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言情
合租趣事全文阅读,合租趣事

合租趣事

编辑:风月瘦如刀 作者:云少爷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20 09:24:55

在读:23529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给大家提供更多合租房子趣事免费深度阅读,钟皓陈艺瑶小说比较完整版哪里也可以看?钟皓陈艺瑶小说名叫《合租房子趣事》,又名《丽人房客》、《完美的房客》,此书的作者是云少爷。合租房子趣事小说讲诉了钟皓爱上了了有夫之妇陈艺瑶,她是一位英语老师,是他的一名房客。便他偷偷的的在她的屋里可以安装了摄像头...说话的人声音很浑厚,让我迷糊的意识变得清醒了点,而我仔细听着,心里想着这陌生的声音究竟是谁,他打电话给我所为何事。。
展开全部

合租发生的趣事  合租趣事主演  合租趣事第一季  合租趣事电视剧  合租趣事  


  “我也刚到没多久,还没进去,我想等你来了一起进去。”

  我也不想和他在这件事上纠缠,更不想告诉他我因为来派出所把一个美女的车给刮了,我不是担心他会为了这事而内疚,而是不想再看他不要脸般的跟顾意伸手求助,又把人家当玩具一样丢开。

  其实,这事也不是没办法解决,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修车的,我在老姜的修车厂工作已经七年了,像这样的小故障分分钟就可以搞定,只是这美女看上去不像是那么好应付的。

  要知道,我是为了方仲才惹上现在这麻烦事,无力中我的心情变得异常的烦躁了起来,能够开的起这车的都是有钱人,我知道的肯定是逃不过一比不少的赔偿。

  顾意一脸焦急的问道。

  车门打开后,我下意识的看了过去,只见一女子从车门内出来,我顿时愣住了。

  “然后呢?”

  而在我抽完了所有的烟后,一辆熟悉的车影驶入了我的视线,看她开的那么匆忙,我知道她比我还着急。

  看到一脸淤青的方仲,顾意整个人扑了上去,关切的问候着。

  将皮夹克的纽扣都扣上,我驶向了派出所的方向。

  “你先回去吧,今天麻烦你了。”

  抽了半支烟,美女虽然厌恶我,却也没有急着离开,似乎在等我给他一个说法,我想了想便对她说道。

  只是这似曾相识的手段,让我的心里又冒出了异样的情绪,若是其他人敢这么做不好说,但马三的话,他确实是能够做出这样缺德的事情。

  “嗯,我是。”

  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我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车和那看上去价值不菲的车即将撞到了一起,惊险万分的时刻,我好像看到了一张惊慌失措的美丽脸颊,却在惊慌中恢复了一丝的清醒。

  我也替她感到难过,摊上这么个逼玩意,任凭谁都受不了他的脾气,可是顾意整整忍受了五年,也不知道她看上了这小子哪一点好,偏偏他还不知道珍惜。

  闻此,方仲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一口喝下去后,将酒杯放下,他一脸愤怒的对我说道:“季陌,我告诉你,我就没有见过那么不要脸的!”

  我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有拳头,吃不?”

  开宝马的女子停下车后,缓缓的打开了车门,我一时间不知所措的坐在车座上,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这件事如果追究起责任的话,我几乎是要负全责,因为刚才在接电话的时候,我的行驶轨迹已经偏离了右车道,往左车道偏了不少。

  打开车门后,顾意那焦急的脸朝着我逼近。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我的心&截,我
    我的心&截,我

      美女冷淡的看着我,一句话将我的心凉了半截,我心里估摸着,修这样的一道刮痕,怎么说也要好几千吧,这不是一般的二手车随意的喷点漆就能搞定的。

  • 切看上&起来。
    切看上&起来。

      想到自己可能面临一比不小的罚款,我的心情又变得烦躁了起来,路上的车辆从我的身边驶过,来来往往的人们脸上挂着的笑容,一切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差,可是我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 替他收&任务就
    替他收&任务就

      这臭小子每次惹事了不敢打电话给老姜,因为老姜不吃他那一套,更不会为了他的快活任性买单,可是他犯下的错总归要有人替他收拾,于是这个光荣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肩上。

  • 备说点&却只见
    备说点&却只见

      女子刚准备说点什么,却只见她的柳眉微蹙,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微带着情绪问我道。

  • 上下着&这不冷
    上下着&这不冷

      路上下着小雨,四月初的季节,不算冷,可也不热,就在这不冷不热中,我浑浑噩噩的意识被雨水给冲洗的干干净净。

  • <p>&,便挂

    &,便挂

      那人没有多余的废话,在我的思维还没有转过弯的时候,他匆匆的告诉了我朋友的姓名,和他在哪一个派出所后,便挂断了电话。

  • <p>&,我知

    &,我知

      “这样吧,我知道有一家修理厂,你把车开过去,我和老板认识,至于修车的钱我会帮你付清。”

  • 么解决&问题了
    么解决&问题了

      要不是她的反应快,可能我现在不是站在这里想怎么解决问题了,而是平躺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