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这一次有人出一个亿找她,金网上的那些人当然会经不起的诱惑查她的下落,其他的人她貌似不怕,是有一个势力她严禁不防。国际刑警那边当然会察觉到到,以他们问底追底的办事作风,当然会死咬不放,被他们缠上就如狗皮膏药上身通常,甩都甩不掉。但要不然不一次出手,她国际刑警那边肯定会察觉到,以他们刨根追底的办事作风,肯定会死咬不放,被他们缠上就如狗皮膏药上身一般,甩都甩不掉。。...

这次有人出一个亿找她,金网上的那些人肯定会经不住诱惑查她的下落,其他的人她倒是不担心,就是有一个势力她不得不防。

国际刑警那边肯定会察觉到,以他们刨根追底的办事作风,肯定会死咬不放,被他们缠上就如狗皮膏药上身一般,甩都甩不掉。

但要是不出手,她的行踪肯定会暴露,少不了有人找上来。

与其这样,还不如和国际刑警打交道。

**

第二天早上,李嫂敲门声将她叫醒,有些颓的起床。

“悦悦,吃饭了,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皮蛋瘦肉粥。”

云悦下楼便看见他们都坐好了,林湘已经拉开椅子等着她过去。

她两手揣兜,头发稀松的披着,眼皮耷拉着,像是没睡醒,身上穿的是昨天同款格子衬衫,只不过换了个颜色。

林轩泽看着她走过来,心想这是哪家社会姐!

又颓又拽!

云悦走过去坐下,面前的皮蛋瘦肉粥肉多皮蛋多,她低垂着脑袋喝了一口,眼睛眯了眯。

“妈说你最喜欢喝皮蛋瘦肉粥,今天我一大早起来就按照她说的做了,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林湘是有些忐忑的,她一般很少下厨,平常家中的饭菜都是李嫂准备着。

“还行。”

她不咸不淡的吐出两个字,听不出到底喜不喜欢。

但刘兰芳是知道的,她孙女说还行那就一定是好吃。

林湘又看着她拿着勺吃了几口,眸中多了几分笑意,心中的忐忑也消失不见,看来悦悦是喜欢吃的。

“妈!我怎么没见你给我做过饭!”林轩泽带着酸味,他都快18了,就从来没吃过亲妈做的饭,她才来一天,就有这待遇?!

他才是亲生的啊!

“怎么没有!你面前不是!”林湘眼神冷漠的看着他。

林轩泽低头看着碗里的粥,身体往后靠了靠,他顿时觉得这粥不香了。

云中海坐在他旁边,心中哼哼一声,鄙夷的看了林轩泽一眼。

林轩泽感觉到他的目光,抬眸看过去。

父子两眼神交流着。

云中海:别不知好歹,虽然不是给你做的,但是是你妈做的,有的吃就不错了!

林轩泽:……

看着云中海吃的贼香,他既是开心又是心酸的三两下把粥干完,毕竟是亲妈做的,虽然不是因为他...

目光幽幽的落在云悦身上,醋意十足,后者目光扫过来,又冷又傲,气的人牙痒痒!

**

吃完饭,云中海去了公司,最近这些天林湘请了假,美名其曰,她要陪女儿!

宝马车内,林轩泽和司机坐在前面,林湘她们三个坐在后面。

“悦悦,今天阿姨带你去逛商场,你要是看中什么就买,阿姨有的是钱,妈你也一样,看中什么就买!”

“我也要!我看中了一双新版球鞋……”林轩泽眼睛亮亮的,他跟着出来可不就是为了这双球鞋。

“儿子乖,今天你的任务是提包拎带,不然你以后零花钱减半。”

林湘用着最温柔的声音,说着最狠的话。

林轩泽听了脸瞬间跨了下来:“司机,麻烦路边停个车,有人要下车!”

“少爷,等你给我开工资了,你让我往西我绝不往东。”

司机师傅也是搞笑的,他这话一出车林湘和刘兰芳都笑了起来,就连云悦嘴角都带了几分弧度。

林轩泽感觉自己在这个家再也没有了地位,他现在非常确定他失宠了!

三人走在商场,引来不少人的目光,只因为那孙女二人和旁边那位贵妇穿着相差太大,不过也都只看一眼便移开目光。

刘兰芳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商场,既是新奇又是拘谨,尤其是看到上面标的价格哪还敢买啊,看都不敢看了。

云悦倒是没有太多的表情,眼神淡淡的,明明穿着和这商场格格不入,却又自带一股傲气,忍不住让人侧目。

“这、这也太贵了,我们还是走吧。”刘兰芳刚才一看价格,一件衣服就是一千多,这样的衣服穿在身上,感觉就像穿着红色的票子一样,格外扎眼!

林湘也是非常理解她的,毕竟是节约了这么多年,一时半会难以接受也是很正常。

好说歹说挑了几套便宜的她才答应买,至于云悦,她连试都没试,虽然长的是瘦了点,但是个实实在在的衣架子,完全不用担心合不合身,林湘觉得适合就全给她买了。

女孩子是要富养的!

林轩泽带着刘兰芳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有说有笑的,让两人都有些诧异。

云悦挑眉,看不出来林轩泽倒是挺有本事,居然能哄她奶奶开心。

商场顶楼。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搭在护栏上,在灯光下照的发冷。

男子穿着一身黑色风衣,身形修长,鼻梁挺立,细长的睫毛遮住了眸底的淡冷,低着头把玩着手中的墨绿色扳指。

男子的目光不经意的触及到一双眼睛。

那双眼睛清冷又带着些许的孤傲,纤瘦的身形,居然丝毫不躲避他的目光。

有趣!

“在看什么?”封叶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走了过来,表情带着几分轻慢,他刚才是不是说话了?

“没什么。”男子的声音带着一丝低沉,他侧过头,映入封叶瞳孔中的是一张绝冷面容。

气场强大,矜贵冷傲!

突然觉得京城那些贵女为这位爷痴狂,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

这位可是京城太子爷,手段狠辣,没人敢招惹。

他干什么都不上心,以至于萧家的那些长老对他意见很大,却迫于他的手段不敢出声。

萧尘点了一根烟,转过身吐出,烟雾缭绕,立体的五官变得朦胧,修长的身体往护栏上一靠,微敛的眸子氤氲着雾气,骨节分明的手掐着烟抖了抖。

“有消息了吗?”

“没有。”封叶摇头,消息已经发布了一天,很多人都对这价格心动,可就是没有人能够提供可靠的消息。

萧尘漫不经心吐出四个字:“意料之中。”

要真这么容易查到就不是鬼医了。

“我猜是有人暗中抹除了鬼医的踪迹,要知道这次就连黑盟的人都对这个价格心动,却没有一个人查出他的下落,难不成还有比黑盟更厉害的人?”

封叶摸着下巴,眉清目秀的面庞多了三分沉思。

“走了。”萧尘掐灭烟头,眸底深邃。

有人帮他吗?

肯定是有的,二十年了,这么多个势力查找鬼医的下落都一无所获,要不是从何老那里得知近几年鬼医在兰城出现过,他都觉得鬼医这个人已经死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