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三月底,秦王嬴政的车架浩浩荡荡的朝着雍城出发到达。雍城,秦国曾的都城。日历王、周宣王、褒姒时,西戎势力发展,深入地关中,危胁周室,屡起战争。周避西戎之难,东定都邑。襄公以兵送周郑王有功,郑王封襄公为诸侯,赐之岐以西之地曰:“戎无道,侵凌我岐雍城,秦国曾经的都城。。...

四月初,秦王嬴政的车架浩浩荡荡的朝着雍城出发。

雍城,秦国曾经的都城。

周历王、周宣王、周幽王时,西戎势力发展,深入关中,威胁周室,屡起战争。

周避犬戎之难,东迁都邑。

襄公以兵送周平王有功,平王封襄公为诸侯,赐之岐以西之地曰:“戎无道,侵夺我岐、丰之地,秦能攻逐戎,而有其地,封爵之。”

从此,秦开始有了封地,从为周养马的部落晋升为诸侯国。

自此,秦人便开始了与周边游牧民族的战争。

秦襄公八年起,秦国与戎、狄部族战斗不息。

刚开始时,秦国国力稍弱,不是戎、狄部族的对手。

经过襄公苦心经营,十二年再起兵伐戎、狄,获得“岐地”。

襄公殁后,秦人退回“西陲”故居。

秦文公三年,率乘七百“东猎”,中途与戎、狄浴血奋战。

四年,秦获“千渭之会”,从此定居周人故地关中。

秦占领“千渭之会”后,在此筑城。

文公十六年,率兵击戎,戎败走,秦国控制了岐西地域。

五十年,文公卒,宁公继位,秦由“千渭之会”迁都平阳,灭毫,占其都邑——荡社,控制了关中西域,营建“平阳宫”。

秦德公元年,始徙都于雍。

此后,雍城为秦都。

之后,迁到咸阳。

所以,雍城也是历代秦君冠礼之地。

...

是夜。

秦王车架在雍城百里外停下来,天色已晚,秦王嬴政下令在此地驻扎。

行辕内,秦王嬴政已穿上精良软甲,披着华丽的黑色玄袍,矗立在其身旁的霍云今日装备也颇为精良。

他手持方天画戟,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身披红锦百花袍,身上是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

在外面,是赤兔战马。

这就是飞将吕布的灵魂装备,这也是霍云来到大秦第一次如此警惕。

在其身旁的秦王嬴政诧异的看了一眼霍云,现在的霍云,英武神气,少了轻侠气息,多了沙场征战的老将之风。

至于霍云的铠甲如何来历,嬴政也不过问。

他向来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夜幕暗淡,秦王嬴政与霍云驶出行辕,出现在远处的丛林中。

这时,一个黑影迅速钻了出来。

“蒙恬拜见君上。”

来人正是蒙恬。

“蒙恬,三千锐士可安排妥当?”秦王问。

“回君上,已准备妥当,于今日悉数进入雍城。”蒙恬说道。

“好,如若成功,那便是天佑我大秦。”

“如若失败,我等就一同赴死。”

秦王目光炯炯的看着身前的蒙恬、霍云,三个年轻人三只手臂紧紧握在一起。

“君上...”蒙恬欲言又止,语气有些哽咽。

“君上,凭我手中方天画戟,无人可伤到君上分毫。”霍云自信的说道。

“好。”秦王也变得自信起来,“有你们在,何愁此次谋划不成功,何愁嫪毐不除?”

嬴政又说道:“蒙恬,赵高对雍城比较熟悉,我就让他跟在你身旁。”

“唯。”

...

次日一早,秦王车架换换驶入雍城。

在同一时间,在雍城王宫内吆喝着分配宫人工作的嫪毐也得到了消息。

嫪毐的表情先是得意,毕竟他可是睡了大秦的太后赵姬,也算是秦王假父。

随后,他的表情变得凶狠。

只要嬴政进入雍城王宫,不就是他手中玩物,手到擒来吗?

现在的嫪毐,已经完全失去了对大秦国君的敬畏之心。

两年来,他在封地山阳来回奔走,拉拢各方势力。

现在他门客数千,护卫在其身旁的胡人武士以及中原游侠何止数百,凭借这股力量,尚未亲政的秦王如何与他相斗?

如果是以前,他断然不敢生出如此想法。

因为就算他杀了秦王嬴政,秦国大臣也不会让他坐上王位,老秦人们更不会答应。

但是现在不同了,他有儿子了,他和太后赵姬的儿子。

他嫪毐坐不上王位,但他与太后赵姬的儿子却可以成为大秦国君。

自从太后赵姬将大权悉数交予他后,嫪毐就生出了如此想法。

这两年来,他一直都是朝着大秦国君的位置谋划。

对于国事,嫪毐虽然不懂,但他却有门客。

总的来说,门客们给他出了一个主意:以重金拉拢国府重臣。

凡是投奔他门下之人,无论是国府大臣,还是宫女侍卫,俸金都比国府给的要高出五倍。

如此,两年多来,投奔他的大臣亦不在少数。

至于山东六国的士人,嫪毐给的俸金更是比文信侯吕不韦的高出三倍不止。

而且只要投入他门下,每一个士人都有一处庭院,几个侍女。

如此高的条件下,如今嫪毐的门客已经能够比拟在秦国经营了数十年的吕不韦。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