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太好了,侧福晋生了”,“大人,侧福晋生了”……嗯,好吵。“嗷……”好疼,谁?不明白我是谁吗,虽然被战机轰炸扔炸弹,虽然怎的有人居然趁火打劫?“哭了,哭了”,“瞧这声音,一听就明白是个壮实的,恭喜恭喜侧福晋!”嗯???这个笑的像个菊花的老婆子是谁,哎?这“嗷……”。...

温元皇后传

推荐指数:10分

《温元皇后传》在线阅读

“太好了,福晋生了”,“大人,福晋生了”……

嗯,好吵。

“嗷……”

好疼,谁?不知道我是谁吗,虽然被空袭扔炸弹,但是怎的有人竟然趁火打劫?

“哭了,哭了”,“瞧这声音,一听就知道是个健壮的,恭喜福晋!”

嗯???这个笑的像个菊花的老婆子是谁,哎?这个夫人虽然脸色苍白了点,但是真的好美呀,那些个以美号称的影视明星简直被甩几条街,这才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呀!

“%#%$……”(你好,请问我们……)

???“我这是在说什么?”

“大人,您快瞧瞧,多漂亮的小格格呀,刚刚哭得可有劲了。”

哎,这个中年大叔长得也不赖嘛。

“嗯,福晋怎么样?”

“回大人的话,虽然生产一切顺利,但是福晋到底不是生育的最佳年龄了,累着了,现在已经睡下了。”

“照顾好福晋,我还有事晚点再来看福晋!”中年美大叔严肃地说完便转身离去。

“是,大人……”

…………

来到这个世界许久的若幽东拼西凑的总算是明白了自己目前的情况:

现在是康熙朝,自己是钮钴禄府新鲜出炉的小格格钮钴禄·若幽,本来是打算叫乌尔宫额的,但是自家阿玛为了赶潮流——学习汉文化,再加上小女儿出生的时候嗓门实在是太洪亮,于是在翻了数天典籍之后起名——若幽。

自家阿玛是康熙四大辅臣之一的果毅公遏必隆,有嫡福晋一,侧福晋一,姨娘六人。

额娘是嫡福晋舒舒觉罗氏(本文设定为遏必隆的原配嫡妻),育有两子两女,两子为老大法喀和老六阿灵阿,两女为二格格玉录玳(没错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康熙帝的第二任皇后——孝昭仁皇后)以及若幽,抚养老四富保(出生时生母难产而亡,寄养在嫡福晋处)。

另有侧福晋巴雅拉氏,育有一子一女,女儿大格格佛尔果春(巴林郡王嫡福晋),儿子老三颜珠。

姨娘张佳氏,育有老二色亮;姨娘王氏,育有一女,未满周岁夭亡;姨娘舒穆禄氏,育有老五伊德;姨娘周氏、姨娘刘佳氏、姨娘杜氏,无子无女。

侧福晋巴雅拉氏因为本身出身不错,再加上长女嫁给了郡王做嫡福晋,很有些目中无人意思。不过自家额娘出身更好,有子有女,又很有手段,虽然遏必隆偏宠巴雅拉氏,巴雅拉氏也就是在言语上打打机锋、耍耍小手段,并不敢动什么手脚作大死,君不见以前那几个敢于向正院磨刀的侧福晋姨娘都不知道去哪个国度度假了吗?后来,随着二姐进宫,巴雅拉氏的小手段也偃旗息鼓了,成日里也就只能对着一众姨娘耍耍威风了。

姨娘舒穆禄氏是个厉害的角色,自入府,巴雅拉氏与她数次交锋从未占过上风,还在其的不断打压下生下了伊德,可见其高明之处。若不是其家世实在低微,恐怕便已经是侧福晋了。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府中的女人又都不是省油的灯,几乎是三天一小戏,五天一大戏,不过再如何,在众人的努力下,终归正院还是屹立不倒的。

因此,虽然阿玛冷淡,妾室不消停,但总得来说就正院而言,这还是一个比较和谐的大家庭,其他的那些眼不见为净也就是了。

虽说“一入宅门深似海”,那也是相对的,毕竟在这样的大社会背景之下,有些小打小闹的日子过得也才有意思不是吗。

对于这样的家庭环境,若幽很满意。

前世生于一个财阀世家,父母都是商业忙人,由于出生身体不太好,于是自小便跟随一位古武世家的大师学习强身健体术,但是这位大师最擅长并不是体术而是中医医术,若幽是老大师最得意的关门弟子。若幽加入特工组织,代号“彼岸”,22岁成为精英特工,27岁成为“特工之王”,掩护身份为中医教授。

经历过血海刀锋,今生,对于实力宠女(妹)的额娘和兄姊,若幽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守护家人平平安安的过完一生,也不错不是吗?

“妹妹,妹妹,怎么了,是不是不合胃口呀,是不是想吃稻香村的桂花糕了,四哥去给你买?”见自家妹妹对于自己和老六带回来的枣泥糕和豌豆黄都只是尝了一口就不吃了,顿时就着急了。

富保虽然与若幽不是一母所生的亲兄妹,但是自小一起长大,和法喀、阿灵阿并无什么区别,对于若幽这个最小的妹妹也是宠爱的不得了。

若幽回神,看看自家四哥又看看自家六哥,再看看自己藕节似的小胳膊,在两双探照灯似的目光下,淡淡开口,“不是,味道不错,就是我更想用晚膳。”

舒舒觉罗氏恰好听到若幽的话,狠狠瞪了富保一眼,“就是,这都快到用晚膳的时辰了,你还让囡囡吃这些糕点,真是讨打。”说罢,便一巴掌呼在富保的大脑门上。

就听富保“嗷!”的一声大叫,从椅子上跳起来道“额娘,打傻了,傻了!”,之后又去踢阿灵阿,阿灵阿利索地往边上一闪,还兴奋地向若幽挥挥手,看到这一幕富保顿时就不干了,撸起袖子,追着阿灵阿满屋子的跑,看那架势是不拍到阿灵阿不罢休,那浓浓的埋怨之情溢于言表。

直到丫鬟在外面禀告说可以用膳了,为了不饿着亲亲小妹,兄弟俩的争斗才告一段落,互瞪一眼一左一右拉着若幽去前厅用膳。

至于舒舒觉罗氏,两个皮小子,在家能让妹妹开心,兄妹感情好就好,其他的小打小闹也没什么的。

对于这样几乎每天发生在眼前鸡飞狗跳的情景,若幽淡淡的笑着,这就是她的家人,这一世她发誓要守护的人。

不过,虽然已经发誓要守护家人,但是若幽并不打算随意的去改变历史,原本若幽是并不相信世界上的鬼神之说的,但是穿越这样匪夷所思的事就发生在自己身上,使得若幽不得不产生一些莫名的敬畏之心。若幽还记得,再为一个小姑娘进行针灸时,那个小姑娘正在看一部清宫剧,剧里的一个人物说“不能篡改历史,如果篡改历史,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现在都可能发生变化。”现在的若幽认为这很对,当然对于康熙一朝的历史若幽也并不是很了解,所以即便想要改变也很难。

因此,若幽决定,就努力的壮大自身的实力吧,毕竟靠山山倒,靠人人跑,不是么?依靠自己才是王道。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