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云悦房门绿毛少年,原本只想给他一个教训,虽然手被没收住力道,直接掰断了!她眉心皱了皱,的确还得和面前这个少年打一架才能离开了。她细微的点点头:“也可以,但是你输了外面的易拉罐你得帮我捡出来,除了以后别去找我麻烦!”倒也不是怕他们找她麻烦,不是怕被奶奶她轻微的点头:“可以,不过你输了外面的易拉罐你得帮我捡起来,还有以后别来找我麻烦!”。...

云悦推开绿毛少年,本来只想给他一个教训,但是手没收住力道,直接掰断了!

她眉心皱了皱,看来还要和面前这个少年打一架才能离开。

她轻微的点头:“可以,不过你输了外面的易拉罐你得帮我捡起来,还有以后别来找我麻烦!”

倒不是怕他们找她麻烦,而是怕被奶奶发现让她担心。

魏炫愣了一下,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不过他答应了,她哪来的自信觉得她会赢?

“老大给我报仇,我要废了她双手!”绿毛少年声音带着颤抖,那是疼的!

魏炫眼中闪过一抹狠意:“放心,一定给你报仇!”

话落,他快速上前手握成拳呵斥一声直逼云悦,这一拳要是锤在她身上骨头都得散架!

他可是跆拳道八段!

**

“记得把你们喝剩下的那些也捡上。”云悦的声音幽幽的从巷子传进他们的耳中,那些能卖两块钱呢。

听到这话他们三个人肠子都要悔青了,咬着牙找便利店老板要了个麻袋,看到他们三个鼻青脸肿的,便利店老板既害怕又好奇,还有人能把这三个不良少年打成这样?

踢到铁板了?

绿毛少年含泪用左手捡起地上的易拉罐瓶子,这都什么事啊!

老大居然都打不赢那个破烂妹,他可是跆拳道八段!

她哪来那么大力气啊!哪来那样的身手啊!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的手是怎么断的了!直接简单暴力崴断的,干脆利落!

魏炫自打从小巷出来后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全部捡起来之后交到云悦手中,用复杂的眼光看着她,到现在他还没想明白怎么就输给了破烂妹!

云悦看着鼓起来的袋子眉眼弯了弯,右手接过去甩了一下便又背在背上,嘴角动了动:“谢了,记住你们说的话,不然我不介意活动活动筋骨。”

明明轻飘飘的一句话,他们三个却感觉背后阵阵凉意。

目送她离开,绿毛少年痛的咧嘴,这才想起自己的手还是断的……

云悦背着麻袋去了收废品的地方,老板看到她笑着道:“悦悦,又来帮你奶奶卖废品了啊,今天还挺多的。”

云悦掂了掂麻袋,嘴角咧了咧:“可不。”

“十二块三毛。”老板看着称,随后将钱递给她。

云悦接过去,道了一声谢便离开了。

刘兰芳已经做好饭菜等着云悦回来,一般她都是这个时候回来的,哪想晚了十分钟还没看见她,正想要去找,就看见自家孙女双手插着裤兜,心情不错的走上楼。

“今天运气不错,比平时多赚了两块多。”云悦笑着把钱摆到放桌上。

“你啊你!天气这么热硬是要出去,中暑了怎么办,快擦擦。”刘兰芳将湿毛巾递给她,随后给她打了一碗蛋汤,把唯一一个蛋荷包蛋放入她碗中。

云悦摘下帽子,发丝被汗水打湿黏在脸上,她随性的用手扒拉开,用湿毛巾胡乱的擦了两下便拿起筷子。

“先洗手再吃饭,这么大人了。”刘兰芳打掉她手中的筷子,眉眼一横,云悦只能乖乖的去洗手,她又不用手吃饭。

看着碗里的荷包蛋,她把蛋白吃了,随后将蛋黄夹到刘兰芳碗里,皱眉道:“我不吃蛋黄。”

刘兰芳碎碎叨叨了两句,没好气的将蛋黄吃了下去。

“你父亲来电话了,说让你去城里读书,高三还有一年,努力努力还能上个好大学。”

刘兰芳的声音从厨房传来,夹杂着碗筷碰撞的声音。

云悦看着面前的台式电视机,就几个CCTV频道,此刻她正看着新闻,听到她的话声音一顿。

“不去。”她语气不好的吐出两个字,她要是去城里了可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不去也得去,我已经替你答应了。”刘兰芳从厨房走了出来,没好气的看着她:“知道你在想什么,老婆子我都是半只脚入土的人了,你还有大半辈子,考个好大学对你有好处。”

云悦烦躁的丢掉手中遥控,走进自己的房间,然后关上门。

她和她奶奶住在六十平米的出租屋里,小是小点,但也完全够她们两个住。

她的房间很是简单,一张一米二宽的床,再加上一个小衣柜和书桌,桌子上摆着一台旧电脑,其他的全都是书了。

不过这些书可都是课外书,她闲来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翻翻,刘兰芳也不知道她从哪找来这么多的课外书,不过也不多问。

八月底,马上要到开学的日子了,这天一辆宝马车停在了云悦家楼下,下来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和一贵妇。

“是这里吗?”林湘皱眉,这一座房子看着就老就的很,是几十年前砌的吧。

她穿着高跟鞋,手中提着名牌包包,头发微卷,从面向上看倒是温婉的很。

“应该是这里了。”云中海有些不太确定的点头。

“你怎么到现在才跟我说你还有个妈和女儿,早说的话我就把她们接过去住了,你倒好,在那享福,让你妈和女儿在这过苦日子,倒是好的很呐!”林湘面露不悦,她也是前段时间才知道他和的前妻还有个女儿,还有个妈!

她身体弱,自打和他结婚之后再也没有个一男半女,就想着要是再有个女儿该多好,他倒好,瞒的倒是挺紧。

林湘踩着高跟鞋,语气强硬:“这次你别说话,反正悦悦和妈我是接定了,正好和轩泽有个伴儿。”

当年云中海入赘林家的时候也不是没调查过他,资料上显示他干净的很,要不是前段时候查到他每隔一个月就往同一个账户上汇五千块钱过去,当时还以为他在外面偷腥儿,一问才知道他还有个女儿和妈!

要不是电话里妈说悦悦想开学了再过去,她早就将她们两个接过去了,房间她都已经布置好了。

云中海一怔,他开口说话怎么了?不过还是识趣的点头。

林湘理了理自己的着装,露出温婉的面容,缓出一口气,这才敲门。

开门的是刘兰芳,看到林湘面露诧异,还没等她开口,林湘就已经开口喊“妈”。

“妈,我是中海的妻子。”林湘喊的时候心中一酸,她亲妈死的早,一直想着要是她妈还活着该多好,所以在得知云中海还有个妈之后气的不行!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