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随后,若幽便隔三差五的让舒舒觉罗氏递牌子入宫,因为与博尔济吉特氏有些血脉关系,再再加钮钴禄氏也希望能自家妹妹能有个好姻缘,因而也会时不时带着若幽去给孝庄太皇太后和孝惠皇太后请安,两宫皇太后对于有些黄金血脉、通晓蒙语又落落大方的若幽很是深受,但对于若幽而言,对比权力欲、掌控欲极强的闻名后世的孝庄文皇后,她还是更喜欢一直笼罩在孝庄光环之下的孝惠章皇后,这位皇太后是这个宫中难得的聪明人,也是难得的洒脱人。。...

温元皇后传

推荐指数:10分

《温元皇后传》在线阅读

此后,若幽便隔三差五的让舒舒觉罗氏递牌子进宫,由于与博尔济吉特氏有些血脉关系,再加上钮钴禄氏也希望自家妹妹能有个好姻缘,因此也会不时带着若幽去给孝庄太皇太后以及孝惠皇太后请安,两宫皇太后对于有些黄金血脉、精通蒙语又落落大方的若幽很是喜爱,但是孝庄到底考虑到一些原因,虽然对若幽印象不错,见过几次之后便推说自己年纪大了经不住孩子们热闹,不再见若幽了。

对于若幽而言,对比权力欲、掌控欲极强的闻名后世的孝庄文皇后,她还是更喜欢一直笼罩在孝庄光环之下的孝惠章皇后,这位皇太后是这个宫中难得的聪明人,也是难得的洒脱人。

如今宫中蒙语一流的只有博尔济吉特庶妃,是现任科尔沁亲王的嫡幺女,性子与先帝废后静妃的性子简直如出一辙,对于并非一脉且继任原本属于自家的皇后之位的孝惠章皇后并无好感,是只认慈宁宫(孝庄太皇太后居所)而不认宁寿宫(孝惠太后)的,对于宫中的这位皇太后更多的是无视。

因此对于精通蒙语、性情温和的若幽,太后很是喜爱。有孝庄太皇太后在前,什么阴谋阳谋也与处于透明状态的太后无关,因此对于孝庄和皇帝不讨厌的,太后便可以由着自己的喜爱了。后来,遏必隆身体不太好,若幽便不再递牌子了,但太后仍三五不时的便会召若幽入宫。

康熙十五年十月,遏必隆去世,享年五十六岁。嫡长子法喀承袭爵位,由于在擒拿鳌拜时遏必隆出力不少,后来又比较有眼色的主动辞去辅政大臣之职,请求在家养老,虽然康熙帝没有让其致仕,但到底还是很满意的,再加上遏必隆也没做什么作死的事,又觉亏欠贵妃钮钴禄氏、不想让赫舍里氏做大,因此在遏必隆逝世后,特下旨法喀不降等袭爵,阿灵阿加封三等轻车都尉,也算是施恩于钮钴禄氏一族了。

其实于若幽来说,对遏必隆的去世并不会悲伤过度。若幽是遏必隆的老来女,但由于舒舒觉罗氏并不得遏必隆宠爱,遏必隆偏宠巴雅拉氏及舒穆禄氏,回府后若非有重要的事情与舒舒觉罗氏商量,一般都是到这二人处,再加上前朝形势严峻,因此对若幽也只是一般,若幽一年里能见到遏必隆的次数真的是两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真可以用熟悉的陌生人来形容父女俩的关系。

遏必隆去世法喀袭爵前,法喀是正五品的分管佐领,富保是正七品的翰林院编修,阿灵阿倒是年少有为因为武力值高十五岁成为武状元目前是御前三等侍卫,但随着遏必隆去世,所有人都要回家丁忧三年,三年可是可以发生很多事情了,远离朝堂三年便意味着远离政治中心三年,对于无甚根基的三兄弟来说,以后能否起复都是个未知数,因此钮钴禄氏嫡脉看似尊贵,却不过是空有爵位而无实权罢了。

法喀袭爵后若幽及舒舒觉罗氏母子几个的生活真是不要太好。遏必隆七七之后,公府便分家了。府中便只剩下舒舒觉罗氏,法喀并福晋富察氏及嫡子讷亲、代岗,富保并福晋齐佳氏及嫡子舒朗,阿灵阿以及若幽了。

由于有遏必隆的前车之鉴,因此,兄弟几个在与舒舒觉罗氏商量过后决定:年过四十无子,方可纳妾,并将这一条写进家规。舒舒觉罗氏除了含饴弄孙,便是颐养天年了。

因着遏必隆去世,若幽便在家守孝不出。太后怜惜若幽,待遏必隆去世一年后便宣若幽入宫小住。

长期陪伴在太后身边,使得若幽在宫中行事更加便捷,为了不引起孝庄的怀疑,若幽在宫中安插的人手都是在不起眼的地方,并且进展很缓慢,细水长流嘛。

宫中的日子过得还是很平静的,只不过又夭折了一位公主,并两位流产的小嫔妃,好在还是平安出生了一位小公主,行五。在看不见的地方,却是暗流涌动。

康熙十七年八月,索尼病逝,享年七十一岁,也算是寿终正寝了,毕竟“人活七十古来稀”。索尼的死对整个大清来说无异于是一场超级大地震,前朝后宫的各方势力都将重新布局,对赫舍里家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噩耗。

索尼之于赫舍里氏而言不仅仅是一家之主、精神支柱,更是赫舍里氏一族的定海神针。而索额图与其父亲相比,威望、能力、眼光等综合起来看,不过是守城有余罢了。消息传到宫中,赫舍里皇后悲痛不已,身体本就不太好,听到这个消息直接就病倒了,不知这病倒的原因是因为祖孙情深呢,还是因为最有力的依靠没有了呢。但毫无疑问的是皇后赫舍里氏的病真的很重,因此孝庄太皇太后下旨:除夕宫宴由贵妃钮钴禄氏主持操办,佟妃协助。

皇后赫舍里氏不仅除夕宫宴未曾参加,便是初一需要帝后一同的祭天仪式也没有参加。

康熙十八年四月,由两宫太后主持进行三年一度的八旗选秀。

赫舍里家、佟家均有秀女参选。

经过一月的大选,共有十四人入宫,全部为庶妃,佟家的庶女入选。

八月,乌雅氏生下皇十二子胤禛(康熙还没有改玉蝶),但是由于乌雅氏身份太低,贵妃钮钴禄氏成为皇十二子的养母。

钮钴禄氏成为胤禛的养母,这让若幽有些惊讶,不过后来收到手下传来的消息便也不惊讶了。

康熙怀疑早年宫中皇嗣夭亡是赫舍里氏做的手脚,贵妃家世弱有养子,也算是给皇后的一个警告。至于为何不是佟氏,呵呵,佟氏在去年生下了一个小皇子,宫中地位最高的三人就只有贵妃无子了。

九月,舒舒觉罗氏病了,若幽回府侍疾。其实,舒舒觉罗氏不过是得了风寒,不过由于来得比较急看着很厉害。

正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舒舒觉罗氏的病一直到年底才彻底痊愈。

就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件大事,皇后赫舍里氏终究还是没能熬过这个冬天,于十二月十八薨逝。历史总是公平的,虽然赫舍里氏没有在胤礽甫一出生便薨逝,但终归是在胤礽出生的这一天薨逝,只不过晚了五年,这个克死生母的名头终究还是落在了胤礽的身上。

赫舍里皇后丧仪上,年仅五岁的胤礽难过于生母的薨逝,却还不知道自己以后的日子会发生怎样的改变。

康熙十九年正月初一,帝携贵妃钮钴禄氏祭祖宗家庙。

正月十五,晋贵妃钮钴禄氏为皇贵妃。

由于赫舍里氏没有死在最好的时候,推迟的这五年,让康熙与她渐渐离心,尤其是赫舍里氏的临死一击让康熙彻底斩断了对她的最后一点情分,因此对于赫舍里氏所出的胤礽便也没有如历史上一般手把手带大的感情了。

赫舍里氏临死前做了什么会让康熙如此厌恶于她呢?赫舍里氏向钮钴禄氏、佟氏及所出小皇子、纳剌氏、马佳氏下了会让人虚弱的药,首当其冲的便是钮钴禄氏,太医断言钮钴禄氏的寿命也就三到五年了,之所以没有给胤禛下药是因为他玉碟上的生母仍是乌雅氏;佟氏的小皇子夭亡在了十一月二十三日,佟氏病倒,太医诊脉得出:心脉郁结,加之中了极霸道的药损了身子的根本,恐寿数有损;至于纳剌氏与马佳氏由于二人为康熙生育过数子虽都只有一子存活但绝不可小觑,因此二人以后都不能有孕了,二人所出皇子皆养在宫外,没来得及出手而逃过一劫。

不得不说,赫舍里氏的这一手玩的太绝,高位以及可能受封高位的嫔妃被一网打尽,可能威胁到胤礽的皇子差点都被赶尽杀绝,也难怪康熙震怒了。

康熙十九年五月初五,康熙帝大封六宫,皇贵妃钮钴禄氏赐封号:昭,妃佟氏晋贵妃,庶妃博尔济吉特氏封妃,庶妃纳剌氏封惠嫔,庶妃马佳氏封荣嫔,庶妃郭络罗氏封宜嫔,庶妃董氏封端嫔,庶妃王佳氏封敬嫔,庶妃李氏封安嫔,兆佳氏封布贵人,庶妃那拉氏封通贵人,庶妃刘佳氏封顺贵人,庶妃李佳氏封贵人,庶妃周氏封贵人,庶妃徐氏封丰常在,官女子乌雅氏封德常在。

直到七月中旬,若幽才有机会进宫见到钮钴禄氏。

“臣女参加皇贵妃娘娘,皇贵妃娘娘金安。”若幽蹲身行礼。

“荷香,快把小格格扶起来,一家人不必如此,快座。”

若幽起身后便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从外表上看钮钴禄氏与之前见到的并没有不同,待若幽把脉后,却是明了,钮钴禄氏就像是一个上了发条的闹钟,一旦停止摆动,那些病患就会立刻摧毁钮钴禄氏的身体,钮钴禄氏也就剩下三年的时间。对此,若幽不是不懊悔、不愧疚,若幽甚至是恨的,恨赫舍里氏也恨自己,如果不是自己放松了警惕,姐姐或许也不会中招。

钮钴禄氏看出了若幽的愧疚,示意众人退下,待丫鬟婆子们退下后,摸摸若幽的头,温柔地说道,“不必愧疚,不怪你的,是姐姐不够小心。姐姐的时间不多了,为了平衡前朝后宫,咱们钮钴禄氏一族嫡支必须要有人入宫,如今咱们嫡脉只有你与我两个女儿,太皇太后与皇上有意让你进宫,我如今与你先说了,你也好有个准备。”

“好妹妹,以后咱们钮钴禄氏一族就要靠你了。这次选修你没有参加,姐姐会支撑到下一次选修的,选秀入宫的贵女才不会被人诟病,毕竟选秀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

“好,我明白了,姐姐。”

“说起来,你还没有见过十二阿哥吧!走,我带你去见见。”

“十二阿哥,好可爱呀!”望着眼前白白嫩嫩,睁着一双狭长丹凤眼的小包子,若幽感觉被戳中了萌点,真是难以想象历史上那个面瘫脸四爷就是眼前的小不点。

钮钴禄氏一边逗着胤禛一边与若幽笑着道,“是吧,这可是我们的依靠呢。”

若幽的眼神暗了暗。遂扬起笑,轻轻点了点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