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大秦王朝堂,秦始皇还未入朝,诸多当朝大官汇集一堂议论纷纷。他们了发来了消息,周毅将要入朝,并且还会久居高位,这个消息严禁不说引发了朝堂的震动。“王丞相,听闻王上和卫尉李仲出宫拜会周毅,此事可情况属实?”一名朝廷大员问着。“情况属实,昨日王上有大事他们已经收到了消息,周毅即将入朝,而且还会身居高位,这个消息不得不说引起了朝堂的震动。。...

大秦朝堂,秦始皇还未入朝,诸多当朝大官汇聚一堂议论纷纷。

他们已经收到了消息,周毅即将入朝,而且还会身居高位,这个消息不得不说引起了朝堂的震动。

“王丞相,听闻王上和卫尉李仲出宫拜访周毅,此事可属实?”一名朝廷大员问道。

“属实,今日王上有大事宣布。”王绾点了点头,秦王因此回来之后,就召见了他和冯去疾等人。

“有大事宣布?请与吾等说说。”许多亲近王绾的大臣纷纷围了过来,除了王绾,围绕冯去疾、李斯等的大臣也不少,朝堂之间的派系一目了然。

“今日王上,恐怕要增设帝师一职。”冯去疾说道。

“右丞相,帝师一职是什么?”许多大臣一头雾水。

“可是虚职?虚名焉?”又有一大臣说道,他们这么认为理所应当,因为王翦也被称为始皇之师,不过这也就是一个虚名罢了。

“虚职?”冯去疾连连摇头:“此职位犹在三公九卿之上,可统领三公九卿。”

此话一出,四周的大臣倒吸一口凉气,统领三公九卿?

这个职位堪称只手遮天,权倾朝野。

“怎会增设此职?这权利未免也太大了!”许多大臣纷纷惊呼。

“莫非是那个传闻中的周毅要入朝?”一名消息灵通的大臣问道。

“正是如此。”王绾说道。

“此人对我大秦尚无任何贡献,何以居得此位?”九卿之中的太僕说道。

“正是如此,徒有虚名罢了。”少府中多人纷纷表示不满。

一时间许多人都对周毅感到了不满,尤其是那些本就身居高位的大官,对于他们来说周毅此人简直就是靠着虚名,直接来夺取他们胜利果实的投机取巧之人。

“此事王上尚未表明,能否增设帝师一职,全看今日。”王绾意有所指,许多人也都心领神会。

……

王翦等人见状,并未多说什么,尤其是尉缭更是没有和任何人攀谈。

时间缓缓流逝。

朝堂之上,秦始皇缓缓的走入朝堂,众臣礼拜。

“诸卿。”秦始皇一开口,朝堂之上落针可闻。

“如今朕的大秦刚刚统一,六朝遗族,表面上已被除,但暗地里依旧兴风作浪,诸卿可有良策?”

此话一出,许多人露出疑惑之色,左右丞相不是说今日秦始皇要商议增设帝师一职吗?似乎并没有提及?

“王上,六朝遗族想要根治,需要时间,他们藏于百姓之中难以辨别,不过如今大秦一统,他们如无牙的老虎,不足畏惧。”谏议大夫上前说道。

“那就是没办法了?此事涉及大秦根基,这就是你的答案?”秦始皇大喝。

此人顿时噤若寒蝉。

“王上,如今天下一统,大秦律例之下,依法治国,区区遗族难起风浪,不过他们确实对大秦是个威胁,臣愿意三年之内彻底整治,让大秦的王土之上,无任何六国遗族。”王绾上前说道:“届时王上可巡游四方,告诉这天下之人,王上是这天下的王,亦可震慑宵小。”

秦始皇统一六国,确实多次巡游,其中甚至还被张良刺杀过。

“三年整治?可否有后患?”秦始皇问道。

王绾低下头不敢保证,毕竟所谓的整治六国遗族很难,尤其还有一些曾经的六国权贵。

“此事暂且不说,那百越乃朕心腹大患,急需征讨,屠睢将军你和王翦一直操兵演练,此事何时能成?”

“王上,这需要时间,征讨百越十分复杂,需要充足的准备。”屠睢说道。

“多久?”

“恐至少需要五至十年。”屠睢说道。

“要多少兵力?”秦始皇又问。

“需要六十万左右方可。”屠睢说道。

“可否后顾无忧?”秦始皇又问。

“这……”屠睢语滞。

“王上,百越语言繁多,种族复杂,后顾无忧需要时间经营。”将军赵佗说道。

秦始皇见状不在多说什么,而是皱起了眉头。

“南征百越,尚且如此困难,那北方的匈奴呢?蒙恬?”

蒙恬出列:“王上,匈奴狡猾,臣已严加防范,百越乃心腹大患,解决百越之后,臣愿征服匈奴。”

“尔等之能,仅限于此?”秦始皇说道。

“臣等无能。”众人连忙说道。

秦始皇说到这里,微微一笑:“诸卿,近日来,朕听闻有一奇人,名曰周毅,乃真人也,此人欲出山帮助朕,匡扶社稷,这些让诸卿觉得棘手之事,在其面前不过小事尔,且能让朕后顾无忧。”

此话一出,许多人内心一震。

正题要来了!

“王上乃千古一帝,便是真人也要出山相助。”赵高一个马屁拍了过去。

秦始皇微微一笑:“朕欲增设帝师一职,领三公九卿,让其辅佐朕,匡扶大秦社稷,诸卿有何见解?”

此话一出,尉缭上前一步:“通明真人有经天纬地之才,增设帝师一职乃大秦之福。”

“臣复议。”卫尉李仲上前:“增设帝师一职,其一可显王上礼贤之美名,其二可显对真人的重视。”

“臣复议。”王翦也上前。

蒙恬、屠睢等也是满脸的疑惑却并未复议,他们对于周毅知之甚少。

“王上,臣以为不妥。”谏议大夫上前直言:“此人只有虚名,未有功绩,恐难服众。”

“臣也认为不妥,此人若是欺世盗名之辈,对大秦社稷不利。”

许多王绾、冯去疾派系的官员纷纷开口,两位丞相都是人精,根本不开口。

秦始皇略作沉吟:“此事暂且搁置,容后再议。”

此话一出,朝堂上许多人露出疑惑之色,仅有几人露出了然之色。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