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周毅布道还在再次。张良见状提问:“通明真人,什么是修佛?”“修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我心中的修佛,是对于生命基本认知、对于天地基本认知的一个过程。”周毅地说。“大道朴质,大道至简矣。”黄石公闻之,都忍感慨。……布道持续的了很久,不在场之人无一张良上前提问:“通明真人,什么是修行?”。...

周毅讲道还在继续。

张良上前提问:“通明真人,什么是修行?”

“修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我心中的修行,就是对于生命认知、对于天地认知的一个过程。”周毅说道。

“大道质朴,大道至简矣。”黄石公闻之,忍不住感叹。

……

讲道持续了很久,在场之人无一不对周毅叹服,周毅的许多说法和哲思,也都成为了许多人的指路明灯,影响了许多人。

其中高僧室利房就深受影响。

待到讲道结束后,许多人都想单独拜会周毅,奈何周毅不在多言,命紫东送客,众人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秦王见众人纷纷拜访无门,心有不甘,于是对着身旁的李仲说道:

“李仲,你去拜访。”

“公子,真的要拜访周毅吗?他看起来好像不见客。”卫尉李仲说道。

“去试试。”秦王说道。

“好!”

李仲领命,来到了周毅童子紫东的面前,李仲见到紫东还未开口,出乎意料的是紫东直接说道:“真人已经久候诸位多时。”

这一幕让李仲身后的秦王也露出了惊讶之色,很快,一行人跟着紫东进入了草屋内。

“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周毅会见他们?”张良在不远处露出疑惑的神情,要知道很多人拜访紫东都是直接送客的。

黄石公稍微沉吟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有时候,看破不说破。

“子房,今日听通明真人讲道,可解开你心中疑惑?”黄石公岔开了话题。

张良闻言连忙说道:“已有答案,真人心中有乾坤,他这是准备引领天下苍生和真人相比,我内心之志,犹如米粒微弱。”

“看来你不在疑惑了。”黄石公说道。

“可是我有一事不明。”张良说道:“可否请老师解惑?”

“何事?”黄石公问道。

“虽说通明真人修为高深,但他若出世,真的有能力引领苍生吗?那可不是传道那么简单。”张良说道。

“你若认为通明真人只是境界高深那可大错特错了。”黄石公淡淡的说道:“他的智慧和才能,远超你的想象,他能做到世人所做不到的事情,你若是心怀侥幸,那可会酿成大祸。”

张良一愣,随后惭愧:“老师教诲的是。”

他明白黄石公看穿了他的心思,张良是有心反秦,干一番大事业的。

“子房。”

黄石公忽然说道。

“老师。”张良恭敬的说道。

“我知道你心中有抱负。”黄石公说道:“因此你不应该懊恼,而是应该庆幸。”

张良一愣,若有所思,随后猛地反应了过来。

现在这个时代一旦周毅入朝,恐怕对于六国遗族,尤其是那些想要复国想要叛乱的人来说是噩耗,但是转念一想,若是想要开创千古盛世,创造人类之奇迹,这个时代何尝不是一个施展抱负的时代?

“多谢老师指点迷津。”

黄石公大笑一声,拂袖而去。

张良转身看向了身后的草屋,内心若有所思。

……

另一侧。

秦王只是带了卫尉李仲进入了草屋,当他们进入草屋之后,看到有一方长案,长案前有两条毛毡,长案之上有三个水杯,水杯内已经斟满了酒水。

“拜见真人。”入内后,秦始皇看见了坐在长案前的周毅,立刻行礼,此刻他并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而是以求知者的身份拜见。

卫尉李仲见状也连忙拜见。

周毅微微一笑,示意了一下长案前的座位。

“二位,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酒水,吃一杯酒吧。”

秦始皇一愣,内心称奇,这两杯酒水明显是早就准备好的,而他们进来的时候可没有确定几个人,只是进来的时候秦始皇只让李仲陪护而已。

秦始皇没有废话,直接和李仲入座。

入座之后,秦始皇立刻说道:“周真人,请问对当今天下的局势怎么看?”

此话一出,周毅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看了秦始皇一眼,随后淡淡一笑说道:“还未入朝,秦王就准备考验我的能力了吗?”

此话一出,嬴政一愣,卫尉李仲同样有些懵了。

他们来这里可没有告诉任何人,即便是王翦、尉缭知道他们会来,也没有和他们打照面,甚至不知道他们在哪,来之后更没有接触和交流,具体来没来他们也不知道,而且秦王说过不允许他们说,他们自然也不会说。

既然如此,那么周毅是怎么知道嬴政身份的?

秦始皇内心惊讶,卫尉李仲则是内心冒着冷汗,要知道他是卫尉,保护秦始皇安危之人,周毅若是有刺杀之心,恐怕秦始皇早就死了,这何其危险?

“周真人知道孤的身份?”秦始皇开口问道,他乃千古一帝已经改口称朕,如今重新称孤,乃礼仪也,也算是对周毅的尊重。

“在下对于相术,略知一二。”周毅淡淡一笑。

“真人可知他是谁?”秦王内心大感兴趣问道。

“当是当朝卫尉李仲。”

“李仲,见过真人。”卫尉李仲内心叹服,周毅微微还礼。

嬴政也忍不住赞叹:“真人正乃神人。”

赞叹之后,嬴政慎重的问道:“真人可否回答孤之前所问之事,替孤解惑?”

“当今天下一统,看似繁盛,实际上内忧外患无穷尽,内有六国遗族兴风作浪,外有百越匈奴窥伺,王上统治的根基不稳。”

嬴政闻言露出赞叹之色,也有一些忧虑,内心对周毅的话深表赞同。

不过这个时候周毅话锋一转。

“不过这些只是小事尔,王上的雄心应当不仅仅只是执着于这些小事吧?”

嬴政内心大震!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