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推理破案
月流尘签约,,    VIP,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重生之妖后传》最近更新

重生之妖后传

编辑:花前月下 作者:月流尘

状态:连载 时间:2021-10-06 16:09:09

在读:1109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一夕复活,她又回了七年前。本我以为换了个身份能平安健康过一世,没想起比上一世更惊心动魄。看不透步步权谋,逃但是三世宿命。他:望着你还凑和,这辈子就你了。她:想的美!非爽文,无宅斗、宫斗,不虐、不撒糖、不狗血的剧情。雪花铺天盖地的笼罩着京城内外,紫禁城中坤宁宫,皇后方清颜正斜倚在凤榻上发呆。。
展开全部


方清颜心中一惊,忙跪地行礼,只听那内侍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后方氏,久沐圣恩,不知图报,恃宠而骄,执怨怼,进谗言,结党营私,弄权后宫,无母仪之德,行吕霍之举。今革除其封号,一应处置均由司礼监裁定。钦此。”

哥哥?她的那个同胞哥哥方万邦眼中只有利益,与她并没有太多亲情可言,为何这个声音听起来却这样亲切?

因在淮南停留多日,林家连同着林厚朴在内的十余口人皆亡于瘟疫之中,正兴帝听闻大为动容,特旨追封了康宁伯的爵位,并恩准林院使的长子袭爵。

谢曜一国之君,却在她面前自称“我”,丝毫没有摆皇帝的架子,方清颜心中泛过一丝柔情。

是的,从今日起,她就是林紫苏,康宁伯府的大小姐,和方家再无干系。

她尽力整理着纷繁的思绪,林紫苏的哥哥林问荆却没有给她适应新环境的时间,一连串的问题纷至沓来,让她不得不以原身的记忆来思考。

脑袋上一阵剧痛,让方清颜从混沌中醒了过来,她猛然睁开眼,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正映入眼帘。

毕氏留在屋中絮叨了半个时辰,那随行的大夫实在听不下去了,只好插了一句:“夫人不必忧心,府上善名远播,大小姐遭此大难而毫发无损,必是神人护佑。”

她阖了上眼,费力的将那些凌乱的记忆一一拼凑,终于明白了过来,她的脑子里多了一个原本不属于她的记忆。

方清颜躺在床榻上,仔细梳理了原主的记忆,这林紫苏自幼爱书,尤爱诸子百家、五行八卦、农工算数、医卜星象这类杂书。

“妹妹你好生休养,改天......改天让你扎针练手法,就当哥哥给你赔罪了。”林问荆留下了这句话便落荒而逃。

毕氏甚是喜欢这句话,双手合什念了十几句“阿弥陀佛”,拥着大夫出了林紫苏的闺房。

“怎么说你也是康宁伯府的少爷,哪能做木工这等粗活,若真的有心于此,交给下人们来做就是了,不用亲自动手”

方清颜终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瞬息之间,往事如走马灯一般在方清颜心头略过,愚蠢、自私、阴险、卑鄙……

雪花铺天盖地的笼罩着京城内外,紫禁城中坤宁宫,皇后方清颜正斜倚在凤榻上发呆。

这便是林紫苏的父亲康宁伯林远志,如今正领着户部的差事。

四人对峙了片刻,那王公公朝另外两名内侍使了个眼神,转身退出了大殿,想来是去报信去了,另两名内侍守在了大殿门口,一名内侍见方青颜倚在柱子一侧,头发略微有些凌乱,却丝毫没有狼狈之色,心中有些不忿,嘲笑道:“方氏,咱家劝你识相一点,到这时候,还以为你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么?”

这日正是立春,林紫苏随林问荆来这庄子里踏青,听哥哥言道木马车已然制成,林紫苏欣喜万分,定要坐上车体验一下。

父兄起兵谋反!

“妹妹”,“妹妹”,一个男子的声音不住地在方清颜耳边轻声喊着。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p>&的那一

    &的那一

    在被册封为后的那一刻,迎着谢曜宠溺的眼神,方清颜以为此生无憾。

  • <p>&却成了

    &却成了

    年少时,她曾盼着与心上人纵马江湖、游历天下,不想在二十四岁时却成了被幽禁在皇宫中的金丝雀。

  • 事如走&头略过
    事如走&头略过

    方清颜终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瞬息之间,往事如走马灯一般在方清颜心头略过,愚蠢、自私、阴险、卑鄙……

  • 冷风挟&着阵阵
    冷风挟&着阵阵

    门外的冷风挟着雪花扑进殿内,伴着阵阵寒意,方青颜心中一凛,刹那间苦闷、心酸、不甘、愤恨、悲哀一起涌上心头。

  • 成婚后&一遍,
    成婚后&一遍,

    成婚后,为了投这个男人所好,她将一向看不上的琴棋书画都苦学了一遍,盼着与自己的良人琴瑟和鸣。

  • 着各殿&开始还
    着各殿&开始还

    然而随着各殿妃嫔的先后入宫,谢曜还是对她越来越冷淡,一开始还会循着祖制,每月初一十五各来一次坤宁宫。

  • 己当作&具,丈
    己当作&具,丈

    这一世里,父兄把自己当作争夺权利的工具,丈夫把自己视为追逐皇位的筹码,原来,一切都是算计。

  • 自称“&丝毫没
    自称“&丝毫没

    谢曜一国之君,却在她面前自称“我”,丝毫没有摆皇帝的架子,方清颜心中泛过一丝柔情。

  • 口忽然&她拉回
    口忽然&她拉回

    然而心口忽然一阵剧痛,把她拉回到了现实,在绢书的掩盖之下,谢曜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趁着她走神的一瞬,直刺入她的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