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七月初,夏日里炎炎,热浪翻涌,马路上仅有些许的行人。一个带着鸭舌帽,扎着低马尾,穿着格子衬衫的少女,衣服虽旧,却很非常干净,她身后提着个麻袋,装了不少东西她抬腿踩扁地上的易拉罐,然后顺手丢进身后的麻袋,然后又东张西望找寻着目标。“老大,又是那个破一个带着鸭舌帽,扎着低马尾,穿着格子衬衫的少女,衣服虽旧,却很干净,她身后背着个麻袋,装了不少东西。...

七月底,夏日炎炎,热浪翻腾,马路上只有些许的行人。

一个带着鸭舌帽,扎着低马尾,穿着格子衬衫的少女,衣服虽旧,却很干净,她身后背着个麻袋,装了不少东西

她抬脚踩扁地上的易拉罐,然后随手丢进身后的麻袋,接着又东张西望寻找着目标。

“老大,又是那个破烂妹,没想到这么热的天她还能出来捡破烂,我恨不得二十四小时待在空调房!”一个红毛少年吃着冰棍,指着不远处的云悦

破烂妹是他们给她起的外号,因为经常看见她在这一条街捡破烂,黑色鸭舌帽格子衬衫身后背着个麻袋是她的标配。

魏炫吃下一口冰棍,心中的燥热减了不少,眯着眼睛看过去,37摄氏度的天,都能把鸡蛋烤熟了,她还能出来捡破烂?

绿毛少年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嘿,我有个想法。”

他们三个成天混一起,当然知道他这笑容代表着什么。

一下午,他们就坐在这便利店,地上是他们喝剩下的易拉罐和矿泉水瓶。

五点的时候,终于让他们等到破烂妹,她经常在这一条街捡破烂,也知道这个点她会路过这。

“喂!破烂妹,我们这里有很多易拉罐瓶子你要不要?”绿毛少年喊着。

云悦眉毛微皱,头微微侧了一下,然后无视他们离开。

“还挺有个性!”魏炫右手支撑着下巴,眉毛挑了挑,来了兴趣。

三人不约而同走上去将她围住,身上穿的名牌衣服球鞋与她破旧的格子衬衫形成鲜明的对比。

三人细细打量着她,一米六五的个子,纤瘦的不行,皮肤有些蜡黄,风吹就能倒的那种,鸭舌帽半掩着她的脸,只能看见她尖尖的下巴。

在他们三人的注视下背倒是挺的很直,一点也不胆怯,这让他们很是奇怪。

他们三个不良少年就算是男生见到了都害怕,她一个弱不禁风的女生倒是挺大胆!

“你背后装的是什么?拿出来我看看。”魏炫戏谑的开口,红毛和绿毛少年笑了起来。

云悦眉头微皱,抿着唇不说话,头稍稍的抬起来,看着魏炫。

魏炫这才看清楚她的容貌,巴掌大的脸,五官很精致,鼻梁高挺,眼睛大大的,是棕色的,好看的不行,光芒四溢。

见她没说话,绿毛少年皱眉,扒拉了她一下:“老大问你话呢!你是哑巴啊!”

云悦横眼扫过去,绿毛少年的手缩了缩,不知道为啥,对上她的眼睛竟然有些害怕,这一发现让他有些恼火,他天不怕地不怕居然怕一个破烂妹?

“再不说话信不信我动手打你?!”绿毛少年露出凶狠模样,往常那些女生只要一看见他这个样子就会吓的哭起来。

让他没想到的是她居然面无表情,眼底貌似带着不屑的别开了眼睛!

绿毛少年:“!”

有被冒犯到!

“别以为我不打女生,我告诉你,我们三个女生照样打!”绿毛少年感觉自己在兄弟面前失了面子,伸手就将她背后的麻袋扯了过去,然后“哗啦”一声,里面的东西掉了一地,发出砰砰声响。

路上来往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看见有人欺负一个女孩,见那女孩是云悦全都见怪不怪的离开。

“切,就你一个捡破烂的还挺有骨气,给你易拉罐都不要,那这一袋也都别要了。”

绿毛少年嗤笑一声,将麻袋撕烂丢在地上,自始至终云悦不哭不怯眼神平淡。

“你这也太欺负人了吧,这些怎么着也能卖十块钱吧。”红毛少年打趣笑着。

“十块钱能干啥,都不够我吃个冰棍!”绿毛少年不屑。

他们对钱根本就没有概念,一个月的零花钱都有好几万,十块钱算什么!

“绿毛,悠着点,我看她莫不是个傻子。”魏炫双手环胸,自始至终她一句话都没说过,就连他们欺负她一个表情都没有,不是傻子还能是什么。

“傻子?”两人异口同声开口,又细细打量了她一眼,不约而同的点头,确实和傻子挂的上钩。

云悦指了指不远处的小巷。

三人诧异的看过去,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

只见她头也不回的走向了那条小巷,三人相视一眼,出于好奇他们跟了上去。

在他们看来一个瘦的跟个竹竿一样的小姑娘是根本不可能对他们造成任何威胁的,也不怕她耍花招!

三人跟着她走到一个死胡同,外面的风都是热的,这里居然莫名的阴冷,忍不住打冷颤。

魏炫皱眉,不明白她带他们来这干什么,她居然不逃跑?

难不成真是傻子?

“破烂妹,你带我们来着干什么?丑话说在前头,但凡我们打你你连跑的机会都没有!”绿毛少年也搞不懂她这是什么意思,傻子的思路还真是清奇!

云悦背对着他们,慢条斯理的卷起袖口,露出细白的手腕,这么热的天她穿着一件长衬衫难道不觉得的热?

她转身过身去,黑色的鸭舌帽挡住她的眼睛,让人看不出她的情绪。

“艹!还真是傻子,居然被你戏耍了一顿!”红毛少年忍不住骂咧了起来,他感觉他们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正想着怎么教训她一顿,就感觉一阵冷风袭来,一道人影闪过,惨痛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魏炫和红毛少年一惊!一看居然是破烂妹抓着绿毛少年的右手!

他的手已经扭曲的变形,豆大一滴的汗水直直的往外冒,露出痛苦的表情!

“你放开他!”红毛少年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么一幕,顿时大怒抬脚冲上去想把她踹开,谁料到一脚扑了空,一记无影脚踹在了他屁股上,力道之大让他撞在墙上才刹住车!

魏炫收起脸上漫不经心的表情,正经的打量着她,明明瘦的跟竹竿一样,力道居然这么大!要知道绿毛可以双手举起一百斤的重物,可不是她一个瘦女孩能做到的!

“老大,救我!”

绿毛少年忍不住发出求救,他感觉他的手断了!

“放开他,我来和你单挑!”魏炫开口,还是第一次碰上这么有趣的事,他当然要好好玩玩。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