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十来天过去的,萧静宁站在孤坟前,眼泪在脸颊上蜿蜒成了小溪。“宁儿,走吧。”萧静宁对着坟茔再度磕了三个响头,回后转身去,跟在萧敬亭身后上了马车。萧府的内院里,芍药急匆“宁儿,走吧。”。...

十来天过去,萧静宁站在孤坟前,眼泪在脸颊上蜿蜒成了小溪。

“宁儿,走吧。”

萧静宁对着坟茔再次磕了三个响头,回转身去,跟在萧敬亭身后上了马车。

萧府的内院里,芍药急匆匆的进了荷香苑,附在孙氏耳边说了几句话,孙氏当即就从雕花梨木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身拂袖将桌子上的茶盖碗和茶壶还有点心什么的全部都扫落到了地上。

孙妈妈上前低声劝慰:“夫人,既然老爷打算要将那个丫头带回来,那夫人何不装作大度一些,只要进了府里,还不是任由着夫人。”

孙氏的眼珠子转了转,看向旁边的几个小丫头:“赶紧将这些都收拾干净了。”

那天自己下手已经够狠了,怎么会没死呢,也罢,不过是个丫头,一个庶女还能翻天不成。

萧府门口,萧静宁一身白衣,发髻上簪着白色的绢花,跟在萧敬亭身后进了大门,感觉到了那些下人的视线有意无意的在往自己身上瞟。

天生对敌意十分的敏感,她莲步轻移,紧紧的跟在爹爹身后。

芍药在荷香苑外面的一棵树后面远远的看到了老爷过来,身后还跟个小丫头,不用说此时此刻她已经知道是谁了,赶紧吩咐身后的小丫头去禀报给夫人。

萧府虽然不算是非常的大,但是花园里假山流水,珍贵绿植,应有尽有,院子里透露着江南物件的精致典雅,所以可以看出来这位爹爹品味不俗,那么孙氏这样的泼妇又是怎么入了他的眼呢。

跟在萧敬亭身后到了后院的主院荷香苑,萧静宁四处看看,这院子外面正对着的就是荷塘,荷花开放的季节,这里一定很美吧。

进了荷香苑的大门,萧静宁看到了盈盈站立的孙氏,孙氏生的很美,至少这样子看的时候真的很美,站在那里如同一朵芙蓉花。

她的目光扫到萧静宁的时候居然一下子都没有停留。

“老爷这带回来的是?”

萧敬亭接过婢女过来的湿帕子净手,指了指萧静宁。

“她是谁你心里清楚,不必装作不知道,当初我们是怎么成亲的你心里也很清楚,我不想跟你撕破脸,但是以后宁儿是这府里的二小姐,养在你膝下,就住到林雪轩去。”

萧静宁看向孙氏,这个看起来出身高贵的女人对自己的敌意自己感知得清清楚楚,她的一颗心也落了地,至少在这府里,父亲还是在乎自己的。

孙氏勃然大怒,围着萧静宁走了一圈,皮笑肉不笑的开口:“是啊,我当然知道她是谁了,这个贱蹄子跟她娘一样,生得一副狐媚子的脸,还想养在我膝下做嫡女,她比得上我的笙儿的一根头发丝吗?”

她看向萧静宁的眼神恨不得将她给生吞活剥了才好。

萧敬亭一脚踹翻了面前净手的盛着温水的盆子,铜盆掉落在地上哐当一声,水花溅了他身旁的孙氏一身。

“你这是想干什么,萧敬亭,你可别忘了,你有今天可都是我爹的缘故。”

孙氏杏眼圆睁,后退几步已经要发火了。

萧敬亭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对着萧静宁招招手:“宁儿,你跟爹爹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