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郝灵脊背始终:“婆婆,每两块肉都有它不存在的道理。你不能够瞧不起肥肉被扼杀它的不存在。”哦,明白我下面就给你健身减肥?郝灵头摇得拨浪鼓:“我不减,我这样挺好,我很不满意。”师婆婆无语的望着她脸颊两团甩来甩去的肉坨坨,这样挺好?你不嫌坠得慌我还嫌我眼睛不哦,知道我接下来就让你减肥?。...

郝灵脊背一直:“婆婆,每一块肉都有它存在的道理。你不能看不起肥肉扼杀它的存在。”

哦,知道我接下来就让你减肥?

郝灵头摇得拨浪鼓:“我不减,我这样挺好,我很满意。”

师婆婆无语的看着她脸颊两团甩来甩去的肉坨坨,这样挺好?你不嫌坠得慌我还嫌我眼睛不够大呢。

“随便你,以后别喊苦就行。”

郝灵心里琢磨,掐指一算?这位是玄学中人?身上灵性是比别的见到的人都强,就是不知这个应该是处于远古时代玄学落寞时期的老人家精通的都是什么。

因不同文明各具特色,宇宙大文明编史不能参照哪个来,便根据各自里头物质与精神的发展程度,还有发展轨迹大体划分为上古、远古、古代、近古、本土、星系、星域、星际。

从时间和空间来划分,比较中规中矩一些。

这里,应该是远古,有文字,有文明传承,但生产力低下,玄学嘛...尽管有的星球生产力低下玄学发展却高,但此界显然不是。参照别的类同文明,应该是远古时候玄学曾经一度断绝的特殊时期吧。据说有的地方连最基本最皮毛的风水堪舆吉凶卜算都被禁止,后来有的恢复了有的改走别的文明道路。这里——小丫头的记忆里全然没接触过这些。

当然,小丫头从小就没出过那一方院子,外头的事情不知道也不奇怪。

“婆婆,你收我做徒弟要教我什么呀?”

师婆婆看她一眼,更加嫌弃:“接生是一门好手艺,可惜,你这胳膊你这手——怕不是把人疼死。”

接生...

郝灵想了想,假如她理解没错的话,用手把人疼死是要——伸进去掏?完全没必要呀,开腹取子她可以的,绝对大小一起活。

对当下医学一无所知的她明智的不开口。

“接生婆是做不了了,欢喜婆呢,你这脸能拉个笑模样出来?怕是也不行。”

欢喜婆,也就是媒婆,撮合亲事的。

郝灵:“...”就非得是婆是吧?你看不到我小小年纪如花似玉怎能跟你枯守青灯。

师婆婆接着道:“神婆吧,你怕是也跳不了大神吧。”

神婆?终于跟玄学搭边了吗?可听着总觉得怪怪呢,还有,跳大神?史料上有着惊艳描写的倒地抽搐口吐白沫请仙上身?

郝灵一脸生无可恋:“还有什么婆?”

师婆婆看她:“夜香婆,你干不干?”

夜香婆?夜香...夜香!

这个她知道啊,夜香不就是...

她趴在桌面上,这时候再不知道自己被人耍了她就是个锤子。

“婆婆,你先说说你是做什么的呀?”

师婆婆:“我什么也不做。”

什么?

“我有的是钱,什么也不做也能活得好好的。你有吗?”

“...”

落地一穷鬼,婆子欺上门。

郝灵谄媚一笑:“婆婆,我是你徒弟,有你一口吃的就有我一口吃的,我——”

咕噜——咕噜——咕噜噜——

响应她似的,肚里发出一阵锣鼓声。

师婆婆皱眉,下意识的拿手指横在鼻子下堵住。

郝灵:“...婆婆,我是肚子饿,不是要放屁。”

“...”

师婆婆没有挪开手指:“我觉得,你臭了。”

“...”

郝灵并不觉得自己臭,但——她想起一个生存问题。

人活一世,吃穿住用行,总结一个字——钱。

她缺钱,很缺。

伸着胳膊跨过桌子去扯黑衣裳。

师婆婆往后一让。

“婆婆,我都是你的徒弟了,给些...银子呀。”

“没有。”

郝灵变脸:“方才你还说你有的是钱,是不是瞧不上我,要反悔不收我这个徒弟了?”

师婆婆慢慢摇头,一脸的悔之晚矣。她不是皇帝,但也金口玉言。

“让你进了门便不会退货,想要钱,自己挣去。”

郝灵呼呼:“我能做什么?”

师婆婆又挑剔的上下打量她。

生怕她再说个什么婆,郝灵道:“好好,我自己去挣,但你好歹先给我口饭吃。牛耕地也要先吃草呢。”

师婆婆纠结:“我觉着,偶尔你就不要吃饭了吧。”

还是嫌她胖!

师婆婆又道:“这是怎么养的?怎得养得这么胖?”

嘿,我胖吃你家米穿你家布了?

“从现在起你就要吃我穿我了,你收敛些。”

呼,郝灵站起来:“我不减肥。”

长这么一身肉容易吗?不是她长的不妨碍她稀罕啊。从来身上没挂这么多肉过,她就喜欢了怎么了?

“婆婆,你说没钱是吧。”

“是,我没钱。”

“再确定一次,你没钱?”

师婆婆眼皮不抬:“没钱,就是没钱,你若是减肥,我就花钱给你配药。”

呸。

她郝大师从来就没被钱难倒过。

“好,你别后悔。”

师婆婆眼皮一阵跳,觉着自己好像跳了个坑,却没有头绪。

胖丫头是要作什么妖?

郝灵冷笑着来到院子里,呵呵,跟她哭穷,下辈子吧。她可是灵学大师,世间万物,看得见看不见,喘气不喘气,在他们一派眼中,那可都是有灵性的,甚至,有些金石土木比智慧生物的灵性都高,不然修仙文明里有这精那怪的呢。

科学解释不了,他们玄学全盘接受呀。

她感觉到一种金属之灵,发散着银光,在院子的某处地面下,成团成簇。

呵,装穷?看我给你做成真的。让你见识见识便宜徒弟的真本事。

咵咵咵往确定的方位走。

师婆婆起先老神在在坐着,郝灵走到偏旁她伸了伸脑袋,只看到撅起来的一片裙角,想了想,下了来,走到门边,就望见她在院子一角撅着。

这是干什么?

师婆婆皱了眉,背对着她撅屁股的人回转头来,眼里全是狡黠。

“这里可没你的银子。”

银子?

师婆婆皱眉思索,忽然想起什么,脸上立时不好看起来。

郝灵哈哈大笑:“师傅还真是贵人爱忘事,银子堆地底下都能忘。师傅,你是多厚的家底却对徒弟一毛不拔,好吝啬。”

师婆婆黑着脸:“喊这么大声,生怕左邻右舍听不到吗?”

她的确是忘了。平民百姓家院里大都有个地窖储粮储菜,她用不着,那一年,那人非得给她几箱银子,她推辞不过,堆在屋里碍眼便全丢在地窖了。便宜了胖丫头,先前那样说她还能改口不成?哼,先放过你,等你银子花光了,看你减不减肥。

银子归了她,郝灵在西屋找到一柄锄头,挖了一层薄土,掀开木板,漠然看那仅容一正常体型成人进的入口。

高度,她未满。宽度,已超标。

师婆婆一直在门口看着,此时忍不住低声笑起来。

真可乐,这徒弟收得好,她都多久没笑过了。

这个世界歧视胖子,好吧,大多世界胖子都不怎么吃香。

郝灵深吸一口气,吸住肚子,有什么大不了,她的肉肉可是软的,像水,能在皮肤里流动。

挤。

挤了下去。

看人消失在地面,师婆婆忽然恶从心起,若是将木板一盖,把人关在下头,顿顿小粥青菜,应该能瘦下来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