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第四章恨意从威仪赫赫的摄政长公主,一下子再做回人畜安全无害,柔善柔弱的大公主,赵盈实是有些并不大养成。走后了昭宁帝和孙婕妤,她才猛地惊觉到,后背浸了一层的汗。因为未来的日子里,要不然有可能会,再也没有别看见昭宁帝才最好是但是——身上黏腻着不很舒服,头上伤又不能够沐送走了昭宁帝和孙婕妤,她才猛然惊觉,后背浸了一层的汗。。...

第四章恨意

从威仪赫赫的摄政长公主,一下子再做回人畜无害,柔善娇弱的大公主,赵盈委实有些不大习惯。

送走了昭宁帝和孙婕妤,她才猛然惊觉,后背浸了一层的汗。

未来的日子里,要是有可能,再也别见到昭宁帝才最好不过——

身上黏腻着不舒服,头上有伤又不能沐浴,赵盈有些心烦起来,打发小宫娥去备热水给她擦身子。

等她换了一身干净衣服,重新上过妆,挥春去把她的药端来时,才跟她回话:“皇上罚了刘淑仪一年的例银,说往后嘉仁宫的一应用度,只许内府司按修容的份儿供给,只不许慢待了三皇子和二公主的份例就是的。”

赵盈揉着太阳穴的手一顿,缓缓睁开眼。

铜镜里的女孩儿肤白赛雪,明眸善睐,却早不是她记忆中的模样。

记忆中的她,杀伐果决,为赵澈清除那条路上的障碍时,从不手软。

现下这般模样,是不曾见过血,更不曾染过血的。

她挪开眼,不想再看。

“刘淑仪大概恨死我了。”

挥春抿着唇:“公主是皇上和太后娘娘的心头肉,她敢。”

她当然敢。

她不光是敢,她还会在六个月后,给她投毒呢。

刘氏在宫里头熬了十几年,才走到今天这一步,做了个淑仪。

前世这一年的九月,刘淑仪在宫宴上手抖,泼了她一身滚热的茶,她左手整个小臂被烫的全是泡,疼的撕心裂肺不说,御医说一个不小心,还会留下疤痕。

昭宁帝大怒,降了刘淑仪的位分,又怪她毛手毛脚,说只怕她养不好女孩儿,把赵婉送去了太后宫里,不许她见。

她恼恨了三个月后,终于向上阳宫投了毒。

“她敢不敢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更恨我的日子,且在后头呢。”

·

刘淑仪的嘉仁宫一片狼藉,连她晋修华时得的一柄羊脂白玉嵌红玛瑙的如意,也被摔碎了。

她身边大宫女云兮见劝不住,怕她越发要惹怒昭宁帝,赶忙去请了赵婉来。

赵婉十三了,相较赵盈的端方大气,她更像是江南水乡养出来的女孩儿。

柔婉的,娇滴滴的。

可娇滴滴的女孩儿此时面色阴沉:“母妃把嘉仁宫砸成这样,给父皇知晓,岂不白担一个怨怼的罪名吗?”

刘淑仪手上的那只琉璃瓶子,就没再摔下去。

赵婉踱步上前去,一把抢下来,交给宫娥去安置,拉了刘淑仪一把。

母女两个往西暖阁去,她只吩咐云兮将正殿收拾干净,再不许嘉仁宫的宫人胡说去,余下一概不管。

刘淑仪面如死灰:“我知道你父皇从来偏心赵盈,可他们姐弟两个打的你死我活,与我什么相干!”

她恨极了,咬紧了后槽牙,恨不得能从谁身上咬下一块肉来似的:“我也去看顾赵盈了,也替赵澈求情了,这两个,没有一个是从我的肚子爬出来的,他们要打人杀人要闯祸,凭什么责罚我!”

赵婉眉头紧锁:“母妃怎么说糊涂话?三皇弟养在母妃宫里,他有了错处,不是母妃担待,却该谁来担待?”

“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亲母妃宋氏要还活着,出了这桩事,他就是把赵盈打死了,皇上也不会怪罪宋氏半个字!”

她越说越不成体统,赵婉听得胆战心惊,真恨不得上去捂她的嘴。

赵婉咬咬牙:“母妃若不想好,也想拉着我一起死,只管没遮没拦的说这些吧!”

她便是年纪小,也知道,去了的宋贵嫔在父皇心里是什么样的地位。

当年宋贵嫔病故,父皇辍朝半月有余,朝臣们跪在太极殿外苦求,父皇置若罔闻,一概不理。

要不是太后请了祖宗家法,还不知要如何收场。

后来又说要给宋贵嫔追封——她生前就已是贵嫔之尊,位次仅次于皇后,再要追封,岂不是要给她个皇后之尊吗?

冯皇后几度哭死在凤仁宫中,朝臣们又日复一日的上折子,杀了一批,罢黜了一批,再然后,又是太后出面,此事才不了了之。

赵婉小手攥紧了拳:“昨夜出事,我就知道一定不好,父皇今日回鸾,嘉仁宫自然少不了责罚,母妃心里难道就没个准备吗?”

“责罚归责罚,这算什么?罚了我一年的例银也算了,嘉仁宫的用度只许给修容的份!”

刘淑仪一跺脚:“我苦苦熬了多少年,何时不是勤勉恭谨,端着十二分的小心去伺候的?”

“可父皇金口已开,母妃你在宫里闹成这样,传出去,你打算怎么收场?”

“我……”

“你不想着怎么挽回父皇的心,只一味地撒泼吗?”

刘淑仪一怔:“你说我什么?”

赵婉揉眉:“我不是要说母妃撒泼,只是……”

她见刘淑仪隐有哭喊的架势,忙上前两步去,挽上刘淑仪的手:“我有法子,勉强替母妃争回些父皇欢心,不至于嘉仁宫一冷再冷,往后怎么样,只能往后再说了,好在母妃还养着三皇弟,把他养好了,将来发达的日子还怕没有吗?”

“你说得对,养好了赵澈,比什么都强。”刘淑仪咬咬牙,“可你有什么法子?”

“我叫人煮了燕窝粥,一会儿去清宁殿见父皇,余下的,母妃就别管了。”

刘淑仪啊了声,反握上她的手:“你现在去,你父皇会不会迁怒你?还是等等吧?”

赵婉心下才软了软。

她这个母妃,不争气,头脑简单,但纵使有千万般的不好,却从来是真心疼爱她的。

生怕她不好,生怕她受了冷落。

赵盈几乎是独得了父皇的宠爱,连几个兄弟也比不过,她从小活在赵盈的阴影下,母妃最怕的,便是宫里那些拜高踩低的,捧着赵盈,作践她。

赵婉往刘淑仪身上靠了靠,小脑袋枕在她肩头:“不会,我晓得分寸,不会惹恼了父皇的。”

刘淑仪还是不放心,赵婉拍了拍她手背:“父皇虽然责了母妃,可旨意明说了,不许内府司慢待了我和三皇弟的用度,可见内府司拜高踩低那一套,父皇心里有数,怕我受委屈,才特意这样吩咐的,好好的,只要我不说错话,父皇不会连我一并恼了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