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修真
月梢签约,VIP,古代言情,古典架空《宋朝完美生活》目录章节

宋朝完美生活

编辑:山川赋 作者:月梢

状态:完本 时间:2021-10-05 16:02:05

在读:22683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坊墙坍塌后,再次穿越女北宋生活里的那些事儿......沐清站在屋子门口,看着院子里蹲着的黄狗嘴巴大张不住地吐着舌头散热。她挑衅似的用力地挥动着手里的团扇猛扇,“呼哧呼哧”发出不雅的声响。再对上望过来可怜巴巴的狗儿,沐清不禁暗笑,幸好当初没投到畜生道,不然这鬼天气披着那身毛,还不得热死。。
展开全部

宋朝完美生活 有声小说  宋朝完美生活百度云  宋朝完美生活txt百度网盘  宋朝完美生活txt  宋朝完美生活txt下载百度云  宋朝完美生活 月梢  宋朝完美生活txt下载  宋朝完美生活免费阅读  宋朝完美生活 小说  


只站了一小会儿,沐清就觉得身上冒汗,赶紧摇着扇子进了屋,端起案几上的酸梅汤一口气喝了起来,一碗下肚,顿时畅快了许多,“用冰镇过的,喝着真痛快!”

沐清索性搁下笔,问道:“女儿在,有何不妥吗?”

“沐清不明为何非要如此小心谨慎,读书习字触了老太君的什么禁忌不成?”

“嗯?恕二爷,何掌柜?”沐清愣了愣,拍了拍手上的糖霜,低声呢喃,“奇怪,这事儿有点不对……”

沐清点点头,“省得了!沐清刚出来跑得急了,现下渴了,跟娘讨碗莲子冰糖水喝!”沐清不适时宜地打断了钱氏的话,挥着小手扇风。她晓得若是让钱氏再说下去,指不定又要唠叨到几时。

沐清着实渴了,捧着碗,“咕嘟咕嘟”地大口喝起来,钱氏无奈地笑笑,“哪里像个女儿家?以前也未见这般跳脱。也怪我见你大病初愈,这几个月没拘着你好好学规矩,倘若回了杭州还这般,只怕有人又要嚼……”钱氏顿了顿,不知想到了什么,低声呢喃道:“你若是个男孩,也许……”

钱氏从瓷盅里倒了碗糖水递给沐清,“给!今个午间许你多喝一碗。你身子底子薄,即便暑热难退,这冰镇过的糖水你多喝无益。”

沐清喝完了糖水,笑着打断了钱氏的话,“多松快一日是一日,娘你勿须担心!”沐清在碗边舔了舔,然后砸吧了几下嘴唇,“沐清回了杭州自会守规矩,不让别人说三道四。”

等钱氏绣完一朵,抬头看向沐清时,桌面上已经铺上了另一张纸,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一行字:求古寻论,散虑逍遥;欣奏累遣,戚谢欢招。

陈愈脸色一黯,钱氏也不再言语,低头凝神于绷子上那方淡绿绸面,手中的绣花针下现出朵朵琼花,宛若雪蝶飞舞。

陈愈不免讪然,咳嗽了两声,钱氏嗔道:“我说什么来着?他还真是应景,说到就到!官人,你还是快些去吧。”

“娘!”沐清大声喊着,“碧烟说要回杭州了。那杭州好玩吗?”

钱氏一听,脸上发烧,嗔怒道:“官人——孩子还在!”

沐清站在屋子门口,看着院子里蹲着的黄狗嘴巴大张不住地吐着舌头散热。她挑衅似的用力地挥动着手里的团扇猛扇,“呼哧呼哧”发出不雅的声响。再对上望过来可怜巴巴的狗儿,沐清不禁暗笑,幸好当初没投到畜生道,不然这鬼天气披着那身毛,还不得热死。

陈愈又交待了钱氏几句,便回了铺子。

虽说沐清和钱氏相处才三个月,但钱氏的性子多少还是有些了解。自然听得出钱氏虽然面上规劝陈愈,只怕她自己心里更是忐忑。加上陈愈和钱氏很少提起杭州的事,而刚才陈愈的口气也知道他对那个“家”的感情也不怎么深厚,反观钱氏此刻的神情,沐清觉得他们夫妇俩个与家中的关系并不像面上那么和谐,不然也不会五年前被“发配”来此地。

前世唐心本就是个孤儿,父母去世的早,从小寄养在舅舅家里,舅妈待她不好,舅舅又是个妻管严,不过念在死去的姐姐份上,还是偷偷攒了私房钱供她大了大学,后来,她就全凭写写画画的功底搞设计赚点外快交学费。毕业了,进来咨询公司做物流项目,好不容易混出点名堂,却出去玩时不小心丢了性命。

“无事,走,去看看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沐清见钱氏半晌不说话,神色有异,就知如她所料,陈愈夫妻在本家时肯定发生过什么事情,她扯了扯钱氏的衣袖,“娘有什么烦心事?”

“并无不妥。爹近日不在家,也不知沐清的字练得如何了?”陈愈起身踱步到了沐清身边,看着沐清纸上笔法稚嫩的“家”字,嘴角不易察觉微微弯起,抚着沐清的头发,问道:“沐清现读了什么书?”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着沐清&着家眷
    着沐清&着家眷

    碧烟瞅着沐清额上渗出细汗,忙用帕子给她拭干,取了团扇,给沐清扇风,“听说是老太君七十整寿,家里来信说让四爷带着家眷回杭州祝寿。”

  • 身份活&了下来
    身份活&了下来

    穿越来父母的疼爱让她体会到了久违的亲情温暖,那点初来时的彷徨无措、鸠占鹊巢的愧疚也随着陈愈和钱氏细心呵护慢慢消散。自此,她便以沐清的身份活了下来。

  • <p>&几时。

    &几时。

    沐清点点头,“省得了!沐清刚出来跑得急了,现下渴了,跟娘讨碗莲子冰糖水喝!”沐清不适时宜地打断了钱氏的话,挥着小手扇风。她晓得若是让钱氏再说下去,指不定又要唠叨到几时。

  • 家的恕&何掌柜
    家的恕&何掌柜

    “唉,这次是大老爷家的恕二爷和何掌柜过来的,奴婢上哪里去问啊?!”

  • 沐清喝&清回了
    沐清喝&清回了

    沐清喝完了糖水,笑着打断了钱氏的话,“多松快一日是一日,娘你勿须担心!”沐清在碗边舔了舔,然后砸吧了几下嘴唇,“沐清回了杭州自会守规矩,不让别人说三道四。”

  • 里,边&,你没
    里,边&,你没

    “祝寿?”沐清扔了个糖莲子到嘴里,边嚼边道,“这段时间娘有得忙了!也不知道这年头的杭州是个什么样?对了,碧烟,你没问问送信的你家里的情况?”

  • <p>&不知道

    &不知道

    沐清躲在角落里,等陈愈走后,才探出头来,透过敞开的窗户,瞧见屋里只剩下钱氏一人静坐失神,俏丽柔美的脸上双眉微蹙,也不知道愁些什么?是舍不得生意上丰厚的进项,还是根本就不想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