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林誉毅将我送入距离持家前段时间的明清时期医院,便就为我鞍前马后的忙。为我缴住院治疗费,拿药一样不落下来。直到医生为我清除完伤口,说我的伤口并无大碍后,他在把我送入住院治疗的病为我缴住院费,拿药一样不落下。。...

林誉毅将我送到距离顾家最近的明清医院,便开始为我鞍前马后的忙。

为我缴住院费,拿药一样不落下。

等到医生为我清理完伤口,说我的伤口并无大碍之后,他在把我送进住院的病房才离开医院,只不过他两个小时后又去而复返,同来的还有陆琛睿。

“还好吗?”走到病床前来的陆琛睿语气清冷的冲我问道。

我凝眸看他,唇角忍不住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意。

“你这算是明知故问?”

“嗯?”

不知道他是真装还是假装,我嗤笑,“我好不好你不是都看在眼底了吗?”

“顾岑欢。”

说这话的陆琛睿突然拿眼睛怒视着我,我不屑的笑了笑。

“你笑什么?”陆琛睿冷声追问。

“我笑你现在出现在这里,定然是背着你的未婚妻来的吧?难道你就不怕她在背后跟踪你发现我们两人之间有来往?”

“盈盈不是你所想的那种阴暗的人。”

听着陆琛睿这算澄清的话语,特别是他说盈盈两个字的语气都柔了两分,我莫名来气。

记得是谁说过如果爱一个人,他的好他的坏在那个人眼底都是好的。

陆琛睿是站在商界金字塔顶端的天之骄子,亦是凉市无数女人争着抢着想要嫁的人,他这样的人阅人无数,对女人更是嗤之以鼻,能够让他开口辩解的人想必那人在他心中的分量很重,不难揣测顾盈盈在他的心中有着无法取代的地位。

虽然我很对顾盈盈这个人很是不屑,觉得陆琛睿是眼睛瞎了才会喜欢上她,但我心中更多的是嫉妒,嫉妒顾盈盈能够得到陆琛睿的青睐。

“陆琛睿,也亏得你开口说她不阴暗?呵,如果她不阴暗刚才就不会在我扑向她的时候,不帮我还猛推我一把。”说着我将自己缠绕了无数纱布的手伸到陆琛睿面前,恶狠狠的说道:“你看清楚了,我现在身上这些伤都是拜你的未婚妻所赐,还是说你出现在这里其实就是为了你的未婚妻向我赎罪?”

“你认为我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她?”

“如果不是她,难道是因为你已经喜欢上我了?见我受伤担心我?”

“顾岑欢,你休要自作多情,我爱的人只有顾盈盈一人。”陆琛睿讥讽道,“我会出现在这只是想要看看你的骄傲到底有多了不起。”

被陆琛睿晦暗不明的眸子盯着,我一时间不明白他的想法,但我得承认当他说出他最爱的人从始至终只有顾盈盈的时候,我的心莫名的揪痛得难受。

“另外我来这里也还有一个目的。”

沉默几秒的陆琛睿突兀开口,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才缓慢的开口说道:“就是想要告诉你希望你以后也一直如同今天见到我那般遵守着我们之前的约定。”

“不。”我急声道,见他狐疑的看着我,我似笑非笑的开口,“这之前是我先招惹了你,游戏既然是我先开始的,现如今这场游戏也只能够让我来喊停,我决定这以后都不在遵守约定。”

“这话什么意思?”

“我说以后我都会死死的缠着你。”

陆琛睿半眯着眼看了我一眼,狭促的眼眸里折射出危险的光芒。

“你想要在盈盈面前捅破我们的关系?”

“难道你害怕?”我挑眉道,“既然玩不起,当初又有何要开始这个游戏?”

“不是我玩不起,我是怕你玩不起。”陆琛睿冷笑着说道。

“我会玩不起?”我冷笑,“我这一生了无牵挂,没什么玩不起的。”

“是吗?”

听出陆琛睿确定的话中暗藏几分怒意,浑身散发的气息更是凌厉,我知道他动怒了。

因为我刚才的话已经触犯了他的逆鳞,可我不想在他的面前低头。

“是。”我决然道,话刚出口,便感觉到一股力道挟持住脖子。

注意到是陆琛睿对我出手,而且这厚重的力道是完全有打算直接掐死我的意思。

我下意识的挣扎,可我越挣扎得厉害,陆琛睿掐住我脖子的手力道越重。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