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温暖的如春的床敷上,娇俏可人小娘子一声嘤咛,伸了个懒腰坐起来了身子。这一觉睡得舒舒服服,一直到东窗日红,阳光普照大地。“崔妈妈,我闻见葱花饼子的香味了。”阿咸,闺名万宁的“小神断”咸郎君这一醒过来就会觉得肚子那是饿的前心贴后背了。“原来宁姐儿这是被葱花饼子叫这一觉睡得舒舒服服,直到东窗日红,阳光普照。。...

谋春

推荐指数:10分

《谋春》在线阅读

温暖如春的床敷上,娇俏小娘子一声嘤咛,伸了个懒腰坐起了身子。

这一觉睡得舒舒服服,直到东窗日红,阳光普照。

“崔妈妈,我闻到葱花饼子的香味了。”阿咸,闺名万宁的“小神断”咸郎君这一醒来就觉得肚子那是饿的前心贴后背了。

“原来宁姐儿这是被葱花饼子叫醒的呢?”穿着鸦青夹袄,包着深色头巾的崔妈妈卷起碧烟纱帐,打趣道。

万宁娇嗔:“妈妈别说的好似我只知道吃,其实……我还知道饿!妈妈,你听,我肚子都饿的唱小曲了呢。”

崔妈妈瞧着她撒娇调皮的小模样,忍俊不禁,捂着嘴笑道:“知道姐儿累了一晚一早醒来肯定叫饿。所以乔县令便差人送来了早食,这豆花和葱花油饼子都是他送来的!知道您爱吃柳家豆花和得胜桥的油饼子,特地命人早早就去西榆巷的柳家和东壁门的汪家候着,买的都是头一锅出炉的,真真是有心。”

万宁笑眯了眼,却不答话。起身净了面,坐到菱花镜前擦着胭脂水粉。

崔妈妈上前为她梳发。

檀木梳子散发着幽凉清香,在如墨般青丝上轻轻地滑下。

崔妈妈忍不住就赞了几句她这一头的青丝乌发。

“崔妈妈,浅喜出去了?”万宁最怕画眉,总也画不好。平日都是丫鬟浅喜为她描眉,今儿见起床半日只有崔妈妈在身旁伺候,却不见她,便问了一句。

“一早搭了送早食之人赶来的车出去买羊肉了。说是天儿渐冷,买些羊肉炖上给姐儿补补身子,顺带着去朱家铺子把乔县令给姐儿定制的冬衣取了来。再过几日就是立冬,正好穿上。”

崔妈妈一边小心翼翼地为阿咸篦头发,一边道:“姐儿现在个长得快,去年的衣裳今年便短了。家中备的料子早已不够裁衣,奴正想着要去选些料子做冬衣,不料乔县令却赶早一步想到了。”

万宁笑道:“妈妈是嫌我费布料么?”

“奴哪敢嫌弃姐儿,只是心疼您受多了苦,这要搁以前……”

“崔妈妈!”万宁忽然骤失,冷了脸打断崔妈妈的话,“可不必再提以前!”

崔妈妈一惊,自知失言,垂首不敢再言,手上麻利地为万宁挽了一个漂亮的螺髻。

“姐儿今个不去衙门吧?穿这件可好?”崔妈妈转身取来一件玉色烟萝长裙问道。

万宁伸手抚了抚崔妈妈给她梳的发髻,瞧着镜中她跛着脚转身取衣的身影,心里头不由一阵难受。

自觉语重,听得崔妈妈问她,便柔声道:“妈妈挑的自然好看。”

说着主动起身由着崔妈妈为她穿衣系裙。睡醒了想起昨日案子,心中惦记,便问道:“妈妈,今早乔县令遣来的人可还带了什么话?可说案子查得如何了?”

“哎呀,瞧我,一早竟和姐儿说些没用的,倒忘了说正事。”崔妈妈赶紧回道,“来人说案子破了,乔县令让他带话,让姐儿安心睡着,多多休息,不用挂心。奴们这才没一早喊醒姐儿。”

“破了?”万宁惊讶出声,“这就破案了?”

“正是呢,来人说乔县令直夸姐儿您神机妙算。按照您说的,衙差去找了那个时辰骑马过西城门的人,说是有四个,乔县令一一审了后果有一个是犯人,现已经认了。”

“已经认罪了?”万宁自言自语道,“不会是乔县令屈打成招吧?”

崔妈妈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姐儿这怎么还不信自个儿了?案子破了说明您推断的准呀。”

万宁却不觉得这事会这么简单,脸色变得凝重。

崔妈妈见状,劝道:“知道姐儿心细,每个案子生怕推断有纰漏不能明冤,每每都不敢懈怠。只是既然犯人都认了罪,且丢失的孩子都已经找着了,姐儿可别再费心费神了。

听说救出的不止我们乐溪县的几个孩子,隔壁百兴县、广通县、新集县被牙子拐去的孩子都救出来了,有七八个呢。

来人说了,那些个县的县令、孩童家人纷纷过县来谢乔县令,乔县令可有脸了,那个高兴呦。所以姐儿就别再想了,您瞧您一天到晚地在外查案,饥一顿饱一顿,都瘦成什么样了。不管怎样,总是自己的身子要紧。”

万宁听之更为惊诧:“竟是牙子干的?而且还不止我们一处丢了孩子?”

“是呢,说是这拐子专挑俊俏的男孩卖去京城的楼里做小倌儿,那边儿高价买这些个孩子。唉唉,真是作孽哦,这些个腌臜畜生,以后定不得好死。”崔妈妈想起这些人的恶行,忍不住唾骂了几句。

万宁垂眸不语,眉头锁得更紧,难道是自己想多了,竟真是牙子干的事?

“妈妈还是把昨晚那件袍子取来给我穿上,我吃完早食得去衙门一趟。”万宁不放心,她得亲自去见见犯人。

“哎呀,您就安心在家吃好歇好,这案子都已经结了,您又何苦再去受累。”崔妈妈刚为她披上素雪夹棉对襟褙子,这边就见她要解了银色腰带要换上男装,心里头是既担心又心疼。

万宁正色道:“崔妈妈你是最知道我的,若我心中有疑,不去弄个清楚,那是日夜难安。”

崔妈妈知道拗不过她,只得又帮她换上圆领长袍,头发又重新梳成抓髻。

趁着万宁喝豆花、吃葱花油饼子的功夫,这边赶紧烧汤备着给万宁洗去那胭脂水粉,那边又牵了乔声瑞特地送的驴子到门口。

万宁狼吞虎咽地吃着早食,忽地想起什么,等不及咽下满嘴的油饼,鼓囊着嘴就问道:“妈妈,雀尾姐姐出去……咳咳……可有……两日了?”

话未说完,就噎着了。

崔妈妈慌忙过来轻拍着万宁的背说道:“姐儿慢慢儿吃,急什么!”

拍了半日,见她气顺了,才回道:“今日是第三日了,雀尾姑娘晚间应该就会到家。”

万宁咽下了饼子,端起青釉撇口碗喝了两口豆花汤,一边朝外走一边说道:“那我定早些回来,妈妈可要做些好菜。”

“好,好,姐儿骑着驴可得当心啊,千万别着急。”崔妈妈腿脚不便,追不上万宁,只能站在门口扶着门框子高声叮嘱。

“妈妈放心吧。”万宁挥挥手回应着,骑上驴就往县衙去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