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闻言,叶灼轻轻挑眉。从这番话中,不不好听出,叶森对穆有容的意见很大。的确,穆有容身上还藏着故事。叶舒道:“什么白眼狼不白眼狼,我确保,灼灼当然也不是那种人!对了,你送快件到现在的当然饿了吧,锅里有面条,你自己盛去,我去给灼灼收拾床铺。”“妈我跟您两块从这番话中,不难听出,叶森对穆有容的意见很大。。...

闻言,叶灼微微挑眉。

从这番话中,不难听出,叶森对穆有容的意见很大。

看来,穆有容身上还藏着故事。

叶舒道:“什么白眼狼不白眼狼,我保证,灼灼肯定不是那种人!对了,你送快递到现在肯定饿了吧,锅里有面条,你自己盛去,我去给灼灼铺床。”

“妈我跟您一块儿去。”叶灼道。

“好。”

母女俩来到房间里拿出被子铺床。

正常情况下,夏天铺凉席就行,

但这里是地下室。

地下室一年四季都非常阴冷。

对于叶灼这个女儿,叶舒还非常陌生,所以言行之间有些拘谨,铺被子的时候,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气氛有些尴尬。

叶灼察觉到了叶舒的小心翼翼,笑着找话题跟叶舒聊天。

她不是原主,她一定不会让叶舒失望。

前世的她是个孤儿,没有父母,今生的她,一定会好好守护住这份来之不易的母爱。

铺好床后,叶舒又去拿切好的西瓜来给叶灼吃。

叶森不满地拦住叶舒,“姐,人家是千金大小姐,连洗脸都要依云矿泉水!哪里吃得了咱们这贫民窟里的西瓜?你就别拿热脸贴冷屁股了!”

依云矿泉水事件,叶森也在现场,但是要不是叶舒拦着,他都想把叶灼的头打歪!

真是太过分了!

叶舒微微蹙眉,低声道:“孩子都已经知道错了,你这个当舅舅的何必要跟她斤斤计较?”

“人心隔肚皮!姐,你一手养大的孩子都是个白眼狼,更何况,这个还是在别人家长大的!我是怕你伤心!”

叶森虽然有点浑,但他是真的很关心叶舒这个姐姐。

他怕叶舒再次受到伤害。

“放心不会的,”叶舒神色坚定的道:“从那孩子的眼神中我能看出来,她是真的回头了。”

叶森无奈地叹了口气,不再阻拦叶舒,“姐,你就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叶舒笑了笑,端着西瓜往叶灼屋子里走去,还不忘回头嘱咐叶森,“你吃完早点睡觉,十赌九输,晚上不准出去赌博。”

叶森点点头。

叶舒端着西瓜来到叶灼的房间,“灼灼,吃西瓜。”

“谢谢妈。”

叶灼用牙签叉起一块西瓜尝了尝,很甜,这是西瓜最中间果肉。

“妈,您也吃。”叶灼递给叶舒一块西瓜。

叶舒笑着道:“妈不喜欢吃西瓜,你吃吧。”

和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叶舒想把天下最好的东西全都留给自己的孩子。

叶灼突然有些心酸,放下西瓜,拥抱住叶舒,“妈,您放心,我一定会让您和舅舅过上好日子的。”

***

夜色渐浓,转眼便是午夜时分。

地下室静悄悄的。

一道身影小心翼翼地往门外走去,顺利地关上门,叶森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口气。

还好,没人发现他。

就在这时,叶森的肩膀被人拍了下。

“卧槽!鬼啊!”叶森犹如惊弓之鸟,吓得一蹦三尺高,脸都白了。

“嘘。”叶灼将食指抵在唇边,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舅舅,您小声点,一会儿被我妈发现了,咱们就出不去了。”

看来来人是叶灼,叶森松了口气,“去去去!滚一边去!我这个贫民可不配当你这个千金大小姐的舅舅!”

叶灼也不生气,就这么跟着叶森。

气定神闲的,就像在逛街一样。

叶森回头,气愤的道:“穆灼你有病是吧!你跟着我做什么?”

叶灼微微一笑,“舅舅,我姓叶叫叶灼!还有,这路又不是您的私有物品,既然您能走,我自然也能走。”

叶森一噎,骂骂咧咧地往前走着。

没一会儿,就到了一个灯火通明的地方。

这里是云京市最大地下赌场。

在进门之前,叶森双手合十,很虔诚道:“菩萨保佑!菩萨保佑!一定要让我时来运转!等我挣了大钱,我就去给您烧香,给您送香火钱!”

赌场里乌烟瘴气的,什么人都有。

赢钱的得意忘形。

输钱的大放悲声。

叶森是赌场的常客了,一进去,便有人跟他打招呼,“森哥来了!”

“森哥好!”

“森哥,这是谁啊?你家亲戚啊?”

叶森这才意识到叶灼一路跟着他来到了赌场,立马往后退了几步,和叶灼保持距离,“我不认识她!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叶灼也不生气,跟着叶森来到最里面的一处的赌桌前。

一群人嚷得脸红脖子粗,“大!大!大!一定是大!”

庄家揭开盖在骰子上的器皿,笑着道:“三点、一点、五点!小!”

“操!怎么是小呢!”

“真是倒了血霉了!”

庄家重新摇骰子,桌前出现下注区域,还可以选点数,押中的点数越多,赢得钱也就越多!

叶灼耳根微动,凝神听着骰子在器皿内碰撞的声音。

叶森很慎重的选了小,押了点数,然后双手合十祈祷上天保佑。

“舅舅,选大,押五点、六点和一点。”叶灼低声开口。

叶森白了她一眼,眼底满是鄙夷。

叶灼这个小丫头片子以为自己是谁?

这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她以为自己是赌神吗?

搞笑!

众人下完注后,庄家便揭开盖子,公布答案,“五点、六点、一点,小!”

叶森奇怪的看了眼叶灼。

没想到,叶灼居然蒙对了。

走狗屎运了!

稳了稳心神,叶森接着下注。

叶灼接着道:“舅舅,你又选错了,这把还是大,分别是六点、六点、一点。”

等庄家公布结果的时候,叶森直接就傻眼了。

因为结果和叶灼说得分毫不差。

她、她又蒙对了?

叶森很艰难地吞了口口水。

第三把,叶森依旧选了小。

他就不信这个邪了,他这个有多年经验的人,还不如一个小丫头片子?

叶灼笑着道:“这把还是大,六点四点一点。”

不会的,不可能!

叶灼怎么可能每次都能蒙对?怎么可能每次都是大?

叶森目光炯炯的盯着庄家按在骰子器皿上的手。

一定是小!

一定是!

他不能输给叶灼这个小崽子!

他要把场子找回来!

当揭开器皿盖子的那一刻,叶森本就有些白的脸,此时变得煞白不已。

又、又被叶灼蒙对了。

虽然叶灼一连说中了三次,但叶森依旧不相信她。

转眼间,刚发的工资就剩下三百块钱了,如果这把还是输了的话,那他就完了。

既然前面几次全部都是大,那这把一定还是大!不能再选小了。

他选大!

就在他要下注的时候,空气中再次出现叶灼的声音,“舅舅,这次不是大,选小,然后押三点一点四点。”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