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内里头痛表面镇静得一批的郝灵在大街小巷里穿行,好心的小何耐心作陪,一路问着她叫啥住哪家里有什么人,没可以得到提问也不以为意,并不撕破脸皮不搭理人,更有甚者愈加怜悯了。这是个善良真诚的小伙子。走着走着——“咦,姑娘你住这里?往昔貌似没没见过你。我家就在这一片。”这是个善良的小伙子。。...

内里头疼表面镇定得一批的郝灵在大街小巷里穿梭,好心的小何耐心相陪,一路问着她叫啥住哪家里有什么人,没得到回答也不以为意,并不翻脸不理人,甚至愈发同情了。

这是个善良的小伙子。

走着走着——

“咦,姑娘你住这里?往日倒是没见过你。我家就在这一片。”

小何好惊奇,这方向,离他家是越来越近了。

郝灵愁云惨淡,我不可能走去你家,我这路啊,得继续走。

哪里有破庙哇。

走啊,走啊,脚底都磨出泡了。

忽然,郝灵停下。

小何也停下,惊异看着手边开着大门的宅子。

千家万户都闭门,只有这一户开着,里头似乎还有星点灯火。

郝灵觉着,自己的缘分到了。

拼了!大不了,她拿那些叮叮当当的东西当借住费。

郝灵往门迈一步。

小何一把拉住她,表情古怪:“你是师婆婆的家人?”

师婆婆?

很好,她若是嘴甜一些,当婆婆的都应该很心软吧?

呵呵,姑娘,你想多了。

门口一团黑影在移动,郝灵敏锐觉察到热心的小何身体发僵。

那团黑影移出来,是一张把整个人都埋在里头的黑斗篷,黑斗篷压得低低的帽檐下发出枯老的声音。

“才回来,还不赶紧进来。”

果然是师婆婆的家人啊。

小何松了手,强壮胆气:“师婆婆,这是你家的人呀,还真是巧。”

师婆婆没理他。

“呵、呵呵,姑娘,既然你回到家了,那我先走了,衙门还有一堆事呢。”

郝灵点头,目送小何狂风暴雨追赶一样跑走了,转头看那师婆婆。

似乎斗篷里的人也在打量她,哼了一声,转身走,郝灵跟上。

月光明亮,院里的构造一清二楚,绕过一道影壁,正中两旁都有房子,郝灵稀奇的看,这里的房屋才一层,显得天高地薄。

师婆婆走到东边,推开一扇门:“你的房间。”

郝灵觉得她怪怪的,难道这里招揽游客都是这样?走过去,手往她那边一递,手心一块牌子。

她知道这是玉,品质都不值当她练手的,不过这里的人好像觉着值钱。

师婆婆没多看她一眼,转身走了,往中间的房子。

郝灵耸了耸肩,握着玉牌进了屋子,一打量...当然不能跟她以前的住所比,只说与现在的身躯比的话...略逼仄。

从来没见过的家具,是桌、椅、床,博物馆里都没见过。

椅子有些小,怕坐不下她,桌子还行,可高了些,床,好吧,她不翻身就是了。

郝灵直接坐到光秃秃只铺了床褥的木板床上,屁股颠了颠,很好,木床很结实。

两脚脚跟蹭着要脱鞋,看到房门没关,起身关门,坐回床上,踢掉鞋,盯着明显是古物的绣花鞋发呆。

她这是被甩到哪个宇宙角落了吗?

这里绝对不在宇宙大文明的范围内,不然外头应该有守护原始文明的驻队,她进来不会没有半点发现。

宇宙大文明,包含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星球与文明体系,文明之路大体分两类:科技与修行。科技可细分机械、生物、金属等,修行可分修仙魔法等。

一开始是几个高级文明在宇宙中发现彼此,试探过后友好结盟,成立宇宙大文明,立志于发现宇宙中存在的各种智慧生命和文明,对之进行观察和保护。

其间固然有战争,但随着发现越多,智慧生物们观点越来越趋同于一个认知:有可能,所有文明出自一处,不管是科技还是修行,不过是一棵树上两根杈,宇宙文明,应该存在一个原始起源点。

证据便是,不可能相交的文明中发现共同点。

比如,来到这个世界,语言和思维方式与统子内存的某一文明的差不多,所以郝灵在统子的帮助下很快拾拣起来。

谁也解释不了这种现象,这是全宇宙文明学者钻研的大课题。

就像郝灵所在的星域,科技与玄学并存和谐发展着,据说还给了某些二等三等文明启发,化解了他们眼中原本不可调和的矛盾。

不期然,郝灵心头再度升起死亡前的那种感觉,被暗中毒蛇窥视的不悦与冒犯,她要回去,仇敌不死,她就不能倒,仇敌死了,她还不会倒。

气死他。

可这里的天地灵气...稀薄的让人绝望。

她向后一倒,劝慰自己,只要活着,就有无限可能。

她可是天纵奇才的一代植灵大师,石头都能养活了怎么就盘不活自己?

想到此,她皱了皱眉,远古人的寿命...好吧,一定要在几十年的时间内恢复灵性,或者,养好统子让它发送求救信号。

压下这些念头,郝灵晃了晃身体,意识沉浸脑海。

统子还没醒。

“出来聊聊。”

一圈乳白的光芒拥着一道人影飞了出来。

两人面对面。

不同于粗胖的外形,这个女孩子的灵魂体却是美好的样子,不瘦,也不胖。

只是神情萎靡随时随风而逝的伤心模样。

进入这具躯壳时,原主的灵魂奄奄一息,她发现的第一瞬间全凭本能用了些灵性保住她。

郝灵尴尬的咳了咳:“那个,你的身体,我暂且一用,以后一定还给你,当然,你不要以为我在占你便宜——”

“不用了。”

“我观你——”郝灵一呆:“你说什么?”

“不要了。”袁元心若死灰一脸木然:“我不要了,我知道,我本来是要死的,你不算抢我身体。”

郝灵想着她看来的那些记忆,为她叹口气,劝道:“你还小,不知这世上有更可怕更伤心的事,捱过眼前的难关,以后一定有美好的生活。”

她保证:“我帮你。你应当知道你灵性太弱,不是我用灵力吊住你你可能要消散了,有没有下辈子另说。”

“我借你的身体一用,帮你养灵算是报酬。以后,我会找到新的容身之所,你再回到这身体里。”

“你原本的麻烦,我也可以一并帮你解决了。日后生活的保障,我来负责。”

“小小年纪不要太多愁,美丽快活的人生且长着呢。”

袁元不愿,摇头:“再大的苦难又关我什么事,眼前的事我已承受不住,不然不会心碎而死。我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我只想去死,没有下一辈子也无所谓了。”

美好的将来吸引不了小姑娘,郝灵换了个思路。

“你不想报仇吗?他们抛弃了你,你才...十五岁,还是个幼崽,他们这样做是犯法的,天理不容。”

基于她那个世界的法律和法则。

袁元仍是放弃:“生养我一场,若是我死让他们都开心的话,算是我还恩了。”

怎么说都说不通。

忙了一晚上,还分了灵力惩罚贼人与保护这小丫头,郝灵此时有些昏昏沉沉。

她道了句:“你现在不冷静,好好想一想,等有想法了,随时叫我,该你得的,总是你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