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翌日,天边泛起鱼肚白。床上的女人,蝶翅般的长睫颤了颤,一双漂亮魅惑的丹凤眼,缓缓睁开。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明杳脑海里有片刻的混沌。额头,以及四肢的酸痛,提醒着她,她好像还活着!她没有盖被子,手里不知何时抱着一件男人的黑色大衣。她嗅了嗅,是她喜床上的女人,蝶翅般的长睫颤了颤,一双漂亮魅惑的丹凤眼,缓缓睁开。。...
[!--newstext--]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