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蒙恬乃将门世家,论军阵带兵打仗,他和赵姬孟尝君相比较,真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萤虫之光如何敢与皓月日月争辉?战斗中双方对峙了几分钟,赵姬一方的士兵阵营突然就一乱,士兵们各自为战被蒙恬负责指挥各个击溃。蒙恬所喊出的那句话,不只是为了激励己方士兵,更是震慑对萤火之光如何敢与皓月争辉?。...

蒙恬乃是将门世家,论军阵打仗,他和嫪毐门客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萤火之光如何敢与皓月争辉?

战斗对峙了几分钟,嫪毐一方的士兵阵营突然就大乱,士兵们各自为战被蒙恬指挥各个击破。

蒙恬所喊出的那句话,不止是为了激励己方士兵,更是威慑对方的乱兵。

毕竟,蒙恬让这些乱兵知道了,他们是在与秦王的军队作战。

果然,蒙恬的高声一吼,让嫪毐一方的乱兵士气低下,已经四处溃散,各自逃命。

嫪毐门客见状,知道自己已无力回天,只得见无人注意自己,便偷偷朝着旁边小道逃命而去。

可是蒙恬怎会让他逃脱?

早在战斗开始之前,他就注意上这个家伙了。

蒙恬纵马追击上去,在小巷子里俩人你追我赶。

嫪毐门客挥汗如雨,鞭子一鞭一鞭的打在战马的屁股上。

战马嘶鸣吃痛,奋力的载着他朝着活命的方向逃去。

但论起骑术,嫪毐门客哪里是蒙恬的对手?

追击了十多分钟后,蒙恬用剑背将嫪毐门客拍跌落在地面。

蒙恬翻身下马,一把抓住嫪毐门客吼道:“嫪毐在哪里?让他速速前来受死。”

“哈哈哈...”哪知,这名门客却哈哈大笑。

事到如今,他也丝毫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你在王宫前斩杀的不过是雍城的兵卒,长信候此刻已经带着人通过地下密道进入蕲年宫了。”

什么!

蒙恬大惊失色。

这些人马并不是嫪毐的人马!

顿时,一股寒意从后背袭来。

他中计了。

蒙恬顾不得这名门客,他立刻翻身上马,朝着宫门处狂奔而去。

与此同时,正如嫪毐门客所说,嫪毐已经带着两三千胡人武士进入蕲年宫,与护卫蕲年宫的五百甲士厮杀在一起。

殿外喊杀声不绝于耳,殿内则气氛异常凝重。

“嫪毐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聚兵乱国,意图弑杀君王!”

蕲年宫内,夏文君赢汲手握秦剑,在秦王嬴政身前来回走动,脸色铁青无比。

此时,在蕲年宫内只有极少的十数名护卫甲士。

如果殿外的五百甲士战败,那后果不堪设想。

与夏文君的愤怒相比,秦王嬴政却异常冷静。

尽管眼中闪烁不到一秒钟的慌乱之色,但很快冷静下来。

嬴政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霍云,此刻霍云身穿甲胄,全副武装。

手持方天画戟,神色如常。

如同一座巍峨山岳一般矗立,莫名的给嬴政一丝安心。

“君上放心,有云在,定让贼人血溅宫中,护卫君上无恙。”

霍云自信的拱手说道。

秦王嬴政点了点头,夏文君却急道:“君上,我们退吧,否则嫪毐一旦杀入宫内,大事晚也。”

由不得夏文君不急,如果秦王嬴政在蕲年宫内出事,那么秦国将陷入大乱!

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也不是秦国愿意看到的。

“嫪毐想必已经重重围住蕲年宫,我等何去?”

秦王嬴政现在不算冷静了。

刚才他冷静,是因为宫外有五百甲士。

而且他在宫外还安排了蒙恬的两千锐士,现在蒙恬应该已经发生事情有变,进入宫中增援自己。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宫外的喊杀声越来越弱,最后回归于平静。

宫内的众人并不知道,是五百甲士平定了贼人,还是贼人已经将五百甲士悉数斩杀。

就在众人呼吸凝重时,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

同时,秦王嬴政听到这个声音,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样子,今天他会在蕲年宫身首异处。

“吾儿政,你输了。”

话音刚落,一群手持利刃的胡人武士们冲入蕲年宫,为首的男子极为强壮。

“嫪毐,你竟敢聚兵乱国,意图弑杀君王!”

夏文君赢汲手持长剑,愤怒的吼道。

赢汲的怒吼,让霍云知道了眼前的中年男子就是嫪毐,史书上留下浓厚一笔的家伙,不过并不是什么好名声。

“弑杀君王?不不...”嫪毐摇摇头,得意的说道:“秦王政冠礼之时,不小心跌落祭坛身亡,太后与长信候嫪毐之子为新秦王!”

“你以为秦国之臣会相信吗?老秦人会相信吗?”夏文君赢汲怒吼道。

“他们相不相信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马上就要变为事实。”嫪毐非常得意。

尽管途中生变,一波三折,但他还是赢了。

“杀一人赏千金!”

“杀秦王封侯!”

嫪毐朝着身后的胡人武士们高声说道。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尽管秦君之威尚在,但财帛动人心,更何况还有封侯的机会。

所以,这些胡人武士嗷嗷直叫,朝着秦王冲了过去。

就在这时,寒光一闪,血光飞溅。

冲在最前面的五名胡人武士立刻身首异处,矗立在秦王身前的是一名身穿甲胄的英武之将。

“敢上前犯君威者,死!”

霍云冷声说道,顿时震慑住一众胡人武士。

因为他们完全没有看到,这名甲士是如何杀死他们的五名同伴的。

秦王身前的这人,出手速度极快,以至于五名胡人武士身死,他们才反应过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