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定北王意气风发穿甲佩剑入宫晋见,进殿前卸掉兵器交到宫人。殿中文武大臣分两班整齐的队列,御座之上坐于着小皇子有些羸弱的身影,小皇帝身侧半蹲一人,玄衣宽袖朝服,大殿深且广,远远超过地瞧不很清楚那人的仪容,虽然浑身散溢的气势却让贺润笙明白,那是皇叔。“臣,殿中文武大臣分两班列队,御座之上端坐着小皇子有些孱弱的身影,小皇帝身侧站立一人,玄衣广袖朝服,大殿深且广,远远地瞧不清楚那人的仪容,但是浑身散出的气势却让贺润笙知道,那就是皇叔。。...

嫁皇叔

推荐指数:10分

《嫁皇叔》在线阅读

定北王意气风发穿甲佩剑进宫觐见,进殿前卸下兵器交给宫人。

殿中文武大臣分两班列队,御座之上端坐着小皇子有些孱弱的身影,小皇帝身侧站立一人,玄衣广袖朝服,大殿深且广,远远地瞧不清楚那人的仪容,但是浑身散出的气势却让贺润笙知道,那就是皇叔。

“臣,贺润笙拜见陛下。此次征战,不负先皇之命,将犯镜宇文部驱逐两百余里,斩首五千余,俘获近万人,皇朝庇佑,扬我大晋国威。”

此言一出,朝堂上文臣武将神色各异,眼睛齐齐看向小皇子身边的那人。

然,皇叔背对众人,面朝皇帝,巍然不动。

没等到皇叔只言片语,倒是听着小皇子开口道:“爱卿辛苦,朕必有封赏。”

贺润笙的眼睛扫过皇叔的背影,深吸口气,之前家将送到皇叔府上的信,皇叔并未斥责,想来是默许了。

他念及于此,心中大定,立刻说道:“微臣愿以此次军功相抵,请陛下准许微臣与顾氏女郎解除婚约。蒙先帝厚恩,臣与顾氏女定亲三载,只可惜臣与顾女郎着实性情不投,雅趣相异。顾女郎虽容色姝绝,却任性胡为,腹无诗书,如此草包臣着实无法与之相处,还请陛下恩准。”

满朝哗然,谁能想到定北王居然以此次军功换取解除婚约呢?

再说顾氏女郎虽然并无才名,但是草包一说也是初次听闻,为了退婚定北王不惜坏了顾氏女郎的声誉,这……这可就有点有失君子风范啊。

亏得顾司空今日告病并未上朝,若是亲耳听到这话,还不得活活的气死过去。

小皇帝有些惊慌的看向身边的男人,他没遇到过这种事情,先帝赐婚也能反悔吗?

一双惊慌的眸子,对上皇叔沉定黝黑的双眸,他猛地吞了吞口水,浑身微微一颤,想要挤出一个笑容,却发现笑的比哭更难看。

众人都看到小皇帝的眼睛望向皇叔,只是皇叔背对众人,无法看到皇叔此时的神色,半响听到小皇帝颤巍巍开口,“准!”

皇叔清冷中透着戾气的身影如山岳巍峨不动,朝堂上众人不敢放肆,小皇帝垂下头不语,众人面面相觑不敢置喙,唯有贺润笙心中大喜,扣头谢恩。

散朝之后,群臣退下,小皇子看着皇叔,这才鼓起勇气颤巍巍的开口,“皇叔,定北王虽以军功相抵,却依旧冒犯先帝旨意,您……您怎么能准了?”

皇叔的狭长的眸子微微掀起,看了一眼小皇帝,“诸侯割据,众胡环伺,贺润笙还有用,杀不得。”

小皇帝紧抿着唇,固执着盯着皇叔,半响道:“不是还有皇叔吗?”

以他的意思,贺润笙冒犯先帝,就该下狱治罪。

“皇权之道在于制衡,在于……忍。何况,还有别的方式让他颜面扫地。”

小皇帝看着皇叔高大的身躯慢慢的消失在大殿上,他的话却在耳边不停的流转。

隔了几日,小皇帝终于知道皇叔怎么让贺润笙颜面扫地了!

只觉得皇叔为了让贺润笙颜面扫地,实在是委屈大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