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八)冷战

素问南篱小说:(八)冷战

编辑:清尊素影更新时间:2021-10-14 18:55:22
素问南篱

素问南篱

“你,还记得我前生吗?”南青葙意识模糊不清地睁开眼睛了眼睛,望着眼前。暖阁虹帐,雕花床上坐于一女子,青色钗钿缕衣,团扇遮脸。鼻尖一股药香,但并不像平时里出入药店中的气味浓厚,淡淡的,一时之间有一时之间无。他在产生怀疑自己的鼻子,摸了摸鼻尖。“你?是谁?”他问。佳人沉默不语!电影《素问南篱》即将开拍,南青葙总会看见了一个女人,如风似幻,偏偏她就在眼前,但是他依旧看不清她的脸!他们之间隔得不只是是逝去数百年的时间。南宋的她,二十六世纪的自己,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是一手的泪!自己究竟怎么了?他分不清是戏,但是他的曾,一个在现代人怎么会有南宋暖阁虹帐,雕花床上端坐一女子,青色钗钿缕衣,团扇遮脸。鼻尖一股药香,但并不像平日里进出药店中的气味浓郁,淡淡的,一时有一时无。他在怀疑自己的鼻子,摸了摸鼻尖。。

作者:奶茶闲人 状态:连载

类型:古代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在导演的房间里,对明日要拍摄作品的剧本。南青葙始终盯着坐在自己斜对角线的萧雪见,这段时间——,她一脸公事公办。回自己房间,洗完澡,头发湿漉漉地也不擦,他左右看了看,在寻着,那个看不清脸的女人,没会出现。他的失眠症又回去了!从沙发上转辗,换到了床上,又回到自己房间,洗完澡,头发湿漉漉地也不擦,他左右看了看,在寻着,那个看不清脸的女人,没出现。他的失眠症又回来了!从沙发上辗转,换到了床上,又是辗转,换到阳台上的单人沙发上。明天戏多,他只能拿出安眠药,吃了才睡去。。...

精彩章节

在导演的房间里,对明天要拍摄的剧本。南青葙一直盯着坐在自己斜对角的萧雪见,这段时间,她一脸公事公办。

回到自己房间,洗完澡,头发湿漉漉地也不擦,他左右看了看,在寻着,那个看不清脸的女人,没出现。他的失眠症又回来了!从沙发上辗转,换到了床上,又是辗转,换到阳台上的单人沙发上。明天戏多,他只能拿出安眠药,吃了才睡去。

应天府议事厅,围聚了数人。

“陆少尹,现在最短缺的就是粮食。”杨判官说,“救济粮已尽,官粮也维持不了几日了。断粮后,南京必乱。”

张推官一直在犹豫着,陆玄叁说,“张推官,有什么话不能说?”

“南京城并不是没有粮!”张推官说。

“粮商!”陆玄叁说,“他们已经捐过一批了!”

杨判官隐晦一笑。

“杨判官,但说无妨!”

“黑市有高价粮!”杨判官说。

“精明的粮商一定会有屯粮,就是为了预留在天灾时敛财。”张推官说。

“可是要他们拿出这拨粮救灾,那是在断他们的命!虎口拔牙,一不小心就会被虎吞进肚子里。”杨判官说。

“朝廷的救济粮要运进南京,就目前的雨势,也得有十来日!”陆玄叁说,“现在迫在眉睫,你们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杨判官和张推官两个人互看了一眼,脸色凝重。

“粮商中,陈记是首!”张推官说,“可是陈记背后?”

“当朝重臣?”陆玄参说。

“陆少尹!”杨判官欲言又止。

“怕我仕途受阻!”陆玄叁说,“又不是第一次!灾民饿肚子,作为父母官是失职!”

杨瑶谣在片场找了一圈萧雪见,刚才还在,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南青葙也在人群中寻找着。

陈阳递上水杯,悄声地问,“你和萧老师闹别扭了?”

“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踩雷了!”南青葙气恼地说。

杨瑶谣在大巴上找到了萧雪见,“雪姐,你怎么那么快啊!怎么躲在这儿了!”

“我躲什么啊!”萧雪见争辩。

“你和南哥不对劲!太不对劲了!对剧本,只对剧本!他的戏,你每场都在,他一下戏,你就躲得没影!太不对劲了!”杨瑶谣说。

“这么明显吗?”

杨瑶谣点了点头,“昨天导演还悄悄问我,说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萧雪见瞪大了眼睛。

“你们以前喜欢互怼,讨论剧本会争论,南哥在戏里哭,你在戏外哭。”杨瑶谣说,“现在,就是——很别扭!就只剩下工作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陈阳看着食欲不振的南青葙,他最近清瘦了很多。虽然是角色需要,他的脑中闪现骆姐给他看的那叠照片。

“萧老师生气,莫非是因为被偷拍的那事儿?”

“什么偷拍的事儿?”南青葙问。

南青葙给骆姐打电话,“你是不是跟萧雪见说什么了?”

骆姐还是第一次被南青葙这么冲的说话,气不打一处来,“臭小子!你因为一个外人冲我嚷嚷!”

“我跟萧雪见的事儿,你别插手!”南青葙说。

一旁的陈阳紧张地一动不动。

“那你是要官宣是吗?”骆姐气也上来了,“还是等着营销号爆啊?直接热搜第一啊!萧雪见被人肉,粉丝围堵她啊!”

南青葙张着嘴,无话可说了。

“你一向拎得清的!”骆姐说,“不是说不让你谈恋爱!《素问南篱》开机一个月,你们就被拍了两次!是情难自禁?还是入戏太深?你分得清楚吗?”

她这么一问,南青葙眼前闪现那个看不清脸的女人。

“是吗?是自己入戏太深吗?”他自己也很难说得清楚。

“你们的婚事,是我和你祖父定下来的!”

一个老者的声音,他一转头,自己已经不在房车中,又回到了西京,回到了白家老宅。

白素问的爷爷白翁说,“十年前,你父母早亡,叔伯瓜分了你父亲这房的家业,为了保全你,让年幼的你和素问成婚。白家虽不是什么高门,但你那些叔伯还是会有所忌惮。如今你也算是不辱家门,我们白家也不想你报恩。素问和你也无夫妻之实,如今有更好的,你们就和离了吧!”

“大父!”陆玄叁跪下,行大礼,“我不愿和离!”

白翁看着他。

“这样做也不是为了报白家对我的恩情!”陆玄叁说,“我中意她,自幼时,八岁那年父母遭遇意外,我夜夜噩梦不止,是她守在我身边,我才能安睡。与她成婚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如愿以偿。去书院求学考起功名,不仅仅光耀门楣,还为得是可以站在她身旁,成为她真正的夫君。”

“拒了东京的那门亲,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白翁提醒他。

“我以才学入仕,替官家办事,不依裙带,不站派系!”陆玄叁说。

白翁笑了,“不枉费我送你到崔夫子那求学!素问,我来说。”他的目光瞥向了陆玄叁身后屏风上的影子,他摸着胡子一笑。

“南哥!开工了!”陈阳喊着。

南青葙瞬间回到当下,愣神了一会儿。陈阳再催促,他方才下了车,跟着他往片场走去。

晚上收工后,工作群有人喊火锅局,杨瑶谣拉着萧雪见。

“这个点吃火锅,是打算胖五斤吗?”她一脸拒绝。

“这么辛苦工作,当然要满足口腹之欲啊!”杨瑶谣拉着她往剧组的执行制片的房间而去。围了一圈人,个个都如猛虎下山吧。吃饭这事儿呢?一大堆人抢一定吃得香。萧雪见说不吃也吃顶了。不知道谁又点了一堆肉给送了过来,他们正要找是谁,只见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潜伏在他们之中。

“南哥!”不知谁喊了一句。

南青葙夹着一筷子的羊肉正要往口中送,陈阳突然出现,迅雷掩耳之势给拦截住。

“哥!”

“就吃一口!”南青葙乞求。

“陈阳,一口没事儿!”场务大哥打圆场。

“一口后,他就搂不住了!”陈阳说,“他只能是不吃直接到暴食。”

“南哥也不胖!就吃一顿,问题也不大!”杨瑶谣替南青葙说话,他抱于感激的目光。

“他明天是20岁的陆玄叁的戏!”霍雪见提醒。

“萧雪见,我忍你很久了!”南青葙腾地站了起来,“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你的!你把我当空气小半个月了,今天吃口肉,你就看见了!你是故意的吧!”

“作为一个专业的演员,让自己的身体保持在最好的状态,是专业素养。”萧雪见也站了起来,“不拍戏,你怎么吃都行!入了组,你一却都只是为角色存在。”

“激我是吧!”南青葙说,“那我让你看看,我的专业素养在哪?不就是口羊肉吗?不就是火锅吗?”他吞咽着自己的口水,张口吃了口麻辣味的空气。

执行制片打圆场,“南哥、萧老师,你们俩冷战了这么久,我们都小心翼翼的,不过呢,吵架也是一种沟通的方法,能沟通就好!”

“对!多吵架多沟通!要不会憋出内伤的!”场务也附和着说。

其他人都注目着南青葙和萧雪见。

“我们没吵架!”萧雪见说。

“谁说我们冷战来着!”南青葙说。

“南哥!”萧雪见笑着看向南青葙。

“萧老师!”南青葙伸出自己的右手,一把抓住萧雪见的手,“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萧雪见也满脸堆笑的说。

“谢谢南哥续的肉!”场务立马给火锅下新肉,“是不是都下了!我都下了啊!”

南青葙目不转盯地盯着场务一盒一盒地往热气腾腾地火锅里下肉,一直在不停地吞咽着自己的口水。

萧雪见的手原本是被南青葙给握住,她一把拉过他,扯着他往屋外走去。

“入组以后,我晚上就只吃空气了!”南青葙委屈地说,“出道以来,就没有一顿吃饱过。”

“这戏结束后,我请你吃顿饱饭!”萧雪见说。

南青葙眉开眼笑,他连忙翻找自己的手机,“我得录音录视频!别想赖啊!”

为了找手机,他松开了握住萧雪见的那只手,翻出手机,立马打开录屏。

“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不许赖啊!”

萧雪见一笑,“我萧雪见,今日以这个视频为证,《素问南篱》拍摄结束后,请南青葙吃顿饱饭!一定让他吃到撑!”

南青葙心满意足的收起了手机,伸手很自然地再次牵过萧雪见的手。

“你还真好哄!”萧雪见说。

“上辈子都是我哄你,这辈子轮也该轮到你哄我了!”南青葙笑着说。

萧雪见脸上的笑却僵住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