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康熙帝十二年,是极其最重要的的两年,这两年的十二月十八,皇后赫舍里氏氏诞下了在康熙帝一夕留下的了浓墨重彩一笔的皇太子——胤礽,赫舍里氏氏死胎血崩但是却并也没薨逝,而已身子十分虚弱无力再难以有子嗣了。现在的的胤礽还不叫胤礽,不是叫保成,保成是死胎儿,但是赫舍里氏氏现在的胤礽还不叫胤礽,而是叫保成,保成是早产儿,虽然赫舍里氏已经很努力的保护这个唯一的希望,但是保成的身体却还是不太好,不过好消息是,只要保成能够长到五岁便没有什么大碍了,无疑让康熙帝以及孝庄太皇太后松了一口气。。...

温元皇后传

推荐指数:10分

《温元皇后传》在线阅读

康熙十三年,是极为重要的一年,这一年的十二月十八,皇后赫舍里氏诞下了在康熙一朝留下了浓墨重彩一笔的皇太子——胤礽,赫舍里氏难产血崩但是却并没有薨逝,只是身子非常虚弱再无法有子嗣了。

现在的胤礽还不叫胤礽,而是叫保成,保成是早产儿,虽然赫舍里氏已经很努力的保护这个唯一的希望,但是保成的身体却还是不太好,不过好消息是,只要保成能够长到五岁便没有什么大碍了,无疑让康熙帝以及孝庄太皇太后松了一口气。

由于皇后赫舍里氏还活着且保成的身体并不好,因此康熙帝并没有像历史上一样在其一出生便立为皇太子。考虑到保成身体并不好,康熙帝与孝庄商量过后,洗三、百岁宴都没有办,这让赫舍里氏气的吐血,坤宁宫中的瓷器换了一批又一批。

消息传到宫外,若幽很是震惊,前世时若幽虽然并不是文科生也不是清宫迷,但是拜各种清宫剧及节目,对于胤礽一出生赫舍里氏便难产而亡并被立为皇太子这样的大事还是知道的。为什么会这样,若幽并不清楚,但是若幽明白这个清朝,这个康熙朝的历史已经拐了弯,这已经不是历史上的清朝了。

若幽松了口气,如此也就不必担心了,或许有些安排也可以进行改变了。

作为当朝贵妃娘娘唯一的嫡亲妹妹、一等公的嫡女,若幽有幸参加保成阿哥的周岁宴,保成不负众望地抓了印章,康熙帝很是高兴,为嫡子赐名胤礽,同时为保清阿哥赐名胤褆。

抓周宴的主角胤礽,虽然已经满周岁了,但是看起来比同样是周岁的孩子小了一圈。而皇后赫舍里氏虽然竭力掩盖,但是若幽仍然看出了她的虚弱。借着看小阿哥的空隙,若幽为胤礽探了脉,先天不足,后天虚不受补,好好将养,应该可以活个四五十岁。

抓周宴结束后,若幽与舒舒觉罗氏随着贵妃钮钴禄氏一并来到了永寿宫,说起来,若幽已经许久未见自家姐姐了,自康熙九年入宫后,姐妹再未曾见面了。若幽感觉做了贵妃的姐姐比之未嫁时更加高冷了,借着说话,若幽为钮钴禄氏贵妃探了脉,震惊的发现自家姐姐身体受损再无法有孕了。

趁着钮钴禄氏身边的嬷嬷带着舒舒觉罗氏去拿东西,若幽问出了自己的疑惑,钮钴禄氏开始是震惊的,之后很快恢复平静,摸着若幽黑亮柔软的发,感慨地道“一转眼,还要姐姐抱的小丫头也长大了呀!”

“为什么,姐姐!”

“幽儿,姐姐多希望你永远都不要长大,多好!这宫中就是个大染缸,虽然姐姐无法再有自己的孩子了,不过,姐姐并不沮丧,这样也好,就没有什么了,姐姐会保护好我们的小宝贝的。”钮钴禄氏贵妃顿了顿,“幽儿,不要告诉额娘可好?”

若幽明白这样是最好的,便点点头。

回去的路上,若幽开始思考究竟是谁下得手呢?首先排除的便是孝庄太皇太后,因为若幽的外祖母是孝庄的嫡亲堂妹,算下来钮钴禄氏及若幽其实也是成吉思汗黄金血脉的后代。至于皇帝,现在皇帝还在倚重自家阿玛,因此暂时也不会对姐姐出手。

那么不是赫舍里氏便是佟氏了,至于其他的如纳剌氏、马佳氏等人一是位份不够,二是家世人脉不行,三是目前段数还不是自家姐姐的对手。自家姐姐中的药很是难得,对比佟氏,赫舍里氏的可能性最大,也有可能是两人联手了,毕竟不管对谁来说,自家姐姐都绝对是个大威胁。

理清思路后,回到院子的若幽开始联系手下进行调查,调查的方向自然是那药了,这药的成分其中最为重要的是一种雄麝的红麝香,也称当门子,自家姐姐中的还是那种经过高度提炼的。

或许当门子对于大家族来说费些力气还是可以找到的,但是像这种高度提炼的就不好弄,可能一斤的当门子都未必能练出来一克,这可是大手笔呀,其中所用人力物力财力不可小觑。

不过由于若幽来到这个世上的时间还短,手下可用之人还不是很多,目前宫中的消息零碎的、无伤大雅的能够探知,再深的就不是现在若幽能够探知的了。因此,若幽只能从世家着手了。

“嘟嘟,嘟,嘟嘟。”一阵轻微的敲窗声传来。

“素心,带进来吧。”

“是,格格。”

素心是若幽的心腹,不仅仅是若幽身边的贴身大丫鬟,同时也是若幽最忠心的手下,若幽的事情很多她都知道。

若幽目前的素字辈大丫鬟有:素心,武功上乘,总管大小事务;素蕊,喜好奇门遁甲,负责衣饰;素沁,擅长用毒,负责吃食;素颜,轻功上乘,负责起居摆设及消息传递。

只见素心带进来一个约莫十六七岁长相普通的丫鬟。

“属下凤十三,参见主上。”

若幽手下明暗两路人手,暗处的精英组均以暗字为代号;明处的精英组,男子以风为代号,女子以凤为代号,数字代表其在组织中的排名。

“嗯,说吧。”若幽看着眼前扔在人堆里都找不见的女子说道。

“康熙元年,西域进贡了两串与红玛瑙极为相似的红麝香珠。康熙三年,赫舍里家得到了一串,佟家得到了另外一串。康熙七年十月,康熙帝迎皇后赫舍里氏入宫,康熙九年二月迎贵妃钮钴禄氏、妃佟氏入宫;同年五月,赫舍里家牵头两家开始秘密搜寻此种麝香。康熙十一年,贵妃小产,再无法有孕。”

“这么说,法子是佟家的了?”

“回主上,不是佟家,方子最早是乌雅氏自前朝一个出宫避难的宫女处得来的,后来被纳剌氏所得,纳剌氏又进献给赫舍里氏的。赫舍里家之所以拉上佟家,也是因为担心佟家发现留下祸患。”

“此事是索额图和明珠经手了吗?”

“回主上,方子是明珠亲自交给索尼的,索额图与佟国纲亲自带队去的西域。”

“呵,好一个赫舍里氏,好一个佟氏,好一个纳剌氏!你先回去吧。”

“是,属下告退。”凤十三行礼告退。

若幽转头望着窗外绚烂的晚霞,未在说话。

素心看着窗边身披红光的主子,明明是绚烂的晚霞之光,却好似是血光漫天,让人发颤。

许久,等到天色暗下来了,暗中远远传来清冷的女声“点灯吧!”。

蜡烛亮起的一瞬间,素心看见了若幽勾起的唇角,根本不像是小女孩的笑而是来自地狱的召唤,让人惊心。

赫舍里氏、佟氏、纳剌氏,哦,还有乌雅氏,我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