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七)执念

素问南篱小说:(七)执念

编辑:清尊素影更新时间:2021-10-14 18:55:19
素问南篱

素问南篱

“你,还记得我前生吗?”南青葙意识模糊不清地睁开眼睛了眼睛,望着眼前。暖阁虹帐,雕花床上坐于一女子,青色钗钿缕衣,团扇遮脸。鼻尖一股药香,但并不像平时里出入药店中的气味浓厚,淡淡的,一时之间有一时之间无。他在产生怀疑自己的鼻子,摸了摸鼻尖。“你?是谁?”他问。佳人沉默不语!电影《素问南篱》即将开拍,南青葙总会看见了一个女人,如风似幻,偏偏她就在眼前,但是他依旧看不清她的脸!他们之间隔得不只是是逝去数百年的时间。南宋的她,二十六世纪的自己,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是一手的泪!自己究竟怎么了?他分不清是戏,但是他的曾,一个在现代人怎么会有南宋暖阁虹帐,雕花床上端坐一女子,青色钗钿缕衣,团扇遮脸。鼻尖一股药香,但并不像平日里进出药店中的气味浓郁,淡淡的,一时有一时无。他在怀疑自己的鼻子,摸了摸鼻尖。。

作者:奶茶闲人 状态:连载

类型:古代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萧紫萱下了出租车,狂奔着往医院跑,电梯没下去,她后转身往楼梯间跑去,拼命地地往上爬着,口气爬到了七楼,径直急救室。急救室的红灯亮着,一个中年人女人看见了她来了,迎了上去。“雪儿!”“桑姨!”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也赶了回来。萧紫萱后转身,“爷爷!”她喊“雪儿!”。...

精彩章节

萧雪见下了出租车,飞奔着往医院跑,电梯没下来,她转身往楼梯间跑去,拼命地往上爬着,一口气爬到了七楼,直奔急救室。急救室的红灯亮着,一个中年女人看见她来了,迎了上来。

“雪儿!”

“桑姨!”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也赶了过来。

萧雪见转身,“爷爷!”她喊着。

“不是好好的吗?我昨天来看她,不是挺稳定的吗?”老人急切地问。

桑姨眼睛红红的,“就突然——突然——”

萧雪见泪如雨下,“你别走!别走!别走!”她喃喃自语如念经般。

南青葙一下戏,目光就在现场寻找着萧雪见的身影,没有!

“又去哪了?不是,又躲我?”

“你是找萧老师吧!”陈阳说,“她临时请假了,走得很急。”

南青葙一把抓住陈阳,“她出什么事儿了?”

杨瑶谣走了过来,轻声地说,“她没说,好像是家里谁——生病了!”

“父母吗?”南青葙急切地问。

杨瑶谣摇了摇头。

“陈阳,我手机呢?”

陈阳把他手机递给他,他拨通了萧雪见的电话。

电话铃声响起,爷爷和桑姨都看向了萧雪见,她如木雕般站在急救室门口。

“雪儿”“雪儿,电话响了!”

桑姨上前拍了拍她的后背,萧雪见这才反应过来,摸着自己的口袋,寻找着手机,手机来电显示:素问的他。

手机仿佛烫伤了她般,摔了出去,啪嗒掉在了地上,显得特别刺耳。桑姨和爷爷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爷爷走上前,想蹲下捡起,萧雪见迅速地捡起手机。

“剧组来的电话!”

连忙揣着手机往楼梯间跑去,她把手机调成了静音,电话还在不放弃的呼叫着。

南青葙魔障了般拨打着萧雪见的电话,骆姐一把夺过他的手机。

“下一场戏了!”骆姐说,“陈阳,带你哥过去!”

陈阳拽着南青葙往片场内而去。

骆姐看着南青葙的手机,看着正在呼叫的电话:素问南篱。她挂了电话,看着南青葙上了廊桥变成了陆玄叁。

电话终于不亮了,萧雪见窒息地靠在墙角。

“雪儿!灯变绿了!”桑姨看着如此这般的她,“雪儿,你怎么了?”

萧雪见泪眼朦胧,她站了起来,就往急救室跑去。

陈阳走进骆姐的房间,就看见了桌上的一打照片,居然都是上次出外场遇见大雨,白青葙抱着萧雪见亲吻的照片,拍摄角度很远,和上次一样。但是这次可以看到萧雪见的脸。

“怎么回事?”骆姐严肃地问。

陈阳怯怯地看着她,欲言又止。

“说!”

“从他入行以后,他几乎天天失眠。萧老师出现后,南哥的失眠症就好了!”

对于南青葙的失眠症,作为经纪人她是最了解的,她沉默了!

萧雪见是黎明时分回来的,太过疲惫,一进酒店,就在沙发区的沙发上躺着。南青葙今天早上有戏,很早就起来了。和陈阳匆匆忙忙赶去化妆,走到大堂门口,南青葙折了回来,她怎么又睡在外面。

“雪见!”他轻声地喊着,“雪见!回房间里去睡!”

萧雪见迷迷糊糊,“今天要出外场!”她含含糊糊地说,“白素问栖霞寺落胎!”

“那到车上去睡!”南青葙一把扶起萧雪见,“化妆、去栖霞寺,还有四个小时你可以睡!”

陈阳上前帮忙,他们一起扶着萧雪见上了他的保姆车。

“不会又被拍吧!”陈阳嘀咕着。

南青葙让萧雪见枕在自己的腿上,萧雪见连着三日没睡,又是连夜回来,就这么睡着。南青葙看着她,安心地笑着。陈阳从后视镜中看着这一幕,但愿骆姐别生气!

萧雪见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陆玄叁,一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

“云郎!”萧雪见脱口而出。

南青葙原本闭目养神,一声“云郎”,一丝游魂归位。

西京陆家老宅南篱院,白素问的爷爷白翁做主,让他们完成十年前新婚最后一道程序——灭烛。

暖阁虹帐,白素问青色钗钿缕衣,团扇遮脸,端坐雕花床上。陆玄参身穿绛色公服,他微醺,一步一步地往雕花床走去。上雕花床,踩床前檀木阶的时候,脚下一滑,白素问本能地伸手扶住他,他就势往雕花床上倒去,白素问被他压在了身下。

陆玄参还是第一次这么近地看白素问,白素问摸过团扇掩盖自己此时的慌张。陆玄叁扒开团扇,直视着她。

“以后不会再喊你白姐姐了!”陆玄叁动情地说,“素问,叫我云郎!”

白素问看着眼前的人,她伸手摸着他的眉眼,儿时的云郎依稀还在。

“云郎!”她梦魇般的喊着。

陆玄叁亲吻着她的唇,游离到她的脖颈,衣裙被他悄悄地褪去,小时候总跟在她身后的小云郎,十年的时候,真得长大了,成了她白素问真正的夫君了。

南青葙附身要吻向怀中的人,萧雪见瞬间清醒了,她一把推开他,挣脱了他的怀抱,坐直了自己的身体。

“栖霞寺是不是到了!”霍雪见掩盖自己的慌乱问着。

“马上!”陈阳埋头自己的手机,并没有发现他们之间的波动。

南青葙看着萧雪见,明明刚才他们还亲昵,此刻她拒人于千里之外!

栖霞寺大雨滂沱,大殿里已经挤满了受灾的民众,孩子的啼哭声、老人的咳嗽声,还混合着女人的哭泣声。男人都在救灾中,这里都是老弱妇孺。

一身素衣的白素问在挨个挨个地给那些老弱妇孺诊断着,丫鬟梅青提着热姜汤,挨个挨个让他们喝一碗。

“娘子,救救我的孙儿!”一个老妇人抱着怀中的孩子挤了过来。

白素问立马抱过孩子,摸了一下孩子的脸,高烧不退,把手伸进了孩子的襁褓,发现湿漉漉的。

“老人家,你跟我来!”她抱着孩子,老妇人跟着她,她们挤出了大殿,往寺院的后厨走去。

白素问给用冷水给孩子擦拭身体,又用酒擦拭了一遍,然后脱了自己的外衣包裹着孩子。孩子终于不哭了,这才放心地把孩子交还给老妇人。

“你们祖孙就在这待着吧,灶台有火,孩子不会再冻着。”

说完又往其他偏殿而去,就这样忙碌了整整一天。等梅青再次看见白素问,才发现她居然穿着淡薄。

“大娘子,你的外衣呢?您现在是有身子的人,冻着了可怎么办啊?”梅青着急的说。

“不碍事!”她摸着自己的肚子,“我的孩子,不会这么娇贵的!”

梅青脱了自己的外衣给白素问披上,她们俩依靠着彼此,看着大殿外依旧滂沱的大雨。

山门口,一身蓑衣的陆玄叁,身后跟着同样蓑衣的一队人。

“陆少尹!今天就在这休息一晚吧!”身后的人说。

“灾民是不是都在这?”陆玄叁问。

“大部分!”

“走!去看看!”陆玄叁拾阶而上。

僧人迎了上来,“陆少尹!”

陆玄叁看着满寺院能挡风遮雨的地方都窝着灾民。

“陆某代替灾民,谢过方丈收留!”

“阿弥陀佛!佛祖普度众生,天灾之时,更得解救众生于水火。”

陆玄叁把栖霞寺巡视了一遍,嘱咐手下送些粮食过来。在灾民中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昌叔!”正是陆总管。

陆总管一看见他,立马迎了上来,“阿郎!”

“你怎么在这?”陆玄叁问。

“大娘子也在这儿!”陆总管说,“大娘子原本是去她大师兄肖大夫医馆瞧诊,正遇上了肖大夫要来栖霞寺给灾民看诊,大夫人手不够,我们就一起来了。”

“素问,她现在在哪?”陆玄参急切地问。

陆总管领着陆玄叁往后面的偏殿而去。

“大娘子!大娘子!”远远地就听见了梅青的喊叫。

白素问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僧房中,陆玄参抱着她。

“云郎!”她虚弱地喊着。

陆玄叁惊醒,“素问!醒了!”

“你怎么会在这?”她看着四周,身体一点力气都使不动,“我怎么了?”

陆玄叁紧紧地抱着她,眼睛红红的。

“你只是太累了!”陆玄叁温柔地说。

白素问看见了他眼中的泪,她伸手,“云郎,怎么哭了?”

陆玄叁握住她伸过来的手,轻吻着。

白素问想起了自己昏过去之前情形。

“孩子!孩子!”她摸着自己的肚子,悲悯地喊着,“孩子!我们的孩子!对不起,云郎,我没护住他!我没护住我们的孩子!”

陆玄参抱着白素问,夫妇俩无声地哭着!

两位演员哭着,哭得镜头外的人也跟着一起哭!导演都忘了喊“Cut!”

杨瑶谣哭成泪人,上前抱着萧雪见,萧雪见的脸上却没有泪!自己一直都只是个旁观者,在旁观着他们的故事!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