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随之而来着响彻云霄的喊杀声,赵姬门客也慌了神。即使不明白兵事,他也明白此刻并也不是入城的好时机。否者军队一但被昌平君的军队一冲击,就会全数崩散。因为,赵姬门客仅有一个选择,那是战胜眼前的军队。幸好他有一万士兵,而对面的军队仅有他的半数,这场战斗即便不知兵事,他也知道此刻并不是入城的好时机。。...

伴随着响彻云霄的喊杀声,嫪毐门客也慌了神。

即便不知兵事,他也知道此刻并不是入城的好时机。

否则军队一旦被昌平君的军队一冲击,就会悉数溃散。

所以,嫪毐门客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击败眼前的军队。

好在他有一万士兵,而对面的军队只有他的半数,这场战斗很有机会胜利。

见此,嫪毐门客高举太后诏书说道:“此贼人乃是乱国者,奉太后以及长信候诏令,击败他们。”

尽管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乱国者,但嫪毐门客是军队的最高统帅,这些秦军也只能无条件的听从他的命令。

伴随着一声声喊杀声,两支秦军朝着对方快速推进。

昔日的泽袍兄弟,此刻却厮杀在一起。

两支秦军如同潮水一般对撞在一起,在刹那间便爆发一股金属风暴。

长剑相撞,血光飞溅,一个个士兵倒在利剑之下。

“杀!”

“杀!”

“杀!”

喊杀声不绝于耳!

两支秦军士兵都没有过多的心思,只有杀死眼前的士兵,他们才能活命。

随着响彻云霄的喊杀声,不计其数的秦军士兵倒下了,一个个生命消失了。

在城头上的嫪毐门客见状,只得迅速走下城头,匆匆忙忙的朝着嫪毐府邸奔去。

此刻,嫪毐正在府邸和众门客严阵以待。

数千人的门客以及胡人武士、游侠已经蓄势待发,身披战甲。

只等嫪毐一声令下,他们便冲杀入蕲年宫,手刃秦王,然后跟随着嫪毐享受荣华富贵。

“主上,不好了。”

这时,嫪毐门客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

嫪毐此刻正擦拭着华丽的长剑,见门客慌慌张张,不悦道:“我不是派你前往城门处迎接大军了吗?你怎么又跑了回来。”

那名门客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主上,不好了,城外出现一支军队,自称是奉了秦王之令,此刻正与我们的一万大军交战在一起。”

“什么!”

“奉了秦王之令!”

嫪毐大惊失色。

莫非,秦王已经知晓了他们的计划?

“主上,秦王定是已然知晓我等的谋划。”一名门客说道。

这时,一名门客又站出来说道:“那有如何,即便知晓了我等的谋划,秦王亦没有调动军队的权利,想必城外的军队,已是秦王的极限。”

“对对对。”嫪毐也从慌乱中回过神来。

“秦王没有调动军队的权力,我等还有机会。”嫪毐道。

“主上,事不宜迟,我等应立即杀向蕲年宫,只要控制住秦王,大事可成矣。”之前那名门客说道。

“对对对。”嫪毐连声说道,“出发,前往蕲年宫。”

话音落下,嫪毐便带着门客以及胡人武士、游侠匆匆走出府邸,朝着雍城王宫方向奔去。

嫪毐府邸距离雍城秦王宫并不远,甚至可以说很近,大概在三十分钟不到,两千人就匆匆赶到王宫宫城。

“奉长信候令,速速打开城门。”

一门客纵马走了出来,朝着宫城上喊道。

宫城将领虽然不是长信候嫪毐安排的亲信,但在雍城谁都知道嫪毐说话比秦王都还管用。

所以宫城的守卫将领相视一眼后,选择了打开城门。

“进城!”那名门客大喝一声,身后数千人如同潮水一般拥挤的向着宫门冲去。

“杀!”

“杀!”

“杀乱国者!”

“杀贼人!”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声激昂的喊杀声忽然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

嫪毐门客一惊,他扭头向后一看,只见在一青年将领的带领下,约莫两三千人从各处街道朝他们冲杀而来。

“糟了,有埋伏!”

这名门客顿时惊慌失措。

替主上出谋划策他们在行,但是领兵打仗却不是他的领域。

以至于两三千士兵皆已冲到眼前,这名嫪毐门客才慌慌张张的发出呐喊:“防御,防御。”

出现在宫墙外的两三千人自然是蒙恬所率领的军队。

早在秦王入雍城前一天,他就已经让两千人便装进入雍城,时时刻刻注意嫪毐动向,王宫动向。

果然,嫪毐发动了叛乱。

“杀乱国者,秦王重重有赏!”

蒙恬大吼道,骑在战马上的他带着一众亲卫冲在最前列,一个个乱兵被他们砍倒在地。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随着蒙恬的一声呐喊,听见的己方士兵皆士气大振,咆哮着挥舞长剑,将一个个乱兵砍倒在地!

反观嫪毐一方的士兵,皆是慌了神。

毫无组织的军阵,被蒙恬带头冲杀一退在退。

不一会儿,军阵便被冲得更加杂乱。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