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十八、玉佩

重生九零做团宠小说:十八、玉佩

编辑:隔山隔海更新时间:2021-09-15 22:41:21
重生九零做团宠

重生九零做团宠

一场空难让季悠悠然回八零年代,家徒四壁,无父无母,仅有年迈的爷爷和尚未成年的妹妹相依为命。季悠悠然无可奈何一叹,活着了是她唯一的幸运的人了。那就活着,季悠悠然就得活出自于我,活的精彩的。她再创业,炒股赚钱,买房子... 凭借着一手医术,在这八零年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日,季爷爷掏出一枚古朴厚重的玉佩递过来季悠悠然,“悠悠然,你去京城一趟,帮爷爷将这块玉佩送去给爷爷的一个故人。”“好。”季悠悠然点点头递过来玉佩。却不知道这枚玉佩,和她的今后有着莫大的关系......“季丫头,他们是爷爷的孙子,你看一看不喜欢哪个。”厉老爷子笑嘿嘿的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三个光线昏暗的屋里,沉睡中的瘦弱少女睫毛微微轻颤,许久,她缓缓睁开眼睛。。

作者:紫雨漪漪 状态:完本

类型:校园甜宠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乔雨看向坐在电脑面前,一脸思索着的厉景澈,迟疑片刻,“king,要邀请对方直接加入我们的公司吗?”没想起对方如果很厉害,连king都跟踪将近对方的地址。厉景澈纤细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着桌面,也没一丝温度的双眸淡淡的扫向乔雨,“发一封邀请函过厉景澈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着桌面,没有一丝温度的双眸淡淡的扫向乔雨,“发一封邀请函过去。”对方是他见过的最厉害的黑客,如果对方愿意加入他的公司,他可以不惜重金。。...

精彩章节

乔雨看向坐在电脑面前,一脸沉思着的厉景澈,犹豫片刻,“king,要邀请对方加入我们的公司吗?”没想到对方那么厉害,连king都追踪不到对方的地址。

厉景澈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着桌面,没有一丝温度的双眸淡淡的扫向乔雨,“发一封邀请函过去。”对方是他见过的最厉害的黑客,如果对方愿意加入他的公司,他可以不惜重金。

“是。”乔雨高兴的点头。他相信只要对方听到他们开出的条件,绝对会加入他们。现在在国内,他们可是唯一一家IT公司。他真的很好奇,对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季悠然听到售票员报站,睁开眼睛,提起自己的包,起身走到后车门准备下车,目光扫到等在公交车站的季长乐,嘴角扬起一抹温暖的浅笑。前世的她很独立,虽然家人也关心她,但是却从来没有这样等过她。

季长乐看到季悠然从公交车上下来,笑着迎了上去,“姐,你可回来了,我都担心死了你了。”她在这里已经等了快半个小时了,这是最后一班公交车,要是姐没坐到这班车,就要走回来了。

季悠然伸手揉了揉季长乐柔软的发丝,从包里拿出一包大白兔奶糖递给季长乐,“给你。”

“哇!是大白兔奶糖。”季长乐一脸惊喜的接过糖。村里有人结婚,也会在喜糖里放上一两颗大白兔奶糖,那浓郁的奶香味让她久久无法忘记。只是大白兔奶糖太贵了,爷爷那么辛苦,她可不好意思让爷爷买给她吃。

“喜欢吗?”季悠然看着笑的一脸灿烂的季长乐,嘴角的笑意加深了一分。有个妹妹挺好的。

季长乐开心的点头,“喜欢。”她最喜欢吃糖了,特别是大白兔奶糖。

季悠然伸手拉起季长乐的手,“我们回家吧。”

季昌河看到季悠然和季长乐远远走来的身影,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爷爷你看,姐给我买了大白兔奶糖。”季长乐开心的跑到季昌河面前,炫耀的晃了晃手中的糖。

“嗯。”季昌河点了点头,看向季悠然,“零花钱用完了吧?”

季悠然摇了摇头,“我还有。”投了股票,给了韩奕一些钱,她身上还有着五千多块。

季昌河笑了笑,转身走进屋里,“去洗手吃晚饭。”他知道悠然懂事,不过现在在外面读书,零用钱可是不能少的,而且他也不会委屈悠然。

“姐,芳芳姐变成哑巴了。”季长乐突然想到,之前她去公交车站等季悠然的时候,听到王大婶和李大娘正在议论这件事。

“嗯。”季悠然点了下头,去厨房洗手。她这次对季芳芳可没有手软,没有个十天半个月季芳芳别想开口。污蔑她的清白,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还有周燕,听说她吃坏肚子了,现在正在卫生所挂水。姐,你要去看她吗?”季长乐知道季悠然喜欢周越,现在去看周燕说不定能得到周越的好感。

季悠然用毛巾擦了下手,“小孩子别管这些,洗手,吃晚饭。”

“哦!”季长乐点了点头。她早就饿了,不过吃了一颗大白兔奶糖后,她已经好多了。

季昌河看到季悠然出来,笑着指了指身旁的位置。

季悠然走到季昌河身旁坐下,“他们在公交车上破坏我名声,我才动的手。”她就算不说,季昌河也知道是她动的手。

“嗯。”季昌河欣慰的点了点头。之前悠然对季芳芳和周家兄妹都太过忍让了,即使对方欺负她,说她坏话,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对他们动手。

他劝过几回,她都说他们是在跟她闹着玩。这次她能对季芳芳他们动手,真的让他有些意外,更多的是高兴。她的身份注定了她不能太过仁慈,不然她以后连命都保不住。

还有四个月,就是悠然十八岁的生日了,他必须从长计议,给悠然找一个保障,现在的她还不足以抗衡那股力量,更不用说从竞争中脱颖而出。但是规则就是规则,他不能改变,她同样只能接受。

“爷爷,以后我不会再忍让他们了。”季悠然不知道原主是什么身份,但是她从来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

“你要怎么做爷爷都支持你,吃晚饭吧。”看到季长乐出来,季昌河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悠然的身份,除了他,连长乐都不知道。多一个人知道,悠然就会多一分危险。虽然在悠然未满十八周岁之前是安全的,但是他可不能保证,对方不会在悠然十八周岁之前对她动手。

季悠然洗好碗,正要回房间,看到季昌河正坐在堂屋喝茶,走过去坐在他的身旁,“爷爷,你怎么还不去睡?”

“等你。”季昌河拿起桌上的茶壶,帮季悠然倒了一杯茶,放在她面前。

“等我?”季悠然有些诧异。

季昌河拿出两张十元递给季悠然,“这些钱你拿着,不够再问我要。”

“我真的不缺钱。”季悠然摇头将钱推了回去。等过一阵子,股票涨了,她的钱会更多。

“拿着吧,别苦了自己。”季昌河拉过季悠然的手,将钱放在她的手中。

“好吧。”季悠然也不再推辞,将钱放进口袋。

“悠然,你马上就满十八周岁了,有没有什么打算?”季昌河看着季悠然,神情有些严肃。

“打算?”季悠然不解的看着季昌河。她现在唯一的打算就是多挣钱,开一家自己的娱乐公司和网络公司。

“现在的你还是太弱了。”季昌河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看着季悠然的苍目中充满了担忧。他培养了悠然这么多年,悠然的能力他最清楚。

“爷爷的意思是?”季悠然看着季昌河。如果她有原主的记忆就好了。

“等你考完试去京城。”季昌河拿出一块玉佩递到季悠然面前,“你拿着这块玉佩去京城厉家,他们会保护你。”当初厉老爷子欠过他一份情,厉老爷子答应过他,只要他的后辈拿这块玉佩去厉家,他就会遵守自己的承诺。

他不敢保证悠然能不能在竞争中胜出,但是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悠然陷入危险而不顾,所以厉家是最适合她的避风港。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