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四十三、这是最后一次

重生九零做团宠小说:四十三、这是最后一次

编辑:隔山隔海更新时间:2021-09-15 22:43:34
重生九零做团宠

重生九零做团宠

一场空难让季悠悠然回八零年代,家徒四壁,无父无母,仅有年迈的爷爷和尚未成年的妹妹相依为命。季悠悠然无可奈何一叹,活着了是她唯一的幸运的人了。那就活着,季悠悠然就得活出自于我,活的精彩的。她再创业,炒股赚钱,买房子... 凭借着一手医术,在这八零年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日,季爷爷掏出一枚古朴厚重的玉佩递过来季悠悠然,“悠悠然,你去京城一趟,帮爷爷将这块玉佩送去给爷爷的一个故人。”“好。”季悠悠然点点头递过来玉佩。却不知道这枚玉佩,和她的今后有着莫大的关系......“季丫头,他们是爷爷的孙子,你看一看不喜欢哪个。”厉老爷子笑嘿嘿的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三个光线昏暗的屋里,沉睡中的瘦弱少女睫毛微微轻颤,许久,她缓缓睁开眼睛。。

作者:紫雨漪漪 状态:完本

类型:校园甜宠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季悠然走到周燕和季倩倩身后,抬脚,踹一个将她们全部踢进了河里。那就敢谋算她,那就一直这样保持清醒保持清醒吧。“救急啊!救急啊!我切记死...”周燕惊惧的大叫着,不断地的扑棱着水花。季倩倩也是一脸惊慌失措的在水里争扎着。周越听见周燕的呼喊,才忆起自己是会游“救命啊!救命啊!我不要死...”周燕惊恐的大叫着,不断的扑腾着水花。。...

精彩章节

季悠然走到周燕和季芳芳身后,抬起脚,一脚一个将她们全部踢进了河里。既然敢算计她,那就下去清醒清醒吧。

“救命啊!救命啊!我不要死...”周燕惊恐的大叫着,不断的扑腾着水花。

季芳芳也是一脸惊慌的在水里挣扎着。

周越听到周燕的呼喊,才想起自己是会游泳的,连忙游到周燕和季芳芳身旁,用手拉住了她们,“不要怕,这水不深的,你们用脚试试。”刚刚他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才会连续喝了几口水。

周燕和季芳芳在周越的安抚下,慢慢的停住了挣扎,不过她们脸上依然带着恐惧和惊慌。刚刚水从鼻子和口腔灌入的时候,她们想要抓,可是什么都抓不到,那种窒息感,她们真的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现在心还在砰砰的跳着。

周越想到此事的罪魁祸首,愤怒的瞪向季悠然,“季悠然,你怎么这么狠毒?你不知道这样会死人的吗?”

季悠然嘴角划过一抹冷嗤,眸光凌厉如剑,“死了就死了。”

“季!悠!然!”周越紧握着双拳,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季悠然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冷酷无情了?这样的她,让他十分陌生。

“季悠然,你这个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的。”想到刚刚那种窒息的感觉,周燕心里的怒火压抑不住爆发了出来,她瞪着赤红的眼睛,尖利的对着季悠然大叫着。要不是现在她的双腿还是软的,真的恨不得冲上去撕了季悠然。

“别叫这么大声,我耳朵没聋。还有,我要提醒你们一句,这是最后一次,不然它就是你们的下场。”季悠然手指一弹。

“啪!”一条正向着季悠然偷偷靠近的蝮蛇,不知被什么东西打中,瞬间血花四溅,扭动了几下,便没有了动静。

周越三人愣愣的看向死去的腹蛇,看到腹蛇旁一颗带血的小石子,才知道季悠然刚刚射出的就是这颗小石子。她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了?

季悠然看向目瞪口呆的周越三人,眸中尽是一片嘲讽,红唇勾了勾,转身离开。

“她好可怕...她真是是季悠然吗...”看着季悠然离开的背影,周燕身体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季芳芳看着死去的蛇,眼中染上了一片恐惧和害怕。她以后绝对不会再去招惹季悠然了,这个季悠然绝对不是她以前认识的季悠然。

“姐,你回来了。”看到季悠然,季长乐一脸欢快的向着她跑了过来。

季悠然扬了扬唇角,从包里拿出一包糖递给季长乐。

看到糖,季长乐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一脸开心的接过糖,“姐,你真好!哈哈...”

季悠然伸手揉了揉季长乐的脑袋,与她向着屋里走去,“爷爷呢?”

季长乐剥了一颗糖放在嘴里,一脸满足的眯了眯眼,“爷爷还在地里。”

“糖好吃吗?”见季长乐一脸满足的模样,季悠然忍不住勾起唇角。

“嗯!”季长乐用力的点了点头,想到季悠然马上就要出远门了,嘴里的糖瞬间就没有那么甜了,伸手拉住季悠然的手,“姐,你明天走了什么时候回来啊?”

“有时间我就回来。”季悠然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姐,我不想你走,你可不可以不要走啊?”季长乐晃着季悠然的手,看着她的漆黑眼中满是哀求。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和姐分开过,她真的不想和姐分开。

季悠然蹲下身,看着季长乐,“长乐,你不要难过,姐很快就会回来的,到时给你带很多好吃的,好不好?”

“我不要吃的,你能不能不要走?”季长乐看着季悠然的双眼慢慢变的湿润。

“乖!”季悠然心里顿时有些酸酸的。

季长乐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扑进季悠然怀里,紧紧的抱住了她,“我不要,我不要你走,我不要和你分开,姐,你不要走好不好?”她自从知道姐要和他们分开,心里就很难过,只是她一直都忍着没有说出来。

季悠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轻拍着季长乐的背,心情复杂的看着她。她很想说自己不走了,可是她不想骗长乐,不然她会更难过。

“长乐,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季长河扛着锄头走了进来。长乐是一个很乖的孩子,如果不是受了极大的委屈,她是不会哭的这么伤心的。

“爷爷,我不要姐离开。”季长乐哭着看向季长河。

“傻孩子,你姐她是去京城读书的,等放了暑假她就回来了。”季长河摇头笑了笑,将手里的锄头放好,走到井边洗了下手。

“你说真的?”季长乐有些半信半疑。

“爷爷还能骗你不成,要是你姐真不回来,爷爷就带你去京城。”季长河笑着走到季长乐面前,“瞧你哭的像只小花猫似的。”

季长乐不好意思的一笑,对着季长河做了个鬼脸,拉着季悠然向屋里走去。

季长河看着两人的背影,摇头叹了一口气。他也不想和悠然分开,但是悠然有她必须要走的路。

吃过晚饭,季悠然泡了一壶茶,和季长河,季长乐坐在院子里聊天。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

季长乐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季长河笑着看了一眼哈欠连连的季长乐,不舍的看向季悠然,“去睡吧,明天一早你还要去坐火车。”他很想和悠然多聊一会儿,只是时间真的很晚了,要是明天不小心睡过头,错过了火车就糟糕了。他去火车站看过,去京城的火车只有早上的一班,错过了,就得等后天早上了。

“好。”季悠然点了点头,拉起季长乐的手,“我们去睡觉吧。”

“姐,明天我去送你好不好?”季长乐揉了揉带着睡意的眼睛,期盼的看着季悠然。

“好,姐明天叫你起床。”季悠然笑着揉了揉季长乐的头发。

季长乐点了点头,不放心的叮嘱,“那你一定不要忘记叫我起床。”她可不想睡过了头,错过了送姐的机会,不然要等很久才能再见到姐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