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许欢喜不砰然,虽然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伸出手去关门歇业,却意外发现……很好,这个锁有些不松动,推几推就开了,想闯入来轻而易举。这也就作出解释了男人为什么闯入来了。纷杂的脚步声涌进女厕所这也就解释了男人为什么闯进来了。。...

许欢喜不应声,但是却默许了,伸手去关门,却发现……很好,这个锁有些松动,推几推就开了,想要闯进来轻而易举。

这也就解释了男人为什么闯进来了。

纷杂的脚步声涌入女厕所,对着每个门拍打着,引发了一阵阵女人的尖叫。

楚如斯气息猛然阴沉,真不想一回国就杠上这些人。

许欢喜知道锁不住门外的人,风云不动地继续换衣服,反正被追的又不是她,她又不怂。

楚如斯眼眸微微眯起,她还真是淡定,有条不紊地穿着衣服,对他视若无睹,也对门外的喧闹视若无睹,也不怕他真是坏人么?

猛地,门被暴力地推开,门板正好撞在许欢喜的行李箱上。

许欢喜已然把长裙套上,裸露着后背准备拉拉链,惊叫出声:“啊——有色狼!出去!来人啊!”

她像是个无辜受惊的女性,全然看不出这厕所里藏了一个男人。

演得真好。楚如斯暗暗憋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帮他。

黑衣人快速地扫了一眼里面,确认没有人,转身匆忙离开。

许欢喜瞥了一眼门后的男人,他双手双脚扒在墙角上,像是绝世高手一样巧妙的支撑住自己,脸上都是劫后余生的表情。

她拉起自己的行李箱,转身走了出去——她赶时间,不想掺和到别的事情里。

楚如斯从墙面上跳下来,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忽然勾唇一笑,还真是个奇怪的姑娘。

他整理了一下着装,忽然看见自己的手掌心,印上了爱昧的唇印——是刚才捂住女人的唇时,印上去的。

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

寻欢娱乐城,桐城最大的娱乐场所。

许欢喜晃动着鸡尾酒,眸中凝聚着雾气,她已经去过医院了,老祖宗确实是癌症晚期,诊断书上明明白白的。

反正已经无可救药,老祖宗就嚷嚷着要出院给她操持婚礼。

她早就料到有这一天了,有些人迟早都会离开的。

可是,她可能无法完成老祖宗的愿望了。

许欢喜想起了老祖宗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地跟她说:“欢喜,奶奶要走了,可是你的一辈子还很长,奶奶不希望你孤苦伶仃。我知道你内心里有伤疤,可是图南真的是个好孩子。如果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你结婚,就真的太好了。”

图南。

江图南。

她的男朋友。哦不,前男友。

许欢喜冷笑一声,将鸡尾酒一饮而尽。

她原本也以为,她会跟江图南在一起的,他是个儒雅温和的平凡人,能够接受她未婚先孕,也能够包容她性事冷淡。

可是,她一周前才知道,原来她亲爱的男朋友,是江山集团的少爷。江图南追了她半年,尔后交往半年,她却从来都不知道这位哥们居然是——不好好泡妞,就要回去继承千万家产的富二代。

真为自己的智商感到捉鸡。

烈酒入喉,恍若灼伤。

现在,她亲爱的前男友玩够了,要回去成家立业了,不要她了,她还能怎么办?

抱着江图南的大腿,哀求着他别走吗?

狗屎!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