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三十五、过敏

重生九零做团宠小说:三十五、过敏

编辑:隔山隔海更新时间:2021-09-15 22:42:53
重生九零做团宠

重生九零做团宠

一场空难让季悠悠然回八零年代,家徒四壁,无父无母,仅有年迈的爷爷和尚未成年的妹妹相依为命。季悠悠然无可奈何一叹,活着了是她唯一的幸运的人了。那就活着,季悠悠然就得活出自于我,活的精彩的。她再创业,炒股赚钱,买房子... 凭借着一手医术,在这八零年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日,季爷爷掏出一枚古朴厚重的玉佩递过来季悠悠然,“悠悠然,你去京城一趟,帮爷爷将这块玉佩送去给爷爷的一个故人。”“好。”季悠悠然点点头递过来玉佩。却不知道这枚玉佩,和她的今后有着莫大的关系......“季丫头,他们是爷爷的孙子,你看一看不喜欢哪个。”厉老爷子笑嘿嘿的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三个光线昏暗的屋里,沉睡中的瘦弱少女睫毛微微轻颤,许久,她缓缓睁开眼睛。。

作者:紫雨漪漪 状态:完本

类型:校园甜宠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爷爷,你是也不是有心事?”季悠悠然伸出手拿过茶壶和一个空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季长河抿了一口茶,慢悠悠的张口,“悠悠然,你这一次去京城,路上肯定会很非常危险,你能应对得了吗?”他很怕,但是他要放开手,的话悠悠然连京城都到不了,如果她也就与那个位置一轮游了季长河抿了一口茶,慢悠悠的开口,“悠然,你这次去京城,路上一定会很危险,你能应付得了吗?”他很担心,可是他必须放手,如果悠然连京城都到不了,那么她也就与那个位置无缘了。他不可能一辈子保护她,最终靠的还是她自己。。...

精彩章节

“爷爷,你是不是有心事?”季悠然伸手拿过茶壶和一个空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季长河抿了一口茶,慢悠悠的开口,“悠然,你这次去京城,路上一定会很危险,你能应付得了吗?”他很担心,可是他必须放手,如果悠然连京城都到不了,那么她也就与那个位置无缘了。他不可能一辈子保护她,最终靠的还是她自己。

“没问题。”季悠然点了一下头。她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但她不是原主,她是前世有着活阎王之称的鬼医,她要人活着,就算对方只剩下一口气,她也能救活。同样,她要人三更死,对方绝对活不到五更。

季长河看了季悠然许久,放下手中的杯子,站起身,“我明天去帮你买火车票,早点去睡吧。”

“爷爷,我还有一些事要处理,火车票我自己去买。”她答应了楚家,要去帮楚老爷子取出他身体里的弹片。还有游戏,李舟江他们应该也弄的差不多了。还有她打算在离开前将营业执照办好,她写的一些歌,她也要交给韩奕。

“嗯。”季长河点了一下头,向着自己房里走去。

季悠然收回视线,将杯子里的茶喝完,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单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被夏风吹的微微飘动的树叶,不知不觉间,她又想起了前世发生的一些事...

睡梦中,周燕感觉身上有些痒,伸手挠了挠,越挠她发现越是痒。

“可恶的蚊子。”周燕睁开眼睛,坐起身,一边挠,一边打开灯。她睡觉之前明明有将帐子里的蚊子都赶掉的,怎么还有蚊子?

周越也是痒的不行,看到周燕开灯,也坐了起来,“今天怎么这么多蚊子,我脸上,身上盯的全是包。”他和周燕从小就住在同一个房间,不过两人各睡一张床。

“我现在恨不得抓掉一层皮,痒死了,臭蚊子别被我抓到。”周燕难受抓着,拿起蒲扇将帐子再次掸了一遍,又打量了一会儿,见真的没有蚊子了,才关灯继续睡。

只是她身上的痒却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痒,让她不由的加重了力气,很多地方都被她抓破了,可是却还是忍不住想抓。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周燕和周越顶着黑眼圈起床,他们的脸上,身上此时都布满了一条条的抓痕。

“哥,你说我们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过敏?”周燕觉得蚊子没那么厉害,思来想去觉得过敏的可能性更大。

“有可能,等下我们去村卫生所看看。”周越用力的挠着自己的背,走到镜子前,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眉头皱了起来。这样他根本去不了学校,还有昨天的事,也让他不想去学校。可是他又不得不去学校,马上就要高考了,他要是不去学校就考不上大学了。

“好难看,会不会留下疤呀?”看到镜子中自己满脸都是抓痕,周燕心中充满了担心。她可是女孩子,要是脸上全是疤,以后谁会娶她呀。

“没事的,我们出去吧。”周越安慰了周燕一句,转身走出房间。

秦晓梅正在准备早饭,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向周越和周燕,“你们怎么也这样?”她昨天晚上痒的一晚上都没睡着,开始以为是蚊子,可是找了半天一只蚊子都没有。

“妈,我们有可能是过敏了。”周燕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她和哥是这样,妈也这样,那应该是过敏没错了。

“那吃完早饭,我们去村卫生所看看,你们先吃,我去喊你们爸。”怪不得她和当家的浑身都痒,原来是过敏了。可是她不记得自己有吃什么过敏的东西。

季悠然慢慢收气,停下动作,走到一旁拿起毛巾擦去脸上的汗,“爷爷,我等下要去山里一趟。”每天早上,她都会陪着爷爷打一遍八段锦,加上晚上她会修习鬼医门的功法,她现在的身体,比之前她穿越过来时更加契合了。

季长河诧异的看向季悠然。

“我去摘一些草药路上用。”

“那你小心一点,现在天热了山上蛇虫多。”悠然应该是想要制作一些毒药,以免在路上遇到对她不利的人。

季悠然笑着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吃过早饭,季悠然背着一只箩筐,向着村东边的大山走去。她要去帮楚老爷子取弹片,需要一味草药,这味草药只有山里才有,而且它必须是新鲜的,那样效果才会更好。

周家人去村卫生所,医生帮他们看了一下,配了一些药给他们,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就让他们回去了。

回到家,周家人便迫不及待的吃了药。他们现在还是浑身痒的要死,再抓下去,他们身上就没有好肉了。

“妈,我和燕子去学校了。”周越拿起桌上的书包。他知道今天去学校肯定会有很多人笑话他,但是他没有别的办法。他要出人头地,以后过人上人的生活,就必须上大学。

秦晓梅笑着点了点头,不过下一刻她的脸色就变了,“你们等一下。”

周燕和周越停下脚步,看向秦晓梅,脸色也是一变,“妈,你的脸,怎么...”

“我的脸也和你们一样了?”秦晓梅惊慌的捂着自己的脸,冲向了房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我的脸怎么变成黑色了?这可怎么办呀?”

在山里转了一圈,季悠然发现了很多草药,不过她要找的那种草药却始终找不到,眼看着快要中午了,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向着山下走去。没有那种草药,她只能用别的办法了。

刚进村,季悠然就远远的看到,周家门口围着很多看热闹的村民,嘴角勾了勾,走了过去。她昨天给周家人下了药,如果他们不吃别的药,他们最多痒上三天,要是吃了其他药,那他们就惨了。

“周家人是不是中毒了?怎么脸都变成了黑色?”

“可能是吃坏了东西吧。”

“我去问问他们情况,以防万一。”

季悠然听着村民们的议论,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黑曜石般的眼眸灵动的转了转,挤进人群走进了周家。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