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校园甜宠
慕时浅签约,免费,浪漫青春,青春校园《她像草莓一样甜》全文免费阅读

她像草莓一样甜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作者:慕时浅

状态:连载 时间:2021-10-14 16:36:22

在读:15302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安栀茉是个自小是集万千疼爱于一身的千金大小姐。初遇慕潇白,安栀茉情绪平静无波。再见了慕潇白,安栀茉心头一喜,直接抱了上来:“慕潇白,我好不喜欢你呀。”从此,安栀茉始终说着。“慕潇白,我们要始终始终在一起。”“慕潇白,你最不喜欢的要是我。”“慕潇白,你没办法最爱我。”听得慕潇白鬼迷心窍般的心花怒放。却未曾想,慢慢长大后,安栀茉便改了口。“慕潇白,我不可能会爱你的。”慕潇白闻言,眉头紧皱,后转身将安栀茉压在了墙角,俊脸凑到:“你说什么?”安栀茉抿了抿唇瓣:“我……”还没说话的,就被慕潇白堵上了嘴,“反正一遍。”安栀茉红着小窗户半开着,时不时会有些微风趁着阴凉的温度,扑面而来,带着一丝凉意。。
展开全部

草莓不及她甜  她比草莓甜gl娱乐圈  她比草莓还甜小说免费阅读  她比小草莓还甜全文免费阅读  她似草莓甜txt下载  她似草莓甜全文免费阅读  她像草莓一样甜小说免费阅读  


一阵微风吹来,带着凉意拂面,好像额头上的烧缓了缓,身上却有些冷到瑟瑟发抖。

早起的少女未施粉黛,脸色早已没了昨日的苍白,白里透红,发丝漆黑如墨,大大的眼睛疑惑的转了转,狼吞虎咽的小嘴被一层油包裹着,就如那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瓣一般,明艳动人。

即使这回答属于被拒绝过一次以后意料之中的答案,慕潇白也不由自主的苦涩了一番。

慕潇白走过来,替她穿上拖鞋,才在她对面缓缓坐下,同她一起吃着早餐。

“洗漱完,过来吃饭。”

薄唇微动,刚想说些什么,刚刚才吃过感冒药的安栀茉药性上头,伸出纤细的双手搂住慕潇白粗壮的腰,蹭了蹭道:“慕潇白,我困了。”

“不许瞎说。”慕潇白的眉头上的皱纹越发加深,手上拥着她的动作松弛有度,却丝毫不影响他严厉的话语。

“慕潇白!”安栀茉莫名惊醒,从床上惊坐而起,先是环顾四周,而后下床打开房门小跑出去,就闻见一股诱人芳香味。

听到这句话,慕潇白身形一顿,目光黯淡下来,他爱她,在这个世界上,怕是没人比他更爱她。

而躺在床上的安栀沫,一边盖着轻薄的被子,一边全身发烫,置身于冰火两重天之中。

安栀茉小手无力的一甩,小脸傲娇一别:“我不吃。”

安栀茉不理会慕潇白,别着头命令道:“慕潇白,我不允许你和别人约会。”

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安栀茉手脚并用窜上椅子上,昨夜发烧就如同经历了一场世界大战一般,导致她一觉醒来,都已经饿到前胸贴后背了。

没有回复,却让一直固执的安栀茉不由自主的扬起了唇瓣,张大嘴吞下了慕潇白递过来的药丸,还下意识的伸出小舌头在他手掌心舔了一下,吃下去还得意的朝慕潇白扬了扬嘴角,活脱脱就像是一只小猫咪。

“慕潇白!”安栀茉想靠加重语气得到他的回复,可无奈烧了好久的嗓子干,涩,难,耐,声音虚弱沙哑,在安栀茉看来一点震慑力都不存在。

简单六个字就将他心中的苦涩瞬间转变为心甘情愿的付出与值得。

安栀茉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命令道:“慕潇白,我要听你说你爱我。”

安栀茉喝了一口汤,满足的放下了让她欲罢不能的碗,在慕潇白眼下甩了甩自己白皙的手腕:“你送我的手链去哪了?”

一夜无梦,安栀茉感觉迷迷糊糊中被人轻推开来,转个身,又继续沉睡。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一股倔&不至于
    一股倔&不至于

    迷迷糊糊中,一股倔强的意念支撑着安栀茉,才不至于让她完全陷入昏迷。

  • <p>&,扑面

    &,扑面

    窗户半开着,时不时会有些微风趁着阴凉的温度,扑面而来,带着一丝凉意。

  • 嗓子干&难,耐
    嗓子干&难,耐

    “慕潇白!”安栀茉想靠加重语气得到他的回复,可无奈烧了好久的嗓子干,涩,难,耐,声音虚弱沙哑,在安栀茉看来一点震慑力都不存在。

  • 按照盒&,递到
    按照盒&,递到

    将身子微侧,一手搂着安栀茉的腰,安栀茉身上滚烫的温度贴的慕潇白身上都渐渐升温起来,另一只手将刚刚带过来的药,按照盒子上吩咐的剂量,将药取出来,放在手心,递到云落倾嘴边:“来,把药吃了就好了。”

  • 上,肯&她治好
    上,肯&她治好

    如果慕潇白在,那张冰凉的木桌子上,肯定摆满了能把她治好的感冒药,而不是任由她在这里冰火两重天。

  • <p>&茉拥紧

    &茉拥紧

    慕潇白将安栀茉拥紧了一点,温声道:“乖,吃完就好了。”

  • 临的征&阴天,
    临的征&阴天,

    窗外淅沥沥的下着小雨,虽然不至于乌云密布,大雨来临的征兆,却也沉着阴天,一时半会也停不下来的模样。

  • 语说的&喝药。
    语说的&喝药。

    果不其然,慕潇白依旧回避她的问题,淡淡的话语说的比她加重语气的声音还要大:“先喝药。”

  • 盖着轻&中。
    盖着轻&中。

    而躺在床上的安栀沫,一边盖着轻薄的被子,一边全身发烫,置身于冰火两重天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