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康熙十九年七月二十三,康熙修改玉碟,夭亡的皇子不齿序。八月十五,立嫡皇子二阿哥胤礽为皇太子。康熙十九年九月初一,康熙帝下令亲征葛尔丹,阿灵阿随扈。康熙十九年十月十八,帝亲帅...

温元皇后传

推荐指数:10分

《温元皇后传》在线阅读

康熙十九年七月二十三,康熙修改玉碟,夭亡的皇子不齿序。八月十五,立嫡皇子二阿哥胤礽为皇太子。

康熙十九年九月初一,康熙帝下令亲征葛尔丹,阿灵阿随扈。

康熙十九年十月十八,帝亲帅中军前锋迎敌,由于西路大军未能及时援驰,帝于沙漠被围。阿灵阿带领三十余人,助帝突破重围,与大军汇合后,又向帝请令为前锋与大军骠骑营追击葛尔丹。

康熙十九年十月二十六,葛尔丹后撤八百里。

康熙十九年十一月初三,葛尔丹投降。十一月二十三,大军凯旋。

康熙十九年腊月初八,帝设庆功宴,封赏功臣。佟国维,晋从一品步军统领,佟氏抬旗入镶黄旗为佟佳氏;乌拉那拉·费扬古,晋正三品护军参领,封一等子爵;钮钴禄·阿灵阿,晋从五品东北镇关军副千户,封三等伯爵;戴佳·噶鲁(成嫔之父),晋从四品包衣佐领,封二等轻车都尉……

阿灵阿,由此成为康熙一朝凭借自己能力晋升的最年轻伯爵。

康熙二十年,正月十五蒙古藩王觐见宫宴,帝为妃博尔济吉特氏赐封号恭。这一日,帝施恩于钮钴禄氏允法喀、富保、阿灵阿探望皇贵妃。

正月十七,阿灵阿就要启程前往吉林赴任了。

到底是不舍的,一家人起了个大早为阿灵阿送行,直至送出了城外十里才不得不回。

二月底,阿灵阿到了任上,安顿好后,便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若幽给他的第一个锦囊。

“六哥,吉林将军萨老将军是个厉害的老将军,你要好好给老将军服务哦,还有就是老将军最喜欢的是六安瓜片和碧螺春,红色罐子与黄色罐子的,就当是见面礼啦!”此时阿灵阿才明白原来那两个沉甸甸的罐子里面装的是茶叶,自己不远千里带着两大罐奔驰,难怪要到了才能打开第一锦囊,怎么这么想打人呢,阿灵阿挠墙……

第二日阿灵阿到吉林将军处报道,并送上了茶叶,萨老将军很happy,下午又于阿灵阿切磋了一番,很满意。于是晚间便留下阿灵阿用晚膳,然后阿灵阿被放倒了。直到第三天,恢复过来的阿灵阿更想打人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富察家(萨老将军姓富察)酒量这么好啊啊啊啊!

阿灵阿虽是京城的世家勋贵之后,但却没有京城世家大族爷们的倨傲,是个表面豪爽实际腹黑的主儿,加之武功好长得俊,很快就赢得了富察家乃至整个吉林军上下的好感。

此时,京城中发生了一件大事。

佟国维门下有人圈地导致十八死,三十五伤,帝闻之,派明珠、索额图、李光地、福全彻查此事。

六月中旬,轰轰烈烈的圈地案结案。佟国维门人被判满门抄斩,所有犯案官员被撤职抄家流放宁古塔。佟国维御下不严,罚俸一年,官降三级,由正一品领侍卫内大臣降为从二品内阁学士,闭门思过半年。

宫中贵妃佟佳氏因为父求情冲撞圣驾,罚奉半年,禁足三月罚抄宫规百遍。

康熙二十年十一月,皇贵妃钮钴禄氏病重,贵妃佟佳氏、恭妃博尔济吉特氏、惠嫔纳剌氏共同协理六宫事宜。

康熙二十一年三月,三年一度的八旗大选开始。四月,大选结束,共十一人入选,均为庶妃。若幽以贵妃之礼入永寿宫,居永寿宫后殿;赫舍里皇后庶妹以嫔礼入景仁宫,居景仁宫后殿。由于尚未正式册封,因此一众庶妃并未到两宫太后处请安。

六月,康熙带着两宫皇太后,以及昭皇贵妃钮祜禄氏、惠嫔纳剌氏、宜嫔郭络罗氏、端嫔董氏、安嫔李氏、敬嫔王佳氏并布贵人兆佳氏、通贵人那拉氏、贵人乌雅氏、贵人周氏、常在卫氏、丰常在徐氏、伊常在、答应牛氏、答应段氏以及除了佟家庶妃以外的一众新入宫的庶妃到畅春园避暑,贵妃佟佳氏、恭妃博尔济吉特氏、荣嫔马佳氏留守宫中,处理宫中日常事务。

原本康熙并不打算带着钮钴禄氏来畅春园,毕竟钮钴禄氏身体并不好,虽然不远,但到底舟车劳顿,不利于恢复。钮钴禄氏向康熙传达了自己想要再去一次有着两人美好记忆的地方,大家都明白钮钴禄氏可能过不了这个冬天了,于是康熙便带了病重的昭皇贵妃。

若幽被安排在了距离钮钴禄氏的瑞景轩最近的延爽楼。

若幽到了延爽楼安顿好后,便来到了瑞景轩,一进月亮门便看到钮钴禄氏站在一棵特别茂盛的杏树下发呆。

“姐姐,怎的站在树下不进屋歇着?”

钮钴禄氏回头温柔一笑,“幽儿,你来了。如今日头偏西了,不晒的,比起屋子里到底还是外面自在些。”

若幽走到钮钴禄氏身旁,扶着钮钴禄氏坐在宫人们备好的软榻上,向一旁的宫人挥挥手,宫人们行礼之后便都退下了。

“这棵树是我第一次来畅春园时,与皇上一同种下的,如今也有十几年了,竟也长得如此繁茂了。”

“皇上心中有姐姐,姐姐喜欢杏花,皇上自然要讨姐姐欢心。”

“心中有我?呵,皇上的心中不仅仅有我,还有着这天下的苍生呢。他,到底不是我的良人啊!”

“姐姐不必如此的……”

“幽儿,你可愿陪我待在在这里?”

“好,幽儿一直陪着姐姐。”

许久未曾听到钮钴禄氏再言,若幽一看发现钮钴禄氏已经靠在软榻上睡着了。

钮钴禄氏的精神越发短了。

望着钮钴禄氏苍白但仍旧精致如画的脸,若幽不禁轻叹。

若幽兄弟姐妹几个都遗传了父母的优点,男的俊女的靓,容貌都是一顶一的好。

除了容貌好之外,钮祜禄氏出身正经满洲勋贵大族——正黄旗钮祜禄氏嫡脉,家世杠杠的。自身的心机、能力、手段各方面也都是上上之选。就这些基本方面来说,钮祜禄氏别说是做宗族大妇了,便是皇后也是绰绰有余的。

高端大气上档次,上的厅堂、下的厨房,可以说钮钴禄氏就是大妇标杆。

再加上若幽兄弟姐妹几个打从生下来看到的就是遏必隆偏宠妾室,要不是舒舒觉罗氏母家够厉害又生育了两子两女,颇有手段,可能正室嫡妻的地位都要动摇。在这样的情况下长大的几人,自小就特别厌恶妾室这种生物的存在。

结果康熙为了平衡前朝后宫,让钮钴禄氏入宫做了贵妃,虽然是天下第一尊贵的妾,但还真是不稀罕,这就够恶心的了,还被一个说实话各方面都不如自己的赫舍里氏压在上面,真真是给了钮钴禄氏当头一棒。

钮钴禄氏与若幽相比,钮钴禄氏其实是更适合入宫的,也是不适合的,适合是因为自身的各方面条件都好的超标了,不适合是因为对于和皇帝爱情仍有期待且从未想过会成为妾室以后要怎么办。而若幽则不同,可以说钮钴禄氏是带着世家大族嫡女的清高和骄傲的,若幽便是接地气理智的、超然世外的,而且由于前世今生父母都不咋地,若幽对于爱情没有任何期许,对若幽来说最重要的是亲情是家人,也一直为之努力,也只有面对家人时才会有情感的波动但也是理智的波动(算是半个冷血动物),虽然对于妾室厌恶,但若幽始终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

因此刚入宫时,钮钴禄氏对自己成为贵妃虽然是不屑的,每日关起门来万事不理,眼不见为净,给人一种清冷的感觉,但实际上还是对康熙抱有幻想的,毕竟哪个少女不怀春呢。

而现实太过残酷,钮钴禄氏也逐渐变得冷心冷情了。

其实若幽一直不知道的是,钮钴禄氏一共小产过两次。

第一次小产是在钮钴禄氏入宫第二年随康熙到畅春园避暑,也是钮钴禄氏第一次来畅春园,回京后的第二个月便小产了,下手的是两个庶妃,最后这两个庶妃被赐死,家人被流放。其实幕后主使是赫舍里氏、佟氏,但康熙却是没有任何表示。曾经钮钴禄氏也以为康熙心中是有自己的,但经此一事,伤心愤恨过后,理智回归的钮钴禄氏便渐渐明白了,康熙看似多情实际无情,他的心中只有江山。

钮钴禄氏还没来得及开始的爱情便被彻底扼杀了,她为自己筑起心墙,不再奢望爱情。此时的钮钴禄氏只想着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陪伴自己走过宫中漫长的岁月,也为钮钴禄氏一族留下一条后路。

然而,第二次小产,彻底绝了钮钴禄氏有孕的可能,也斩断了钮钴禄氏的最后一点心软与情丝,从此钮钴禄氏不再存有任何幻想,无畏无惧,人冷心冷,这就是若幽进宫后觉得钮钴禄氏变了的原因。

钮钴禄氏好起来后,便开始正式加入宫斗大军,她要复仇也要为若幽、为钮钴禄氏一脉铺路。揭开赫舍里皇后的真面目、打压佟氏、暗中挑起前朝后宫争端,这些无论是孝庄还是康熙都没有查到也更没有想到是钮钴禄氏在背后操纵,一步一步环环相扣,这才是真正的钮钴禄氏。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