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游戏异界
夜惠美签约,VIP,古代言情,穿越奇情《清悠路》全文免费阅读

清悠路

编辑:岁月流歌 作者:夜惠美

状态:完本 时间:2021-11-23 16:09:35

在读:27086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奇妙清穿女可携带奇妙空间,不做皇后就做皇太后淡定从容清穿女可携带满值技能,用性格魅力完全征服胤禛米虫清穿女紧靠剽悍老妈,只要你能混吃,嫁谁都行。剽悍老妈携马鞭出场,想我大唐贵女马踏长安,何其威风八面,怎么养出你这样个懒丫头。娇弱的小年糕复活后出场,“四爷,您还记得我曾经的宠惯后院的年小莲吗?”面对自己再次穿越复活频繁关顾的九龙夺嫡时空,康熙九龙共同合作则表示鸭梨很大。简单总结,这是个不明白任何历史的清穿女以米虫为奋斗拼搏目标的一生,不时疾如惊雷,不时狂洒狗血,海涵。非常感谢古萧01制作完成的封面!!!广东惠州城,阴雨霏霏,水幕连天,惠州西湖称为‘苎萝村之西子’,以曲折闻名。。
展开全部

清悠路百度云  清悠路下载  清悠路晋江  清悠路夜惠美 免费  清悠路小说  清悠路txt百度网盘  清悠路 醉夜吟  清悠路夜惠美  清悠路小说免费阅读  清悠路  


ps懵懵懂懂闯起点,新书新人求支持,欢乐风向清穿文,只为一圆清穿梦,雷点遍布欢乐文,多多推荐和收藏。

书逸牵起舒瑶的小手,不拉着不成,舒瑶在刚醒的时总是迷糊的。穿过亭台回廊,知府府上的建筑深具南方特色,小巧别致,但志远夫妻是满洲勋贵,虽说在惠州任职入乡随俗,但他们是同一般的南方人不一样,瓜尔佳氏百花中独爱富贵牡丹,遂在院落里种植牡丹花。

(懵懵懂懂闯起点,新书新人求支持,欢乐风向清穿文,只为一圆清穿梦,雷点遍布欢乐文,多多推荐和收藏。)

“也罢,公爵爵位瞧着显赫,沾上了那一大家子人是麻烦,公爵俸禄多少银子?没老太太撑着,府里不见得什么样呢,承爵后得事事听她的,哪有自个儿当家快活?”

“嗯?”

志远吞了吞口水,妻子的彪悍他体会过,前两年将一人收拾的接近崩溃,见到瓜尔佳氏便浑身发抖,是见一次晕一次,以至于再也不敢出现在瓜尔佳氏身边五里。

舒瑶收到了手里,以前想要个怀表,府里不宽裕,瓜尔佳氏宠着儿女,对儿女银钱上要求很严格,每个月只有二两银子的月钱,怀表动则上百两。

瓜尔佳氏不是善茬,对丈夫女儿护得滴水不漏,除此以外不愿同人争执,真惹恼了她,瓜尔佳氏能以十倍奉还,最要命的就没有一丝反击机会,打人不只要打倒,还要重重的踩上几脚,让他永远翻不了身,见到她就怕,杜绝暗中报复。

老太太就是志远的嫡母为宗室贝子的格格,姓爱新觉罗,不是她善于管家理财,公爵府早被亲戚拖垮了,要想当家必得从嫡母手里接过掌家的权利,志远深知嫡母喜欢将一切都掌控在她手上,财权看得比命都贵重,怎肯轻易放手?不过是个空筒子爵位,志远看不上,和妻子经营出来的家底,志远舍不得被贪得无厌的兄弟亲戚们掏了去。

“你会关心银子?除了吃就是睡,给你个怀表就是让你分清朝夕。”

“请二少爷安。”守在房门口小丫头,一袭藕色琵琶襟的衣裙,梳着发髻,清清秀秀的五官眉眼,一笑脸颊上映出两酒窝,年岁在十岁左右,是惠州知府女儿舒瑶的贴身大丫头,名叫桃子。另一名大丫头年岁大一点的叫梅子。

“小妹。”

志远是公爵府庶子,不得嫡母疼爱,其妻子瓜尔佳氏家中长辈多在军中效命,家族根基不深厚借不上力,他们夫妻只能另想办法,赠送牡丹便是其中之一。

宁静的卧房一室馨香,翠玉庶子编成印有福字的帘子隔绝了外面恼人的知了声,安置窗边是张四腿的躺椅,铺陈墨绿竹垫纳凉助眠。

书逸能拿出怀表就是要送给妹妹舒瑶,忍不住调笑“你用得上?”

换到旁人家,妻子这般说,定会惹来丈夫的不快,舒穆禄志远按住妻子,“慧雅同他们制气不值当,我们成亲便离京,这么多年不闻不问,早就习惯。”

“夫人来不了解为夫?”

舒穆禄志远唯一的缺点便是好吃,长了个品尽天下膳食的舌头,闲时喝几盅陈酿,醉酒的舒穆禄志远有过醉话,“没她就没我,夫人是我舒穆禄志远最最重要的人。”

酣睡的舒瑶不甘心的睁开眼睛,白嫩的小手揉了揉睡意迷蒙的眼眸,撅着小嘴:“你又捏人。”

“你看看?”书逸从怀掏出一块进金壳的怀表,“城东的货商之子送的。”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错愕,&望能承
    错愕,&望能承

    “夫人怎会知道这般清楚?”志远错愕,接过瓜尔佳氏递过来的茶盏,洒然一笑:“为夫就没指望能承爵,爵位多半落在充作嫡子养的三弟身上。”

  • 照,落&一家用
    照,落&一家用

    夕阳斜照,落日西垂,舒穆禄志远回转知府后院,守在门口的梳着双髻打扮齐整的小丫头长帘屈膝,“老爷安。”志远直径去东隔间,按照往常的习惯,他们一家用晚膳都在此处。

  • “你要&你当如
    “你要&你当如

    “你要想好,咱们这次回京,一时半会是不能外放的,得住在公爵府,现在你阿玛正病着,你那几个兄弟为承爵的事儿斗得正欢,见天的在老太太跟前卖乖,你当如何?”

  • <p>&能坐着

    &能坐着

    舒穆禄志远同样在自省,不是女儿不够好,而是女儿舒瑶,怎么说呢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慵懒得紧,“夫人,我看得让女儿练习女红,有样拿得出手的,将来好议亲。”

  • 有自个&”
    有自个&”

    “也罢,公爵爵位瞧着显赫,沾上了那一大家子人是麻烦,公爵俸禄多少银子?没老太太撑着,府里不见得什么样呢,承爵后得事事听她的,哪有自个儿当家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