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玖橙匆匆跑回后院里,坐在长廊上大口喘气。上次见皇上那会儿很紧张得还也没缓回来,身后突然冒出一个人来,差点没吓得她从栏上跌一直这样。“今儿个施礼怎么不一鞠躬了?”玖橙倏地跳了下“今儿行礼怎么不鞠躬了?”。...

何求美人折

推荐指数:10分

《何求美人折》在线阅读

玖橙匆匆跑回后院里,坐在长廊上喘气。刚才见皇上那会儿紧张得还没有缓过来,身后突然冒出一个人来,险些没吓得她从栏上跌下去。

“今儿行礼怎么不鞠躬了?”

玖橙蓦地跳了下来,狠狠向来人瞪去,不想却是个没见过的男子。男子嘴角笑容若有似无,白雪之中骤然一副冷峻之貌,男子也有如此大的眼睛吗,这些年她见过最多的男子只有荼刖一人,不想还有玲珑一般眼眸的男子,倒是与他的气质不太相符。一身锦衣黑曜款款大方,黑色衿带之下挂着一个玉穗子。

玖橙盯着他的玉穗子瞧了一会儿,他还以为是这玉穗子吓着眼前的小丫头了,不想,玖橙却说:“你做什么要吓我,我又不认识你。”

这丫头真是可爱,蓝季枢轻笑,这一般后宫里认不认识他的人凡是见了他便会行礼,可这丫头反倒先责怪他了。

“你笑什么?你是,朝中的大臣吗?”蓝季枢摇了摇头,她又说:“那你是宫里的武官?”

蓝季枢又摇头,玖橙别了别嘴,却好好生生给他行了个礼,这倒让蓝季枢有些意外。

肖太后说了,凡事在后宫遇到男子,除了太监以外都要行礼。不管是谁,行了礼就没错。

“呵呵,今儿怎么不鞠躬了?”

“啊?”玖橙似乎想起什么事情来,鞠躬,她好像的确做过这个一次这个事情!

她瞪大了眼睛,这该不会是上次在御花园遇到的大人吧!她连忙低头下去,微微皱眉,“是,是玖橙失礼,还请大人不要介怀。”

“变得可真快,方才还说是我吓你。”

玖橙脸色微红,半个字都不敢说了。

沉默一阵,一双靴子出现在她面前,头顶传来笑声,“确实把你吓到了。”

玖橙愣愣抬头,总觉得自己被耍了!她不觉嘟嘴,“你,你有没有捡到我的云牙簪?”

“云牙簪?”

“就是,就是我来昭国之前阿姐给我的!是一只云狼的獠牙做成的簪子,你看见过吗?”

“蓝季枢摸着手中的簪子,不知怎么的却说:“我可没见过什么簪子。”

“啊?”玖橙失望极了,花园里找不到还以为被他捡去了,这可如何是好?

她默默走到一边,心里好生郁闷,那可是阿姐给她的唯一的念想,不仅如此,还是娄国最最重要的信物!

蓝季枢跟在她的后面,她低着头一直往前走,额头传开一阵微疼让她顿时回过神来。

大树赫然立在她的面前,她眨眨眼睛,却见一只手放在树干与她的额头之间。她转身,正巧对上蓝季枢附身下来的脸。

“是这么重要的东西,重要到找不到便要撞树了?”

“不,不是,是我不小心。”

蓝季枢见她眼神躲闪,不觉轻笑,拿出簪子来给她。她见簪子顿时咧嘴而笑,“你不是说没见着嘛!”

“还要吗?”

“当然要!这可是我的宝贝!”

玖橙正要拿来,蓝季枢却收手让她扑了个空。他说:“东西不是白给你捡回来的。”

“你……”

蓝季枢把玩这簪子,说:“你是不是抓了一只兔子?”

玖橙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头发一甩一甩得看着就要散了。蓝季枢伸手按住她的脑袋,“别动。”

说着,将她快要散下的头发拖住,简单一绾,将云牙簪插好。玖橙低着头,“谢,谢谢。”

“那兔子?”

蓝季枢垂眼看她,她抬头道谢,阳光正好应着玖橙的侧脸格外温和。

“没有兔子,”她急急说,“这里才没有什么兔子,肖太后要找我了,我走了。”

“等等……”

玖橙刚走几步一个来人匆匆忙忙,她来不及停住便与来人转装了个满怀!

“哎哟,哪个没长眼的连朕都赶撞!”

玖橙被撞到在地,见那人的锦衣之上秀着个龙样立刻趴在雪地上,行大礼,“皇,皇上万福金安!”

安牧宸摸着屁股站了起来,她竟然让皇上摔了个狗吃屎!

“大胆奴婢!竟敢撞朕!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安牧宸瞪着她斥责,他还未如此狼狈。

安牧宸走近她一些,低头看了看他,突然指着她退后两步,“你你你,就是你抓了朕的兔子!”

玖橙忽而抬起头来,原是冤家路窄,不料这个冤家竟然是皇上!她忙低头下去再也不敢看安牧宸。

总算被他找到了!安牧宸冷笑几声,对蓝季枢说:“季枢,就这丫头,抓了天山雪兔,害朕找了那么久!”

他走向玖橙,玖橙依跪在地上,“你是娄国的答女?”

“是……”玖橙声音颤抖,莫名地害怕起来。

“朕的兔子呢?”

她未说话,手里握着的雪渐渐融化,身上传来的寒气刺骨,除了冷,她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朕问你话呢,怎么不说话呢?”

“皇上,”蓝季枢突然拦在玖橙面前,“她是娄国的人质,您是昭国的皇上,地上寒冷,她还是个孩子。”

若是蓝季枢不说安牧宸也未察觉玖橙小小的身子正在瑟瑟发抖。他瞪一眼季枢是怪他为何不早些提醒,是他心急一心想找到雪兔。

他尴尬地咳嗽一声,侧身,“起来吧,起来再说。”

玖橙哪里敢起来?她瑟瑟发抖的身子在风中格外娇小,跪在皇上和九王爷面前,旁人看到此情此景定要觉得玖橙做了天大的错事。她入宫以来,却也没有如此委屈过。

“朕叫你起来你怎么还不起来?”安牧宸有些急了,他到时觉得此情此景看来,旁人还以为他这个皇上在欺负一个外族公主呢。

玖橙顿了顿,以为安牧宸生气了,她微微颤抖着身子缓缓站了起来,身子在风中摇晃两下。安牧宸见她起身才安了心,谁料蓝季枢动作敏捷,伸手接住玖橙倒下的身子,下一刻,一个黑影出现在他面前,他反手抱住玖橙,退开三米!

“来者何人?请放开我家答女。”荼刖杀气未减,鹰隼一般的眸子看向蓝季枢。

好一双锐眼!蓝季枢大赞,顺势讲晕过去的玖橙推进安牧宸怀里,安牧宸还未反应过来,蓝季枢已然和荼刖打了起来!

剑鞘不拔,点到为止。荼刖一把红剑也未露刀鞘,蓝季枢的剑速极快,虽未拔剑鞘却剑剑逼人,气势汹汹!荼刖有所顾忌不敢反击,蓝季枢岂能不知?他冷哼一声,剑锋逼近,荼刖大惊连连退后,他在逼荼刖出手!

既然如此……荼刖反手挡住蓝季枢的进攻,接过三招,荼刖终于向他出招!

脚转雪花落,激起片片雪花,蓝季枢跃身而起从天划过,在空中旋转落在荼刖身后,荼刖脚下偏转,手中一把未拔出的匕首刺向蓝季枢!

安牧宸看得一头雾水,这两人做什么就开打了?只见蓝季枢一手握剑,翻身下来时毫不吃惊地抓住荼刖拿着匕首的手腕,借力,稳稳落下。

荼刖红剑刺来,蓝季枢侧身躲过。刀光剑影不见血花飞溅,人为走,剑无心,唯有见招拆招。两个黑影在雪地相互较量,倒是让安牧宸好生纳闷。不过这人能与蓝季枢过上这么多招,着实有些能耐。

蓝季枢收剑,荼刖一把匕首早已到了他的手里。荼刖侧脸,着实还是差了几招。

“荼刖,得罪了。”

蓝季枢却十分高兴,上下看一看他,“以前没见过你,你是肖太后的人?”

“荼刖随答女而来,荼刖主人只有答女一人。”他低头回答。

蓝季枢将他扶起来,“没想到小玖身边还有你这样的高手,难怪经常天不怕地不怕。”

荼刖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叫玖橙,突然想起玖橙来,忙转身过去。玖橙靠在安牧宸怀里早就不省人事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