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我看你房间灯还亮着,就心里想你还没睡,给你泡了一杯牛奶。”林湘目光落在她湿漉漉的头发上。云悦递过来,一口喝了一直这样:“谢谢您。”“不客套。”见她还不走,云悦张口:“除了什么事吗?”林湘摇着头:“没事儿了,你早点儿短暂休息,记得我把头发弄干了再睡。”原本想进云悦接过,一口喝了下去:“谢谢。”。...

“我看你房间灯还亮着,就想着你还没睡,给你泡了一杯牛奶。”林湘目光落在她湿漉漉的头发上。

云悦接过,一口喝了下去:“谢谢。”

“不客气。”

见她还不走,云悦开口:“还有什么事吗?”

林湘摇着头:“没事了,你早点休息,记得把头发吹干了再睡。”

本来想进去和她聊聊,相互了解一下,增进一下感情,不过这一天接触下来也知道她话少,冷酷冷酷的,反正以后她就住这了,想要增进感情有的是时间。

看着林湘离开,云悦关上门走到书桌前,把那本笔记本电脑拿了出来坐在床上,开关轻轻的一按,两秒钟电脑就开机了。

至于吹头发她没这个习惯,嫌麻烦,反正能自然干。

电脑桌面是天空的浅蓝色,除了鼠标就没有再多余的图标,她随意的在键盘上敲了几下便出现了一个灰色网站,看到排在首页的任务时眉毛一挑。

一个亿,好大手笔!

继续在灰色网站上浏览了一会才退出去,直接在电脑上登录了微信。

一下子弹出不少消息,这个时候一个视频打了过来,她食指动了动,屏幕上立马出现了画面。

视频中男子端着酒杯轻晃着,侧靠在沙发上,身上的睡衣半敞开着,妖孽面孔,神情妖娆。

电话接通,一双狐狸眼往这边瞟了过来,暗含秋波,眼角的泪痣让人着迷。

男人见了要心动!女人见了要嫉妒!

总之四个字:男女通吃!

“有人出一个亿买你的消息,还真是大手笔。”南景琛啧啧一声,“你可要小心了,对方来头不小。”

“放心,只要我不自己暴露谁也找不到我。”云悦目光停在他那张妖孽般的脸上,欣赏着她的杰作,也不知道把他这个画面放在网上会引起怎样的轰动。

这么想着,她默不作声的截了个屏,想着等有机会了就放出去,他这副模样,找个富婆包养绝对没什么问题!

南景琛就怕她这么想,她这点把戏在黑盟Y面前完全不够看,好心提醒道:“你可别吹牛,要是对方找到黑盟Y,查到你的信息和踪迹易如反掌。”

“黑盟Y你知道吧,最牛的黑客...算了,说多了你个小屁孩也不懂,还是好好读书吧,算算年龄你开学就上高三了。”

南景琛可是知道她未成年,还在读高中!

给她科普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只会加大她的压力。

南景琛不知道,能从地下联盟里面救出他就说明她不简单,可惜他从来就没深想过,在他看来她那时十五岁,医术能有这么厉害就已经很不错了。

Y,黑盟首席黑客,亦正亦邪,没有人知道他是男是女。

只知道他一出手那必定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自他成名以来,只出现过三次。

第一次黑了黑客联盟,让黑客联盟系统瘫痪,震惊全网!

第二次侵入国际刑警大网内部,盗取了SSS级机密,到现在国际刑警都没有放弃抓他!

第三次是两年前,他加入了黑盟,成为黑盟首席黑客!

“你也小心一点,地下联盟那边可从来没放弃找你,要是被抓住了我可不会再救你。”

两年前她从鬼门关将他拉了回来,当时他浑身上下一块完好的肉都没有,就连脸都满是血迹,要不是给他做了皮肤移植手术,整了容,哪能像现在这般妖孽。

南景琛指腹不由在自己脸上画着,嘴角带着几分薄凉的笑:“我现在这张脸,就是站在地下联盟盟主面前他也认不出来。”

两年前要不是她救了自己,哪能像现在这样,这两年他体验到不用躲躲藏藏,随时丢掉性命的日子,说真的,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就这样过一辈子。

可是他不能啊!

他还要报仇!

他要亲手毁了地下联盟!

他亲眼看着南汐被凌辱,亲眼看着她死在自己面前!

他跪着求饶!哭着嘶吼!那一刻他感觉心被死死的抓住,不能呼吸!痛彻心扉!

他恨自己无能为力!

亲眼看着她倒在血泊中,满脸泪痕,眸中一片恐惧,她死前对着自己笑,那股笑意包含着太多,解脱,怀念,不舍...

他如一具行尸走肉坐在地上,地上殷红的血刺痛他的心。

他的魂也跟着她倒下的那一刻随着她去了,他心想死了也是一种解脱吧,后来任他们怎么折磨自己他都不吭一声,如行尸走肉一般。

再后来云悦出现,将奄奄一息的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在他昏迷的那段时间,他听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活下去你才能给她报仇。”

正是因为这一句话他活下来了,所以他怎么可能贪念这样的生活,而忘了南汐的仇!

这两年他也没有闲着,再给他些时间就能研制出那件东西,只要用在某个人身上,绝对是无敌的存在!

云悦没再说话,南景琛对地下联盟的仇恨她最清楚,作为朋友,她只会支持不会去劝!

地下联盟一个恐怖组织,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落入他们手中要么被折磨致死,要么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

她知道南景琛是一名科学家,当初地下联盟抓他去就是为了让他研发什么黑科技。

南景琛知道她是一名医生,还知道她是个黑客。

两人虽然认识这么久,却又像陌生人一般,从不打听对方的事。

挂了电话之后,她把电脑关了,食指轻轻的摩挲着嘴唇,陷入了思考。

她三岁的时候隔壁搬来了一个邻居,当时看他玩电脑,界面上一跳一跳的,觉得很新奇很厉害,于是就跟着他学了编程。

五岁的时候便攻克了一家黑客网站,将自己编写的木马植入了进去,并且全身而退。

渐渐的她就发现自己和其他孩子不同,心智成熟,玩不到一块去。

六岁的时候她跟着爷爷学医。

九岁自学了高中所有课程。

十岁爷爷去世,留给了她一本医学笔记,她自学完了。

爷爷去世那一年邻居也搬走了,不过三年之后又回来了,也不知道跟奶奶说了什么,便答应让他带着她离开了。

她再回来便是两年之后,那个时候她十五岁,之后就一直待在奶奶身边没有离开过。

就连她奶奶都不知道她这两年去了哪里,干了什么。

这两年她和同龄人一样,上了两年高中。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