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大胆地!”王绾第一个跳了出,他可不想凭白无故的头顶多一个帝师。“李仲,你推知王上乃千古一帝,周毅何德何能可登基称帝师?”王绾怒发冲冠,实际上也说明了自己的态度,不认同!毕竟厮混于官场他十分的很清楚不能够直接说,要以以及维护秦始皇的名义说回去才行。否者“李仲,你可知王上乃千古一帝,周毅何德何能可称帝师?”王绾怒发冲冠,其实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不认可!。...

“大胆!”王绾第一个跳了出来,他可不想平白无故的头顶多一个帝师。

“李仲,你可知王上乃千古一帝,周毅何德何能可称帝师?”王绾怒发冲冠,其实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不认可!

当然混迹于官场他非常的清楚不能直接说,要以维护秦始皇的名义说出去才行。

否则岂不是成了他违逆王上?

“确实不妥,有压王上威名之意。”冯去疾也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他们何其精明?当然知道这是秦始皇假借李仲之口说的话,但是他们也要表达自身的看法和观点。

“且不说帝师之名,就说周毅此人究竟有和能力是否适合辅佐王上治理天下,这都是未知,若是直接增设一官,在三公九卿之上,恐怕无人能制衡,会给大秦留下大患!”

御史大夫冯劫也说道。

秦始皇没有说话,而是看了一眼王翦、尉缭,似乎期待他们给出什么新的论证。

尉缭精通相术,很快就领会了秦始皇的意思,于是上前一步。

“臣以为,若周毅当真有经天纬地之才,以帝师之礼相邀,其一可显示出王上千古一帝的气魄,说明王上愿意选贤任能,有利于王上美名,其二,帝师也罢,三公九卿也罢,只要能匡扶大秦社稷,会让王上名流千古,这大秦终究是王上的,帝师若无能以王上之圣明必然能够看破,反之若能匡扶大秦社稷,自然是美事。”

尉缭此话一出,王翦立刻表示了赞同。

李仲也同样复议,李斯也表明赞同的立场。

这一刻,王绾、冯劫、冯去疾等人相视一眼,内心都叹了口气。

他们明白,王翦、尉缭等人是站在秦始皇一边的,他们自然无法反驳,反驳下去就是违背圣意了。

“王丞相,你可还有什么谏议?”秦始皇问道。

“臣等以无其他想法。”

王绾、冯去疾、冯劫的人纷纷说道。

秦始皇微微一笑:“既然如此,明日此事在朝堂商议。”

音落,小叙结束。

众人离去的时候,冯去疾叹了口气。

“冯丞相,为何叹息?”王绾并肩而走。

“今日王上看似和我们商议,实际上已经有所定夺,这是提前给我们暗示呢。”冯去疾说道。

“王上这是不希望听到更多的蜚议,希望用我们的声音压下朝堂上诸多大人的反对声音。”冯劫也说道。

“王上乾纲独断,既然有了这个想法,恐怕很难改变了,只是不知道那周毅究竟有什么能力,居然会让王上如此重视。”王绾也说道。

“不知,且走一步,看一步。”冯劫说道。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卫尉李仲走了上来。

“王丞相、冯丞相,且留步。”

“李大人。”二人还礼。

“二位丞相,我有一言告诫诸位,之前我的提议乃王上的意思。”李仲说道。

王绾等一愣,内心苦涩,他们当然知道这是秦始皇的意思,否则李仲怎么可能那么说?

“周毅此人,真的有经天纬地之才,希望丞相以大秦社稷为重。”

卫尉李仲说完之后,转身离去,留下王绾和冯劫、冯去疾面面相觑。

“这李仲传话,恐怕是王上的意思。”御史大夫冯劫说道。

“这是告诫么。”王绾苦涩:“恐怕和我们猜测的并无二样。”

“罢了,王上的意思,我们何须违背,待到周毅入朝之后,再说。”冯去疾说道。

“也好,若是过多阻拦,只是会引起王上不快。”王绾说道。

“也只有这样了。”冯劫说道。

三人很显然已经统一了战线。

……

另一侧。

尉缭、王翦同样在议论关于周毅的事情,不过他们可没有王绾等人的担忧。

“师兄,通明真人还未入朝,看来就要掀起波澜了。”尉缭笑着说道。

“这是自然,通明真人入朝,对于我来说可是大喜事。”王翦说道。

“哦?何喜之有?”尉缭问道。

“王上让我准备征讨百越的事情,不得不说这非常的棘手,百越对大秦的危害极大,若有通明真人相助,必然顺风顺水。”王翦笑着说道。

“对将军来说可能是喜事,但是对我来说却让我忧虑。”尉缭说道。

“哦?师弟何出此言?”王翦问道。

“我本准备归隐,如今通明真人出山,让我有所纠结。”尉缭说道。

“通明真人入朝,何须归隐?有通明真人在,我相信你大可不必担心自身安危,这可是建立旷世功勋的时刻,想要名流千古,何不辅佐他?”王翦笑言。

“师兄言之有理,且行,且看吧。”尉缭说道。

……

此时此刻。

另一侧。

周毅和紫东已经离开了无名峰,沿途走向咸阳。

“老师,这些车有大有小,占据管道,影响平民日常出行。”

路上,紫东说道。

“车,当同轨。”周毅淡淡的说道。

“老师所言甚是。”紫东说道。

“老师,我沿途听到很多人都在蜚议大秦,对大秦颇为不满,徭役严重,恐怕数十年间就要大乱。”紫东又说。

“你只是看到了这个?”周毅笑问。

紫东一愣,陷入思索。

“非议朝政,不仅仅只是平民,其中多有儒士传播,如今大秦一统,这些人若不懂得韬光养晦,会怕会有大难,甚至于诸子百家的异声都会受到打压,届时秦王若大怒,焚书坑儒,不得私学,恐怕会对文化传播造成一定冲击。”周毅说道。

紫东恍然。

“老师,如今诸子百家争鸣,若秦王真的焚书坑儒,处置这些散播婓议之人,对我们华夏文明影响大吗?”紫东问道。

“不大,儒家在当下的影响力,不过尔尔。”周毅说道。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