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狗蛋的主神爸爸在这个世界是一个叫萧锦瑟的书生。他自小天资聪敏,过目不忘。七步成诗,出口绝句,一时之间名声鹤起。当地私塾更是喜不自胜,红口雪白的牙齿推断为,以后的新科状元。对他寄以厚望。萧家也是举家之力奉养这个“文曲星。”眼瞅着好日子指日可待。但,穷山恶他自幼天资聪颖,过目不忘。。...

狗蛋的主神爸爸在这个世界是一个叫萧锦瑟的书生。

他自幼天资聪颖,过目不忘。

七步成诗,出口绝句,一时名声鹤起。

当地私塾更是喜不自胜,红口白牙断定为,以后的新科状元。

对他寄予厚望。

萧家也是举家之力供养这个“文曲星。”

眼看好日子指日可待。

但,穷山恶水出刁民。

这里经历了三年饥荒,后来虽然朝廷平乱,他们稍稍收敛一些。

但,毕竟山高皇帝远。

这里依旧时不时有流寇犯乱,萧家也勉强算得上这里的“高门大户。”

加上萧老爷时不时的提着鸟笼,出去吹嘘自己的家产如何的富足。

外人都道萧家“家财万贯”。

说者是吹牛,听者是劫命。

他家遭人内外勾结,

一夜之间给洗劫一空。

甚至抢夺过程中,因为财产的数额和估算出入太大。

甚至还出了人命。

翌日······

从私塾闻询赶来的萧锦瑟,双目无神的盯满地的残垣断壁。

以及用草席覆盖着面目全非的尸体无声的哭泣。

原本还能解决温饱,做身新衣裳的萧家。

就这样因为萧父的夸大其词给流寇席卷一空。

甚至恼羞成怒的他们,连庭院也给一把火点燃了。

他的父亲死于流寇的刀下,母亲也因为胸口那不深不浅的一刀。

生命垂危······

无可奈何的他,急需银子给母亲医治伤口。

左思右想,咬咬牙,揭下了李华年贴在猪肉摊面前的告示。

那告示赫然写着,给李家当上门女婿,得三十两聘礼。

聘礼?

对,就是聘礼,而不是嫁妆。

三十两?

足足三十两呢。

对于无家可归的他们来说,是个天文数字。

萧锦瑟看着手里的榜文苦笑着。

都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这话一点也不假。

想不到他堂堂七尺男儿,居然为了生计出卖“肉身。”

少年的手在袖子里紧紧的拽着。

一脸的灰败。

这个屠夫的名声和为人是人尽皆知。

他,虽然常年读圣贤书。

但也略有耳闻。

总之,那样的娘子,他心里是不接受的。

本来专心致志卖肉的李华年,抬眼看着掀榜的男子,顿时笑逐颜开。

这男人长得唇红齿白。

鼻子高耸,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那一身的书卷气,一看就不是“泥腿子”。

可比之前那些地痞无赖,或者乞丐流氓要顺眼多了。

这告示可是前几天,她花了两文铜钱找街面的先生写的。

不过来买肉的多半都不是识文断字的。

她看到有好看的后生,也是直言不讳的解释着。

当下也就一传十,十传百了。

不多时,就来了很多掀榜的人。

当然,那些人不是贪李年华这个人。

而是那三十两白花花的银子。

可这几天来的人,几乎都是歪瓜裂枣。

别看李年华成天和猪肉打交道。

她也不喜欢满脸横肉,或者是贼眉鼠眼的男人。

见萧锦瑟长得确实玉树临风,比之前的那些男人都好看。

当即拍出三十两纹银。

拉着萧锦瑟就去拜了堂。

可萧锦瑟是个读书人,心里本来就看不上一个屠夫出生,而且还是威名在外的“母老虎。”

当晚。

他理直气壮的拒绝了圆房。

本来就脾气暴躁的李华年,立刻从屋里拖出他奄奄一息的母亲。

冷眼相对道:“你母亲还有一口气,就是用你卖身的钱吊命的。”

“你居然不肯圆房?我今天就要霸王硬上,你能奈我何?”

萧锦瑟的母亲受不了这种气。

毕竟她之前也是个养尊处优的当家主母。

虽然并不富足,但没人给她气受啊。

从萧锦瑟出生,她就想着要给儿子物色什么样的儿媳。

或端正的,或娴熟的。

最好是书香门第,或者位高权重的。

她儿子才学好,以后考个状元,当个驸马也是绰绰有余的。

但就是从没想过,儿媳妇是个屠夫啊。

而且还这么粗鄙不堪。

当即给李华年刺激的,一口气没上来,一命呜呼了。

似乎还死不瞑目······

至此,原本就对李华年心生怨恨的萧锦瑟,更是把她记恨上了。

他心里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叫嚣着。

“面前的李华年不是他的娘子,是他的杀母仇人,他们有不共戴天之仇。”

可李父宠女无度,觉得女儿气死了婆婆,也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甚至还有些沾沾自喜。

毕竟以后没有婆婆的约束,李华年就可以为所欲为。

他自己的身体,他也是知道的。

怕也是过不了这个冬天了。

对于李家的所作所为。

萧锦瑟虽然沉默寡言,但是都一笔一划都记在心里。

当晚他一卷破草席埋葬了母亲,就暗暗发誓,一定要想方设法逃离这个地方。

毕竟他现在已经无牵无挂了。

于是,

有了心思的萧锦瑟看似在李家默默无闻充当透明人,但却一直在寻找机会。

李父还是没能挺过那个冬天,走在了寒冬腊月。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萧锦瑟席卷了李华年所有的财物。

甚至还一把火,点燃了她的房子。

晚上在萧锦瑟甜言蜜语下灌了半斤白酒的李华年。

就这样在睡梦中,没有哼一声就成了一具焦炭。

从此,

萧锦瑟改名换姓走上科考的路。

甚至不负众望考取了金科状元。

但,他毕竟是这个世界的反派爸爸,

总不可能顺风顺水的。

他注定要成为这个世界的炮灰。

在他“功成名就”的路上。

也不是顺风顺水,也苦难重重。

穷困潦倒的时候遇上了当时的气运之女,沐彤。

沐彤对萧锦瑟有知遇之恩,给了二,三两银子,又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安慰话。

但,就这样成了萧锦瑟心头的白月光。

后来气运之女的心上人三皇子因为“谋逆”败露,需要一个人出来顶罪。

沐彤哭哭啼啼的找到萧锦瑟,希望他能想办法。

能以一己之力扭转乾坤。

萧锦瑟虽然知道那是一条不归之路,但还是义无反顾的答应了。

为了沐彤,他甚至“卖主求荣”。

为三皇子力缆狂澜,硬是改变了当时的局面。

因为他的大包大揽,老皇帝干脆拔出萝卜带出泥,除了三皇子一党,其他的全部给剿灭了。

三皇子成了唯一的继承人。

晚景凄凉的老皇帝,迫于重重压力,只好迫不得已“荣升”为太上皇。

没几日居然饿死了。

不······传闻是暴毙在太上皇殿了。

年纪大了,生病是很正常的。

至此,一代枭雄萧锦瑟给五马分尸,后被抛尸荒野。

成了人人唾弃的“谋逆犯”。

气运之子和气运之女手牵手,肩并肩统治了这个世界。

李华年:…… MMP

狗蛋你出来,我们来聊聊气运之女璀璨的人生好么。

不,是人参!!!

大爷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