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但是等她睁开眼睛双眼就反应不回来了,么自己追上到了这影视城来了,这古色古香的小院子,她缓缓地旋转着脖子,意外发现自己身旁还躺在一个妇人,但是她……几个婆子正准备好回来撕扯自己从地上爬起来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满身伤痕,身上的衣服都成了布条,活像济公身上穿的碎布条,布条也就算了,还都被鲜血染红了,浑身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

可是等她睁开双眼就发懵了,难道自己追赶到了这影视城来了,这古色古香的小院子,她缓缓转动着脖子,发现自己身旁还躺着一个妇人,可是她……几个婆子正在准备过来拉扯自己,看到自己的时候倒是吓了一跳。

从地上爬起来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满身伤痕,身上的衣服都成了布条,活像济公身上穿的碎布条,布条也就算了,还都被鲜血染红了,浑身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

“我这是怎么回事,这衣服谁给我换上的,怎么我身上这么多伤。”

她试着走了两步,发现后背撕裂一般的疼痛,地上的妇人散落的长发遮住了半边脸颊,看不清楚脸。

萧静宁走上前去,蹲下来身子,伸手推了推妇人:“哎,大妈,大妈,你醒醒。”

她急切的想要从身上掏出手机,却猛然发现自己的手,天哪,自己的手怎么这么纤长白皙,这不是自己的手,还有自己的手表和戒指都不见了。

突然,她感觉眼前一黑,脑子里似乎闯进了什么本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她下意识的扶住了旁边的一棵树,不想让自己倒下。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萧静宁吓了一跳,眸中多了些莫名的情愫,天了噜,这世界是怎么了,现在是很流行穿越吗,怎么冷不丁的自己也穿越了。

突然,院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两个小厮冲了进来,看到萧静宁的样子,视线又落在了地上的妇人身上。

几个婆子一看到中年男子扫视过来的目光吓得腿都软了。

“老爷饶命,老爷饶命啊。”

男子神色悲伤,脚步踉跄,悲痛的上前抱起了地上的妇人,萧静宁的脸上也布满了泪痕。

“爹爹,爹爹,娘她怎么了,娘。”

她感觉到自己的脑子好像不受控制,那一瞬间迸发出来的悲痛要淹没了自己。

中年男子吩咐自己的小厮去请来了大夫,简陋的床上,那美貌的妇人此时气息全无,萧静宁知道自己的娘被刚刚的孙氏打死了,而孙氏就是爹爹的正房夫人。

回春堂的大夫急匆匆的背着药箱赶过来,探了探鼻息之后拱手行礼。

“萧大人,草民无力回天,已经过世了。”

大约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柳氏,干脆没有称呼。

萧敬亭摆摆手示意小厮送大夫出去,他悲痛的唤了一声:“梅娘,我对不住你。”

他的眼里布满血丝,周身遍布悲伤的气息,而这个萧静宁感同身受,毕竟躺在床上的尸体是“自己”的娘亲。

“爹爹,娘亲她……”

自己穿越过来也就算了,还穿越到眼前这个男人的私生女身上,还差点被这男人的夫人给打死,可是不对啊,这古代,三妻四妾不是正常吗。

萧静宁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难道他惧内?

萧敬亭也抬头打量着眼前的女儿,伸出手想要摸摸女儿的发髻,却又无力的垂下,满脸愧疚,伸出手替萧静宁拭泪。

“宁儿,你娘亲的事情是爹爹不好,爹爹不该这么自私的,可是你娘亲现在不在了,你随爹爹回家好不好,爹爹不会让人再欺负你了。”

“回家?”

萧静宁呢喃着,是了,现在娘亲死了,自己没有依靠,弄不好还得饿死街头,好像也只有回去了,刚好回去跟孙氏好好的算算这笔账。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