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此时顾府周围了有行人渐渐地围拢回来回来,定北王悔婚一事传的沸沸扬扬,现在的竟然请了皇叔前去,此等热闹的场面怎么会错过了。人越发多,无论是顾家但是定北王亦或是是皇叔都无趋赶之意,顾府门前数里三层热闹的场面非凡。定北王是想让众人一起见证自己悔婚之举,狠狠地地打顾家一巴人越来越多,不管是顾家还是定北王亦或者是皇叔都无驱赶之意,顾府门前里外三层热闹非凡。。...

嫁皇叔

推荐指数:10分

《嫁皇叔》在线阅读

此时顾府周围已经有行人渐渐围拢过来,定北王退亲一事传的沸沸扬扬,现在居然请了皇叔前来,此等热闹怎么会错过。

人越来越多,不管是顾家还是定北王亦或者是皇叔都无驱赶之意,顾府门前里外三层热闹非凡。

定北王是想让众人见证自己退婚之举,狠狠地打顾家一巴掌。

顾家却是因为顾清仪心有谋算能让定北王丢脸,所以人越多越好。

至于皇叔……却无人敢猜度其心意。

顾钧此言刚落地,就有人在人群中喊道:“可是顾家女郎确实毫无才名,与傅家六娘子相比可不就是一草包,定北王说的没错啊。”

顾钧脸色瞬间变的乌黑,顾逸疏上前一步,岂能让父亲跟这些黎庶起口舌之争平白跌了身份,他上前一步,看着众人说道:“我家阿妹素来不喜参宴,任你是吟诗作赋还是赏花品茶都无甚兴趣,难道不参宴便是草包吗?如此说来,在场诸位凡是未曾参宴扬名者岂不是人人草包,简直是可笑至极!”

眼看着事情走向与自己所要渐行渐远,顾清仪立刻重新掌握节奏,扯了扯哥哥的袖子,自己则上前一步,也不去看贺润笙,深吸口气压下心中忐忑只看着皇叔宋封禹,行了一礼,这才端声说道:“今日有劳大司马奔波,此等小事原本无须大司马操劳,奈何事关两家清誉,有些琐事还请大司马做个见证。”

听到顾清仪的话,宋封禹似笑非笑转眸看向顾清仪,定了一瞬,这才说道:“有何琐事?”

顾清仪总觉得皇叔看她的眼神似刮骨钢刀,强撑着笑容道:“小女奉皇命与定北王定亲以来,四时八节两家多有表礼往来,如今既然要退了亲事,小女怎么好还收留定北王的礼物,且小女送与定北王的物事,为了避嫌也请王爷归还,大司马以为然否?”

此言一出,贺润笙神色大变,正欲开口,就听到大司马道:“善。”

他心头一沉,当年他庶族出身,能攀上顾家这门亲事已经是意外之喜,定下婚事后,年节自然有礼物往来。

只是……

只是早年他家贫送往顾家的礼物实在是不值一提,后来他对傅家六娘子心生爱慕,自然不屑于将贵重礼物送与顾清仪这个草包。

而且……而且,为讨傅六娘子欢心,他私下将顾清仪送他的贵重之物转手就送了傅六娘子,这……这可如何归还?

冷汗慢慢浮上全身,贺润笙看了顾清仪一眼,这样的草包怎么会想出这样的办法,必然是顾家为了折辱他才出此下策,真是可恶至极。

“不过是区区黄白之物,没想到顾小娘子却如此割舍不得。”贺润笙高声嘲讽说道。

此言一出,不由引起众人哄然大笑,显然认可定北王之言。

定北王可是身有王爵,难道还在乎这点东西?顾家果然是落魄了,这顾家娘子也不愧草包之名,真是令人笑掉大牙。

顾清仪就在等贺润笙这句话,以她对此人的了解,想要赖账必然会打击她的名声,果然如此。

顾清仪脆声说道:“既然定北王口口声声不过是些黄白之物,想来更不会贪恋不还。信冬,念吧。”

众人怔忪间,就见一绿衣女婢越众而出,手持一长卷,朗声念来。

众人听了两句,听出几分滋味来,竟是这几年顾家送与定北王的节礼。

好家伙,锦衣布帛这些“小”物就不说了,居然还有珍贵玉器与瓷器数十件,这时节能烧出白瓷的只有官窑,千金难买。除此之外,顾家居然还送了三辆车,两辆长檐牛车,一辆双驾马车。

所以这就是区区黄白之物吗?

那也太区区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