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推理破案
蓝云舒签约,VIP,古代言情,穿越奇情《大唐明月》全文免费阅读

大唐明月

编辑:隔山隔海 作者:蓝云舒

状态:完本 时间:2021-10-14 22:47:37

在读:25210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这是一个最繁华热闹的时代:鲜衣怒马、胡姬如花;这是一个最冷酷无情的时代:骨肉相残、人命如芥;复活在这个时代,库狄琉璃的目标是:也没龋齿……的活到老死。在西市锦绣丛中挥挥毫,于曲水斗花会上采采风创作,溜到平康坊内听个小曲,混进慈心寺里观场剧场演出。她要做个闲看长安十丈红尘,笑对大唐万里明月的,路人甲。却永徽五年春,当李唐王朝夺唐的千古大戏终于等到悄悄拉大帷幕,她却泪流满脸的意外发现,原来是,她也不是围观群众群众,她是,演员。--------------------------本文将为诸位各位看官展示一个尽可能会真实的的大唐,评论交流围观群众OR围殴。本人已五更三点,太极宫那层层叠叠的重檐飞角,刚刚被晨光勾勒成黛青天幕下的无数道剪影,承天门的门楼上便准时响起了第一声晨鼓。随即,六条正对着城门的主道上,数十面街鼓被依次擂响。在微弱的曙光中,长安城仿佛一头从沉睡中醒来的巨兽,在隆隆不绝的鼓声中抖动着身体:被分割得菜畦般齐整的一百多处坊里几乎在同一时间打开大门,宵禁了一夜的二十五条坊外大道也重新出现了车马行人的身影;而在各坊门口,叫卖胡饼的声音此起彼伏,那热情洋溢的声调和热气蒸腾的炉灶,让这座举世无双的雄城渐渐有了人间烟火的气息。。
展开全部

大唐明月电视剧演员  大唐明月之谁家天下  大唐明月讲的什么  大唐明月小说好看吗  大唐明月txt下载  大唐明月第二部  大唐明月小说  大唐明月txt百度云  大唐明月全文阅读免费  大唐明月  


这具身体的母亲已经去世,父亲等于没有,家里的弟妹都是庶母生的,奴仆都是庶母买的,连走动的亲戚也多是庶母这边的,加上这坑爹的古代长安话听起来就像鸟语,她有好几个月完全摸不清状况,之后又足足花了一年多才敢重新开口,可此时大势已去,她早已彻底沦落成了一个没靠山没帮手没自由没前途的四无青年,眼下甚至连一个良民的身份也快要保不住了!珊瑚所谓的“过了今日”,不就是想提醒她,这次春游不是三年劳役刑满放风,而是一顿地道道的“断头饭”么?不过……琉璃静静的看了眼前这位庶妹一会儿,也微笑起来,“妹妹说得是。”

穆三郎顿时呆在了那里,不敢置信的看向琉璃。

车里几个人都惊讶的看着她,库狄延忠怔了怔才道,“并不常来,倒是你母亲时常会带你去穆家做耍。”

琉璃有些出神,仿佛自言自语般低声道:“果然如此,女儿还道是记错了。”

再次出门时,珊瑚已换上了一件簇新的杏红色联珠鹿纹窄袖冬袄,颜色娇艳得几乎能映亮半个院子。她低头将衣角扯了几扯,又拍了两拍,目光这才顺着鼻梁落到琉璃身上,在她破损的袖口停了停,脸上便露出琉璃最熟悉的神色:眉梢往上挑、嘴角往下撇,声音也仿佛在鼻子里拐了两个弯,“哎呦,阿姊今日好容易能出门一回,怎生也不换身新衣?”

话未说完,她的身后便传来了一声低喝,“珊瑚,你莫光顾着说笑,也须记得看顾看顾自家弟弟!”

库狄家的两位奴仆不多时便支好了帐篷,早已备好的酪浆胡饼也被迅速摆上了帐中的几张食案。春游野餐,原是风雅之举,只是在这不时灌进北风的毡篷里喝着酸凉的酪浆,嚼着冷硬的胡饼,这份风雅琉璃却着实有些难以消受。好容易又熬了半个多时辰,帐外不时传来欢笑和歌声,早把珊瑚和青林都勾了出去。琉璃只是继续保持木讷状,心里默默推敲着待会儿要做的事情,正琢磨到第三遍,耳边蓦然响起了库狄延忠的声音,“你去将珊瑚他们找回来罢,且好归家了。”

琉璃有些惘然的抬起头来,望着不远处欢歌笑语的人群,无声的叹了口气。

曹氏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珊瑚一眼,走上两步对琉璃笑道:“莫听你妹子胡说!她能知道什么!那些被刁难的,都是没根基的宫人,怎能与你比?如今你阿舅上上下下都已打点妥当,你又是良家子,自然进去便是内院人,略学上几日便能到前头去,谁敢给你脸色看?”

琉璃不由“哎呀”了一声,忙拉住阿叶,“帕子掉了,你去帮我拣来。”阿叶怎肯为她做事,只冷冷的道:“大娘,婢子是要跟车的。”

珊瑚不知何时已牵着青林走了过来,眼神不善的扫了琉璃一眼,昂首走到她身边。

阿叶幸灾乐祸的瞅了琉璃两眼,笑着拉长了声调:“大娘精神果然健旺,可是嫌车里气闷要出来透气?这外面风却大了些!”

曹氏眼里露出满意的神情,笑着握住了琉璃的手,“放心,你阿爷最是疼你,自然事事都会替你谋算好!你也知晓,这一年来家里费了多少气力才谋下这条路!进去后有享不尽的富贵清闲不说,更有一步登天的机缘!只盼日后你有了出息,也莫忘了拉扯拉扯那两个不争气的……”

珊瑚唬了一跳,红涨着脸看看父亲,满眼都是委屈。

要按灵魂来说,她的的确确是第一次来曲江,生平第一次。以前的那位库狄琉璃是不是常来,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三年前一睁开眼就变成了一个病歪歪的小胡女。三年来,她曾无数次希望过这只是一场噩梦,可惜不知道是因为她写毕业论文时抱怨过几次唐代资料少,还是嚷嚷过两回减肥太累了还是做唐代女人爽,老天爷竟是真的打发她来搞实地考察了……确切的说,应该是考验!因为给她分配的,是个烂得不能再烂的摊子:

库狄延忠眉头一皱,犹豫片刻还是敲了敲车壁,车夫忙将车赶到路边停下。待车轮再次滚动起来时,琉璃已与仆妇阿叶一道跟在了车后。

出门?这样的天气还能照旧出门?琉璃微微睁大了眼睛,心头一阵狂跳,脸上却半分不敢露,表情倒愈发木讷了三分。

库狄家显然算是来得晚的了,牛车曲曲折折的在江边走了半刻多钟,也没在密匝匝的帐篷间找到合适的落脚之处。琉璃震撼过后,四面打量,渐渐也看出了一些门道:那翠幕四围、歌舞喧天的地方,出入的多是帷帽遮面的豪门贵女,说是赏春,大概除了锦绣帘幕什么都看不到;那屏风半掩、案几低陈的所在,落座的是佩剑出游的文人士子,对着呼呼北风喝酒吟诗做陶醉状,那副煞有介事的赏春架势,倒比眼前的春光更有看头;至于那三五成群,鲜衣怒马,呼啸而来、谈笑无忌的,自然是横行长安的纨绔子弟,又要赏春,又要让人看他们如何赏春,更要品赏那些赏春的美人,一个个忙得恨不能头上生出八只眼睛;最多的,当然还是库狄家这样乘牛车、携毡帐,全家出游的寻常人,既来赏春,又来赏人,赏不到也不打紧,所谓贵在掺和……

待得笛声吹到最激越处,剑舞者的长剑突然脱手飞了上去,高高的抛入半空,又闪电般飒然落下,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刚想惊呼,却听一声轻响,原来那剑已纹丝不差的落入舞者所持的剑鞘之中,四周顿时彩声如雷。

珊瑚看了琉璃一眼,冷笑道:“儿倒是不想去打扰阿姊,只是若让她再呆得久些,只怕一个两个姊夫都教她招回家了!”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她的脸&上笑得
    她的脸&上笑得

    她的脸上笑得和蔼,琉璃却不敢怠慢,暗自打起了十二精神,听她把话说完了,才舒了口气出来,像往日一样柔顺的低下头去,“女儿省得。”

  • 看越是&想多看
    看越是&想多看

    琉璃越看越是兴味盎然,正想多看几眼不远处那圈翠色帷幕,耳边却响起了一个凉凉的声音,“阿姊好兴致,怎么倒像是没来过曲水的一般?”

  • 之色的&发明亮
    之色的&发明亮

    她的头上戴着一支七叶玳瑁金搔头,细碎的鎏金叶瓣随着笑声轻轻颤动,把那双满是讥嘲之色的碧眸映衬得愈发明亮,晃得琉璃一时有些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