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三十三、兴师问罪

重生九零做团宠小说:三十三、兴师问罪

编辑:隔山隔海更新时间:2021-09-15 22:42:43
重生九零做团宠

重生九零做团宠

一场空难让季悠悠然回八零年代,家徒四壁,无父无母,仅有年迈的爷爷和尚未成年的妹妹相依为命。季悠悠然无可奈何一叹,活着了是她唯一的幸运的人了。那就活着,季悠悠然就得活出自于我,活的精彩的。她再创业,炒股赚钱,买房子... 凭借着一手医术,在这八零年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日,季爷爷掏出一枚古朴厚重的玉佩递过来季悠悠然,“悠悠然,你去京城一趟,帮爷爷将这块玉佩送去给爷爷的一个故人。”“好。”季悠悠然点点头递过来玉佩。却不知道这枚玉佩,和她的今后有着莫大的关系......“季丫头,他们是爷爷的孙子,你看一看不喜欢哪个。”厉老爷子笑嘿嘿的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三个光线昏暗的屋里,沉睡中的瘦弱少女睫毛微微轻颤,许久,她缓缓睁开眼睛。。

作者:紫雨漪漪 状态:完本

类型:校园甜宠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昨天这件事你们要给我们一个交待,要不然我们跟你们没完没了。”秦晓梅插着腰,蛮狠的大声嚷嚷着。儿子放学时回去,整个人就像被抽了魂通常,也没一点儿精气神。听燕子说了学校突然发生的事,她差一点儿没气炸,季悠悠然这个不不要脸的,居然让她儿子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做那种事,这“那你要怎么样?”季悠然慢悠悠的从屋里走出来,冷笑着看着泼妇般的秦晓梅。。...

精彩章节

“今天这件事你们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不然我们跟你们没完。”秦晓梅插着腰,蛮狠的叫嚷着。儿子放学回家,整个人就像被抽了魂一般,没有一点精气神。听燕子说了学校发生的事,她差一点没气炸,季悠然这个不要脸的,竟然让她儿子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做那种事,这让她儿子以后怎么见人?

“那你要怎么样?”季悠然慢悠悠的从屋里走出来,冷笑着看着泼妇般的秦晓梅。

“我要你现在跪下来向我们小越道歉,明天去学校再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向我家小越道歉,还要赔偿我们小越的精神损失费。”秦晓梅说出了自己条件。来之前他们就商量好了,今天要是不让季悠然脱层皮,他们不会轻易放过她。

季悠然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天黑了,怪不得有人开始做梦了。”

秦晓梅没明白季悠然的话,转头看向身旁的周燕。

“妈,她说你做梦。”周燕狠狠的瞪向季悠然。想到今天学校发生的事,她就恨不得撕了季悠然。她哥做了那么丢人的事,她肯定也会被班里的同学嘲笑,这都季悠然害的。

秦晓梅闻言,气得浑身发抖,一脸狰狞的冲向了季悠然,“季悠然,我秦晓梅今天要是不教训你一顿,我就跟你姓。”她要抓花季悠然的脸,让她以后都嫁不了人,让她成为人人笑话的老姑娘。

季长河上前一步,拦住了秦晓梅,目光沉冷看着她,“有我在,你休想动悠然一下。”

“季老头,别以为你年纪大了,我就不敢动你。”周洋走上前,沉着脸与季长河对峙。今天他们既然来了,就不会善罢甘休。

周燕看向季悠然,见她没有注意到自己,蹲下身快速的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子,向着季悠然丢了过去。季悠然不仅让她哥当众丢人,还折了她的手,这个仇要是不报,她今晚肯定睡不着。

季悠然听到风声,头微微一侧,躲开了飞来的小石子,目光冷冽的看向周燕。

周燕正惊讶季悠然能够躲开小石子,对上季悠然冰冷的眼神,不由一阵毛骨悚然,慌乱的移开视线,一颗心揣揣不安的跳个不停。季悠然的眼神好可怕!

季悠然冷笑着收回视线,看向秦晓梅,“今天你们来的正好,我正好要跟你们算算总账。”

说话间,她拿出一本日记本,“这上面记录的是这几年周越从我这里骗走的钱,你们还一下。”

“季悠然!你个不要脸的,天天跟在我儿子后面像一条狗...唔...”秦晓梅的话被一坨飞来的泥土给堵住了。

季悠然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嘴这么臭,我给你洗洗。”

秦晓梅吐出口中的泥土,大叫着像疯了一般的冲向季悠然,“我要撕了你这个死丫头!”

季长河连忙想要去拦,看到季悠然对着他狡黠一笑,便停住了脚步。的确,悠然要是连秦晓梅都对付不了,以后要怎么和那些人斗?

秦晓梅挥舞双手向着季悠然的脸抓了过去,还没碰到季悠然,她的衣领就被季悠然抓住,接着她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一阵剧痛从秦晓梅后背蔓延开来,秦晓梅整个人都懵了,完全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躺在地上。

“妈!”周燕快步冲向秦晓梅。季悠然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了?

季悠然冷笑着看了一眼地上的秦晓梅,看向周洋,“你要不要试试?”

“季悠然,你不要欺人太甚。”周洋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又气又慌的指着季悠然。妻子可是足足有一百五十斤,季悠然竟然如此轻松的就将她摔在了地上。

季悠然淡淡一笑,眼中闪动着丝丝沁骨的寒意,她缓缓勾起唇角,“我欺人太甚?是我带着全家去你们家大吵大闹了吗?”

看到季悠然冰冷的眼神,周洋竟然感觉到了一阵虚意,他额间悄悄溢出了汗珠,用力的咽了咽口水,“要不是你欺负了我家周越和周燕,我们怎么可能来你家?”

周燕跑到秦晓梅身旁,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秦晓梅瞄了季悠然一眼,忍着痛与周燕躲到了周洋的身后,“当家的,你今天一定不要放过这个死丫头。”

周洋点了点头,他现在也有些害怕季悠然,可是他毕竟是一个男人,要是当着这么多村民的面怂了,他以后还怎么在村里混?

想到这里,周洋挺了挺胸,上前一步,一脸凶狠的瞪着季悠然,“季悠然,我们今天来是跟你说理的。”

“好,那我就听听你们有什么理?”季悠然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周洋。

“当家的。”秦晓梅扯了扯周洋的衣服。

周洋回过头瞪了秦晓梅一眼,“这件事交给我,你们不要开口。”他要是有信心打的过季悠然,也就不会这样好说好话的跟季悠然讲理了。

看向季悠然,周洋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口道:“季悠然,今天你是不是让我家周越在学校当众出丑了?”

“是。”季悠然点了一下头。

“你和周越关系一向很好,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让周越以后怎么面对同学和老师?”周洋质问道。

“愿赌服输,既然周越自己答应了赌注,他输了自然得遵守。”

周洋咬了咬牙,他也知道事情的始末,的确像季悠然说的那样,“那你为什么要扭周燕的手?”

“难道你要我站着给她打?”季悠然如看傻子一般的看着周洋。

周洋顿时语塞。

季悠然笑了笑,晃了晃手中的日记本,“时间也不早了,你们把账结一下,一共是六百三十五块七分,看在是同一个村的份上,我就不要你们利息了。”这本日记本是她在抽屉里发现的,没想到周越那么无耻,竟然仗着原主喜欢他,骗了原主那么多钱。

秦雪梅听到季悠然的话,也顾不得痛了,一把推开面前的周洋,“季悠然,你别含血喷人,我家周越才不会欠你的钱呢。”那些钱可是季悠然心甘情愿给她家周越用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