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进了正厅后抬头一看灯火通明,亮如白昼,且中间有方方正正的一池水,男女宾客分坐两边隔水遥遥相望。“三位小姐这边请。”一个小丫环边说话的边作出了一个往前请的姿势。丹丹和凌薇跟着小丫环走到一处席面上坐定。“丹丹,据说你要嫁给魏晨曦了?”丹丹刚坐定,就听“丹丹,听说你要嫁给魏晨曦了?”丹丹刚坐下,就听见从右边传来了这么一道声音,“那魏晨曦可是个低贱之人,只可惜丹丹....”。...

进了正厅后只见灯火通明,亮如白昼,且中间有方方正正的一池水,男女宾客分坐两边隔水相望。“两位小姐这边请。”一个小丫环一边说话一边做出了一个向前请的姿势。丹丹和凌薇跟随小丫环走到一处席面上坐下。

“丹丹,听说你要嫁给魏晨曦了?”丹丹刚坐下,就听见从右边传来了这么一道声音,“那魏晨曦可是个低贱之人,只可惜丹丹....”

“你在混说些什么!“丹丹出声打断了那道声音,并看了过去,“我道是谁,原来是姜家小姐,不知魏晨曦作为一个御口亲封的大将军哪里低贱了?”真是令人生气,这正主还没见到,倒是所有人都在说他不好,败坏了他的形象之后我还怎么刷他的好感度。

“友情提示,魏晨曦就在你正对面第一排。”系统突然出声。

对面?丹丹偷偷向对面看过去,正前方的男子一头乌黑的头发用紫玉金冠固定在脑袋正中,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一双剑眉下面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这是魏晨曦?这也太好看了吧,我可真是太可了。有这么帅的夫君看着都是享受呀。

嗯,他脑袋上的进度条是怎么回事?咋是空的?“这是对方对你的好感度,这个进度条满了之后你就可以获得奖励:天生体香。”

“铛——”宴席开始了,凌薇盛了一碗汤放在丹丹的面前,“这汤美容养颜,女孩子喝了能肌肤雪白通透。听说是长公主的独门秘方,你快尝尝,在别处可喝不到。”

丹丹收回了目光,道:“难怪长公主的皮肤看起来这样好,机会难得,薇薇你也喝一碗。”说着就盛了一碗放在了凌薇的面前。也不知道户部侍郎之女当众羞辱魏晨曦是发生在什么时候,为今之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丹丹食不知味的吃完了整场宴席。走完了宴席流程之后,凌薇把丹丹送到马车前,“丹丹你别想太多,一切都会变好的。”凌薇安慰道。

“嗯,我知道了,魏晨曦或许也没有那么差,嫁给他说不定对我来说是桩好事。”丹丹回答道,“好了,薇薇,你快回去吧,我没事的。”

突然,一个低沉的男声从丹丹的后面响起:“林小姐,可否借一步说话?”丹丹回头,发现说话的人居然是魏晨曦,此时魏晨曦的手藏在葡萄纹黑色的斗篷里用力握住,似乎这样就会更加勇敢一些。

“好啊。”从魏晨曦的角度看到眼前的少女有一顶柔顺的墨发,肌肤似雪,面上沁出一层淡淡的樱粉,整个人缩在斗篷里。无意中透出一股娇憨,身形纤弱,胸前微微凸起,正是在发育的时候。

大概原主就是在这个地方当众羞辱了魏晨曦吧,毕竟宴席刚散,这会子长公主府门口车水马龙,谁要是扯着嗓子喊上一句,都不消明日,马上就会传遍京城。

“没错,原主就是在这里羞辱魏晨曦一个低贱之人怎配和她说话,并放话嫁猪嫁狗都行,就是不嫁魏晨曦。”这...这也太狠了吧,原主真是人狠话又多佩服佩服。

丹丹和魏晨曦一起走到一棵树下,刚好和长公主府门口有段距离,但又能看到的地方。

丹丹看着身边高大威猛的魏晨曦,小声问道:“你要找我说什么?先说好,刚刚在宴席上我不是为你说话,是见不得姜家小姐那副小...小...咳咳...小人得志的样子。”丹丹明明只是想正常的说说话,结果说得太快又急,喝了一口风,立马开始咳嗽了起来。

魏晨曦皱了皱眉,从身上解下一个玉烟壶递给了丹丹,“怎么这般体弱,瓶子里是止咳的东西,闻一闻可缓解。”丹丹听了立刻闻了闻,一股淡淡的药味混合着薄荷的味道让她心里好过了很多,不再想要咳嗽。她伸手将瓶子还给魏晨曦,魏晨曦确没接。

“你拿着用吧,此物对我无益。我在宴席上没听到你说话呀。”魏晨曦一脸疑惑。

糟了,他没听见,我...我真是自作多情,这场面尴尬得我可以用脚扣出一个长公主府来,我...我要说些什么来挽回一下现在这个场面,丹丹心想。

“不过,听小姐的话意应当是小姐在宴席上维护了我,虽不知具体情况是什么,但晨曦还是要多谢小姐维护之意。”魏晨曦一边说着。一边向丹丹拱了拱手。

......

突然两人都没有再开口,像是一时间不知说些什么。尴尬的气氛蔓延在两人之间。

“我的丫环好像找我了......”

“我找小姐过来是为了......”

丹丹和魏晨曦同时开口,又同时停住看向对方,“噗呲——”两人都笑了起来。“你先说吧,”丹丹道,“我可以再耽误一下的。”

“我找小姐过来单独说话是想与小姐谈一谈婚约的事情。虽说老将军已与我口头定下婚约,但...我想知道小姐的意思,若小姐不愿,我自会向老将军说明,并解除婚约,不会让小姐留下任何污名。”

刷好感度的机会就这么送上门了,丹丹拢了拢身上的披风,专注的看着魏晨曦的双眼:“魏晨曦,魏大将军你听好了,我林丹丹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但也知婚事是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下的,祖父既替我定下这门婚事,想来是觉得你为人不错,堪为孙婿,我也会谨遵父母之命,与你成婚,替你操持家里。若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大可说出来,不愿与我成婚,你也可向我祖父说明。”

“小姐可知你在说什么?若我不反悔,小姐也决不反悔吗?”魏晨曦眼中似有暗芒闪过。“若小姐不悔,晨曦也不悔,虽说晨曦是一粗人,可也曾中过同进士,知晓不悔二字,若小姐嫁与我,我必当把小姐当作掌上明珠。”

“滴——好感进度条增加百分之二十五,宿主再接再厉。”

“掌上明珠?魏晨曦,亏你还是同进士,怎得话也不会说了?”丹丹脸颊红彤彤的,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就是掌上明珠,晨曦以为对妻子爱重是必要的,可如小姐这般,晨曦觉得单单爱重是不够的,晨曦想把小姐当成女儿来宠来疼。”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