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不!是大白萝卜。十块钱六斤的大白萝卜。狗蛋,你和我从实招来。为毛女主光环如此亮瞎我们的狗眼!但是是一饭之恩。几句好听啊的话。就那两三两银子·····他竟然不惜牺牲为她死无全尸,肩负着“不臣”之心的罪名。尼玛,萧锦瑟这狗东西,在李华年家里但是整整十块钱六斤的大白萝卜。。...

不!是大白萝卜。

十块钱六斤的大白萝卜。

狗蛋,你和我从实招来。

为毛女主光环如此亮瞎我们的狗眼!

不过就是一饭之恩。

几句好听的话。

就那三五两银子·····

他居然不惜为她死无全尸,担负着“不臣”之心的罪名。

尼玛,萧锦瑟这狗东西,在李华年家里可是足足吃了两年的边角肉啊。

甚至都把那三十两的嫖资花完了。

还没有“交货。”

三十两可是三五两的倍数啊。

他的书都到读屁股眼里了么?

不知恩图报也就算了。

最后不仅点燃了人家的房子,还把李年华变成黑漆漆的焦炭。

这,尼玛的,是人干的么?

为啥?

狗蛋:……你是对我的反派爸爸收了“嫖资”,却没有交货而义愤填膺么?

···我怎么听出了你话里话外的意思。

要懂了装不懂么?

至于成焦炭那个,你只是顺带提一下。

李年华:不,别想歪,我没有馋他的身体。

【对了,李年华小姐,昨晚你想霸王硬上弓,我的爸爸正生你的气呢。】

眼下,你要千方百计修复你们之间的关系才好。

李华年:我······两个人的关系裂缝都和银河系那么宽。

我·········一个人怎么修复?

小可爱哒,距离你给烧死,反派爸爸逃离,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哦。

这·······

【你可是不畏艰险的,要知道主神可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以后好处肯定少不了你的。】

以后的好处,她不知道。

但是,

目前而言。

她觉得只有坏处。

李年华偷摸望了眼,院子里正在用竹苕子拍打晾晒衣服的萧锦瑟,身体不禁一阵恶寒。

反派主神爸爸肯定不打无准备的仗。

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深思熟虑。

所以,

他现在心里就想着怎么把李年华给“结果”掉。

别看他软弱可欺的样子,下手烧房那可是快准狠啊。

“要不,狗蛋我先下手为强吧?”

李年华说着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可爱哒,答应我要做个三观正正,又勤劳好学,不怕艰苦的好孩子好吗?不要试图去弄死主神爸爸,因为这是违反我们之间的规则的!】

狗蛋的声音适时响起。

它怕要是不提醒这位。

这位一定不会手下留情的。

反派BOSS娇养系统,只为反派逆袭而生。

毕竟那主神爸爸的碎片可不能沾染了太多的狂暴气息。

要不主神回归后,三界不天翻地覆了?

【所以李年华小姐,你要爱护我的主神爸爸知道吗?让他感觉到爱的温暖。】

所以你是不能对反派主神碎片下毒手的,这是三千大道的法则。

要不快穿世界不就乱套了。

?········你闭嘴。

【李年华小姐,你可以想办法和反派爸爸亲热啊,让他慢慢消除烧死你的信念啊,你们一起手拉手干掉气运之子啊。】

你想想你们这个世界的名字啊。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萧锦瑟,李华年。

你们是天生一对哦,一定要百折不挠哦。

相信你,可以的。

要加油哦。

李华年:……你真是个狗蛋。

不,操蛋。

好想当甩手掌柜啊。

你给我闭嘴。

她刚来这个世界,就应该果断、英勇的一头撞死。

现在好想就地行动啊。

可怎么破?

单看现在萧锦瑟对她的态度。

她就觉得狗蛋说得美好愿望,实现起来好生艰难!

别说亲热了。

估计是牵手都困难吧。

不,如今已经到了两两相厌的地步了。

怎么化干戈为玉帛呢?

她,抓耳挠腮。

这时,院子的门被轻轻推开,一个顶着满脸油光,穿着暗红衣服的胖女人,一脸喜庆的挥着帕子进来。

人还没有到,那掐媚的声音已经飘荡了满院子。

“李华年啊,你托我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你这可要好好犒劳我哦。”

那媒婆经过萧锦瑟身边时,还肆无忌惮,上上下下打量着他,不仅发出邪肆的笑容。

甚至还拿帕子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这······

“李家娘子,这就是暖情酒,别说人了,就是牛喝几口也疯的不行,你就尽管放心啊。”媒婆夸下海口。

“到时候就在里面的房间里成事吗?童叟无欺都是一个价吧?”媒婆瞟了眼院子不安的问道。

来的路上,她可就想过了,这鲜嫩的男人,她一定要尝第一口。

可不能让李华年坐地起价了。

“那个,你先把这东西放下,容我再想想。”李年华有些郁闷的说道。

“哎···我说李家娘子啊,你怎么能讲一出是一出呢,我这大费周章才办好这件事呢。”

“为了办这事,我这几天连口水都没有顾得上喝,就光给你办这事了。”

“你怎么能说变卦就变卦呢。”媒婆一脸的不高兴。

如果李华年反悔了,她的算盘可就落空了。

今天,她可是特意穿得花枝招展呢。

这前几天还信誓旦旦的,今天怎么就变卦了?

最后还是李华年从里屋拎了块两斤重的五花肉给她。

媒婆这才笑逐颜开的说回家去等消息。

原主也是够够的。

本着得不到就要捞回本的信念。

萧锦瑟那碰了一鼻子的灰,决定要萧锦瑟“以身抵债”。

这不就寻上“不正经”的媒婆了。

他萧锦瑟不是看不上她是个屠夫么?

那么好。

于是。

恶向胆边生。

她居然和媒婆一商量,决定让萧锦瑟喝那暖情酒。

然后陪周边的寡妇啊,老妇啊,欲妇啊····等等。

总是要挣回那三十两银子的本。

李华年:······这脑回路清晰脱俗啊,原主真是死有余辜啊。

可刚萧锦瑟看她的眼神,分明是知道她的计策了。

见萧锦瑟的目光落在那瓶黑色的暖情酒上。

李华年忙收起来,说道:“这个是我买来擦伤口的药酒。”

“你哪里摔伤了?那要不要我帮你擦药酒?”萧锦瑟的嘴角噙着不明所以的冷笑。

“不要了,我自己够得着。”

笑话,这可是猛药了,她又不找死的。

你,萧锦瑟能放火烧死我。

肯定不会那么好心替我败火的。

“哦,这样啊。”萧锦瑟说着一个踉跄晕倒了。

晕倒了?

晕了?

“狗蛋,你主神爸爸确定不是在碰瓷?”

李华年那饱满的嘴唇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双手高高的举了起来,很认真的问道。

“狗蛋,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啊。”

是他自己碰瓷都碰的这么理直气壮。

你可是我的人证哦。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