不看好你都不行。你再好好找找,上次戴是什么时候?”

玖橙揉了揉鼻子,想道:“那东西我什么时候离过身?只是,”她恍然惊起,抓住荼刖的胳膊,“皇上祭天的时候戴过!御花园!”

可她不能贸然过去,荼刖抱着手臂,“我先去与肖太妃说说。”

“恩恩恩!拜托了!”

昭阳宫轩辕殿的书房一侧,趴在书桌上,睁着大大的眼睛紧紧皱着眉头还叼着一只毛笔的男子正是平定了昭国三权分立刚刚登上皇位的天子,安牧宸。而他正对面,正把玩着手里某个东西身带戾气的男子便是昭国的王爷,蓝季枢。

安牧宸放下嘴里的笔,拖着腮帮子,盯着桌子上空白的宣纸,说:“季云总归也是你伯父,你真让我随意处置?”

许久,没人回答这位天子大人的话,他不乐意了,搁下毛笔,“九九!跟你说话呢,没听见啊?你都盯着那玩意儿几天了,很好看吗?”

蓝季枢侧了侧头,“随皇上。”

“喂喂喂,至少看着朕话说啊。”

“没空。”

安牧宸啪地一下站了起来冲到季容骁面前,二话不说抢走他手里的东西,仔细看了半响,“不就是个破簪子吗你先别管这个了,先帮朕想想怎么对付你叔叔那帮人,还有太子那帮人,他们恐怕现在无时无刻不想杀了朕吧。好歹如今朕刚刚登基,大赦三年,若不趁这个时候把老家伙们狠狠整一顿,到时候朕还不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听说,长华山一战后,娄国的答女便在昭国当人质?”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吧,朕那时还记得我们不都去了吗?哎,你现在说这个做什么?”

蓝季枢取回安牧宸手里的簪子,略略抬头,“若有曾经的娄国帮助如何?”

“啊?”还真是不明白蓝季枢的意思,不过看蓝季枢一副像是看中了猎物的狮子的狠劲儿,安牧宸就知道他有办法了。

在肖太妃的帮助下,玖橙并没有找回阿姐给她的发簪,但是却等来另一件事。

这是个大雪的日子,离上次下雪足有半月了,玖橙如以往一样去给肖太妃请安,刚踏进福寿殿不久,就听见有人在喊圣旨。肖太妃本以为是新皇将哪个妃子谴了过来,却又想到先皇不曾娶妻。

在昭国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昭国的皇族男子需年满二十二才能娶妻,皇族女子则年满十八才可嫁人,而平民却不必遵守。

肖太妃不想,这圣旨却是给她的。圣旨的内容玖橙倒是没听清楚,但有一句话她听懂了,“移居宁寿宫”。这么说来,连肖太妃也要离开了!

她不要,不要一个人待在这里。圣旨还未读完,玖橙的眼泪就不自觉地掉了下来,圣旨刚走,她便死死抱着肖太妃大哭起来,叫肖太妃不要离开。

肖太妃乐呵呵地拍着玖橙的背,说:“傻瓜,本妃去哪便会带着你一起。皇上仁慈还惦记着当年本妃的养育之情,本妃搬去宁寿宫,自然带着你一道,皇上自然不会说什么的。”

“真的吗?皇上会答应吗?”玖橙擦着眼泪问。

“当然,不过这样的话,你便要开始学习昭国的规矩了。”

她连连点头,“好好好,我什么都学,只要不跟肖太妃分开!”

肖太妃笑得合不拢嘴,拿了帕子给玖橙把哭花的脸擦干净,她才知道自己方才有多丢人,也才知道肖太妃不再是太妃,而是太后了。

宁寿宫和玉华宫简直天差地别,玖橙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奢华的宫殿,来的路上听说,宁寿宫以前是给太后住的地方。她想,皇上肯定和肖太妃情如母子,可她想不通,这么多年来,为何皇上从未来玉华宫看过肖太后。

宁寿宫里有个小阁,名叫流离阁,肖太妃将这里赐给她,但肖太后要求她在学会宫里的规矩之前不许擅自出宁寿宫。是不是因为当时的她太过年轻,太过幼稚,还不明白肖太后的一番用意,住进流离阁的第三日,她便趁着肖太后睡去,去了御花园。

谁都没有想到在这连续下了十几天的大雪里还有人回去逛御花园吧?何况还是三更半夜!对,正是这么想的玖橙遇到了一个也是这么想的,神经病。

她去,是十分单纯地想找到阿姐给她的簪子,可他,真的是纯属无聊。

有谁会想到,下着鹅毛大雪,会有个傻子跑出来打兔子!宫里是没有吃的了吗?要来御花园打兔子!

而她,也就是许多年没见过活生生的兔子就顺便一个不小心将兔子抓了起来的人。

“喂,你谁啊,敢抢这兔子,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兔子啊?”

身后的侍卫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险些没吓死玖橙,她立马将兔子揣在怀里回过头去,“我,我,我是……”

那侍卫带着佩剑走到我面前,上下将玖橙打量一番,问:“哪里来的小丫头大半夜的乱跑,把兔子给我。”

“我,我是宁寿宫的,这兔子是我先看见的,为什么要给你啊?”她现在可不是在冷宫了,当然可以跟一个侍卫抢东西。

“宁寿宫?哦,原来是肖太后娘娘的人,”他还不忘给玖橙行了个礼,“不知道姑娘如何称呼?”

“我叫玖橙。”

“原来是玖橙姑娘,在下侍卫军校尉柳潭,”玖橙点了点头,他说,“姑娘,虽然这兔子是你先看见的,但……”

“但什么啊?”

柳潭惊地瞪大了眼睛看着玖橙,一副要死了的表情转过身去,只见他对着一个身穿黑色大氅却满脸黑线的帅哥跪了。他跪的毫无前兆,这一跪顺便也吓了吓她。

“属,属下恕罪!”

“哼,你不是在这撩妹撩得挺开心的吗?有什么好恕罪的?”帅哥这语气似乎不太高兴。

“属下没有撩妹啊……”

“还敢顶嘴?”

“不,不敢,属下恕罪!”

“喂,你骂他做什么?”玖橙说这句话的时候真的就是一时兴起,“他是来找我要兔子的,你既是他的主子,也不该这么骂他。”

安牧宸大大的眼睛将玖橙看了一番,两步走到她面前,可比她足足高了一个脑袋。他垂眼看玖橙,玖橙不甘示弱地仰头望他,他不把玖橙放在眼里地说:“小丫头,不知道你面前站着的人是谁啊?哦,不知道也正常,毕竟只是个小丫头,也不必与你计较,”他自说自话地摇了摇头,向玖橙伸手,“兔子拿过来。”

玖橙刚想递给他,突然想到,他就算是个大臣或是个王爷又怎么了?她还是有肖太后那么大靠山的答女呢,她才不怕呢!

“不给,这是我先抓到的,你想要自己去抓呀。”

“你!”他落在半空的手没收回去,约是恼了,“赶紧给拿过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那你不客气啊。”

“好,你别后悔!柳潭!”

“属下在。”

那人勾起一抹笑意,转身竟拔了柳潭的佩剑向玖橙刺了过来!她心下一急脚下转开,腰上的红绫扯下,身子向后,红绫飘动,将他刺过来的剑紧紧缠住!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