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第二日一大早,秦王嬴政戒斋完后。他身着玄衣纁裳,身形挺拨,英武不凡。依照程序,嬴政下一步就也可以祭神天地、祭神祖宗,完成4笄礼。天色才刚天刚,主要负责嬴政笄礼事宜的夏卓文君赢汲早便回到蕲年宫,安排好一系列的礼仪制度。如此要紧关头,秦王嬴政坐在案几旁,他身穿玄衣纁裳,身形挺拔,英武不凡。。...

次日一早,秦王嬴政斋戒完毕。

他身穿玄衣纁裳,身形挺拔,英武不凡。

依照程序,嬴政下一步就可以祭祀天地、祭祀祖宗,完成冠礼。

天色才刚蒙蒙亮,负责嬴政冠礼事宜的夏文君赢汲早早便来到蕲年宫,安排一系列的礼仪制度。

如此紧要关头,秦王嬴政坐在案几旁,却是异常冷静。

嬴政知道,与嫪毐的真正交锋即将展开。

是生是死,就在这一日揭晓。

霍云也知道到了最重要的关头,他安排五百甲士一遍又一遍的巡视整个蕲年宫。

即便是一只飞鸟想要进入蕲年宫,都会被击落下来。

而他本人,则是寸步不离秦王身旁。

这时,赵高来到了蕲年宫。

“让他进来。”秦王道。

少顷,赵高三步并作两步走进蕲年宫。

“君上,这是蒙恬大人让我交予君上的密书。”

赵高将秘密文书呈给秦王。

秦王展开一看,上面赫然是蒙恬的字迹:嫪毐府邸聚集上千胡人武士以及游侠,是否执行计划。

秦王点头对赵高道:“你速速回去,让蒙恬执行我等谋划。”

“唯。”赵高应了一声后,便匆匆离开蕲年宫。

...

与此同时。

嫪毐府邸,嫪毐欣喜异常,因为他的援兵已经到了。

“诸位,我用太后大印秘密调往雍城的一万县卒已到雍城两百里外,只需一个时辰,便能抵达雍城。”

嫪毐大喜道。

“恭贺主上,大事可成矣。”

一众门客纷纷恭贺道。

“诸位,现在谁愿意去城门,带大军杀入城内。”嫪毐大喝道。

“主上,我愿意前去。”

一名门客站了出来。

“好,大军一入城内,你便以平乱的名义将大军带到王宫,到时与我汇合杀入蕲年宫,大事可成也。”嫪毐道。

那名门客应了一声后,便离开嫪毐府邸,前往城门处。

城门的将领早也被嫪毐换成了自己人,现在看到有嫪毐门客前来,两人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

大概在一个时辰后,雍城外果然来了一支军队。

这支军队人数上万人,在地面掀起阵阵烟尘,朝着雍城靠近。

俗话说,人过一万,无边无沿。

这一万人的军队铺开在雍城外,竟有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阵势。

这支军队的统领是一个文士模样的人,他同样是嫪毐的门客。

这名门客纵马走出,举起文书朝着城头上喊道:“我奉太后、长信候诏令,入雍城平乱,尔等速速打开城门。”

“平乱?雍城什么时候生乱了?”

“是啊,如今秦王冠礼,谁敢生乱?”

这时,城头上的士兵们开始议论纷纷,交头接耳。

他们并不知道嫪毐的计划,亦不知道他的上司已经投靠了嫪毐。

这时,城门将领和之前那名门客一喜,但士兵们议论纷纷,俩人虽然想打开城门,不过也得有适当的理由。

城下的嫪毐门客又高声说道:“如今秦王冠礼,有贼人意图杀害秦王以及太后,尔等速速打开城门,否则秦王如有危险,尔等统统人头落地。”

城门将领也适当的喊道:“是啊,他们有太后和长信候诏令,速速打开城门。”

“诺!”士兵们虽然疑惑,但军中军令如山,他们还是选择打开城门。

但就在这时,一声爆喝传来:“且慢,我奉秦王密令,任何军队不得进入雍城,否则统统视为叛军。”

话音落下,一支军队从远处赶来,数量约莫在五千人左右。

这支军队速度靠近,与一万军队对峙起来,说话的正是与秦王密谈的昌平君熊启。

原来秦王嬴政早有安排,他生怕嫪毐会以太后大印调集周围的县兵,所以才有了和昌平君的会谈。

如今看来,秦王嬴政洞察先机。

即便是昌平君熊启,也不由得对年轻的秦王赞叹不也。

昌平君的到来,尤其是其身后的五千兵马,顿时让嫪毐门客大惊。

到了此刻,已经是骑虎难下,嫪毐门客高声朝着城头上吼道:“就是这贼人意图杀害秦王以及太后,尔等速速打开城门。”

城门将领也知道此刻到了最紧要关头,他亲自走下城头打开了城门。

另一边的昌平君见城门缓缓打开,局势已然很清晰了,城门将领已然投靠嫪毐。

这时,容不得昌平君思考下一步计划,他知道绝对不能让这一万军队入城,否则秦王就危在旦夕。

昌平君拔出长剑高高举起,高声道:“听我命令,这伙贼人意图乱国,杀!”

“杀!”

“杀!”

“杀!”

伴随着一阵阵喊杀声,士兵们如同潮水一般朝着对面的军队冲杀过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