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权少总裁
晚歌清雅签约,VIP,古代言情,古典架空《妻为君纲》(完整版)

妻为君纲

编辑:春风酿酒 作者:晚歌清雅

状态:完本 时间:2021-11-17 10:12:28

在读:19048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一觉醒过来,莫名其妙地再次穿越了,不紧要。复活成了一个有娘生没爹教的私生女,也不紧要。在家里被人看不起,在学堂被太子、党被欺负,更为完完全全地不紧要。只要你有一个剽悍的娘亲,不会再有一个的剽悍的姐姐,有朝一日,终但是也可以妻为夫纲,妻为君纲。————————————★晚晚滴新书《感帝恩》传上咯,评论交流大家书友,通到车在下面~~“平时在家母亲是怎么教导你的”。
展开全部

妻为君纲 百度网盘  妻为君纲讲的什么  妻为君纲下载  妻为君纲 百度云  妻为君纲txt下载百度云  妻为君纲txt  妻为君纲全文免费阅读  妻为君纲晚歌清雅  妻为君纲 小说  妻为君纲  


“好!”温婉脆生生地应了声,心中却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他是铁了心要送她去京学,把她培养成那所谓的第一女学士了。唉,以后的事情,有得麻烦了。

唉——温婉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叹气了,早知道那时交白卷,或者干脆自己写两首打油诗就好了。自己刚刚适应通州的生活,却又要进京,进入那个人口杂多,关系盘根错节的温氏世家,想起这事,她就一个头两个大。

“婉儿也记住了。”温婉装乖宝宝地跟了一句,其实一边早在心里琢磨开了。

温婉不太明白这世界的礼节,只知道跟着温娴做肯定没错。随即柳氏也跪到两个女儿身旁,拜见了两位老人。

“平时在家母亲是怎么教导你的”

温向东笑着说:“爹爹也想啊,但是爹爹要上任工作,晚上才能回家陪婉儿。所以白天的时候,爹爹去工作,婉儿去上学,然后晚上爹爹再陪婉儿出去玩,好不好?”

在热闹起来的氛围中,温婉发现温向东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温婉猜想应该是为她们母女受到了这样的重视而感到欣慰吧。不过这十有八九是故意表示给他看的,纵然她头上顶着“神童”的光环,但柳氏出身寒微,又是第三者的身份,这于温家脸上,怎么说也是件不甚光彩的事情。

“那婉儿能不能不上学,每天都在家陪着爹爹?”

“娴儿记住了。”温娴柔顺地点头应诺。

“嗯。”温娴乖巧地应了声,拉着妹妹的手快步过去,在端坐在堂上的两位老人家面前跪下,中规中矩地磕了三个响头,脆声说。“娴儿请老太君金安,老夫人金安!”

高门大户,门第森严,柳氏是从来不曾想过自己竟然会有踏入温家大门的这一天的。扶着两个女儿下车,一手一个牵着,颤着小步来到气势恢宏的温家大门前,抬头仰望着朱红大门上方高悬着的“温府”两个赤金大字,心中顿时有千百种感慨浮跃而起,一时间化作心酸喜悦的泪水氤氲了双眼。

据温娴所说,妹妹是在学堂被人嘲笑是野孩子,而跟人大打出手,结果被失手推入了河中,溺了水,醒过来的时候,就变成了另一个温婉。温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名同姓的原因,所以一时间发生了错乱。但是她也没有回去的办法,就只能懵懵懂懂地做个小女孩,等待着某一天错乱的时空扭正了,或许一觉醒来,就又回到了自己那个乱糟糟的小屋了。

“听见没有,婉儿?”

温向东也顺着她的话笑了起来:“对,瞧我!见了东就忘了西了!”说着,当下单手抱着温婉,另一手牵起温娴,大步往门里走去。一边走,一边不忘叮嘱两个女儿:“呆会见到老太君和老夫人,可要乖乖地叫人。”

“不会的,母亲。”十二岁的温娴已经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了,见母亲为妹妹的事情担忧,便出言宽慰说。“婉儿年纪虽小,却也是知道轻重的,这会儿不是因为没有外人,才稍微偷下懒的么。在外人面前,婉儿可从来不曾失过礼。”

“婉儿知道了。”同样的话,今天之内就已经听了五遍了,温婉不由地在心里长长地叹了口气。来到这个架空的平行世界已经快半年了,她还是不太适应这个世界女子战战兢兢的生活。

一听这话,柳氏眼中的泪水又忍不住簌然而下,低低摇摇头,然后将两个女儿往身前推了推,低声说:“就是孩子们一直念着你。”

柳氏转过目光,看向坐在旁边又开始打哈欠的温婉,沉声说:“婉儿也记住。”

刚谢完,那边老夫人又招手让她们过去了,也一人一个塞了个红包。温婉拈在手里捏了捏,老太君那包有五个,老夫人那包是三个,只是不知道是金铢还是银铢?是金铢就好了,那可是一大笔钱哪……应该不至于会是铜铢那么小气吧?!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了手指&叮咛说
    了手指&叮咛说

    柳氏一听这话,手蓦地一抖,锐利的针尖就一下子刺入了手指,渗出了红红的一点血星子。放下手中的绣活,转身扶着温娴的双肩,正色叮咛说:“娴儿,你要记住,从今天开始,你的生辰就是甲酉年十月。”

  • 一边还&。”
    一边还&。”

    柳氏的声音往上拔了三个高度,温婉才慢吞吞地撑起半倚在车厢转角的身子,蜷起腿坐直身子,一边还不忘用软软糯糯的声音朝端坐在侧的青衣妇人抱怨:“这样坐好累的,婉儿的腿都快断了,娘亲。”

  • 搞清楚&了。卷
    搞清楚&了。卷

    说起这次进京的事,温婉就有一千个懊恼,一万个悔恨,刚穿过来那会儿,就碰上乡学的会试,温婉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就被赶鸭子上架了。卷子发下来,却原来是让大家以平时所常见的两种东西,各写一首诗。

  • 唤她‘&呢,还
    唤她‘&呢,还

    “母亲。”温娴一边做着绣活,一边问。“听说大夫人有个女儿与我同年,我见着她的时候,是唤她‘姐姐’呢,还是‘妹妹’?”

  • 她还是&不太适
    她还是&不太适

    “婉儿知道了。”同样的话,今天之内就已经听了五遍了,温婉不由地在心里长长地叹了口气。来到这个架空的平行世界已经快半年了,她还是不太适应这个世界女子战战兢兢的生活。

  • 看向一&的小女
    看向一&的小女

    柳氏停下手中的绣活,不悦地抬眼看向一脸抱怨的小女儿:“你娴儿姐姐的腿怎的就没有断,你的腿莫非是豆腐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