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十)情深

素问南篱小说:(十)情深

编辑:清尊素影更新时间:2021-10-14 18:55:27
素问南篱

素问南篱

“你,还记得我前生吗?”南青葙意识模糊不清地睁开眼睛了眼睛,望着眼前。暖阁虹帐,雕花床上坐于一女子,青色钗钿缕衣,团扇遮脸。鼻尖一股药香,但并不像平时里出入药店中的气味浓厚,淡淡的,一时之间有一时之间无。他在产生怀疑自己的鼻子,摸了摸鼻尖。“你?是谁?”他问。佳人沉默不语!电影《素问南篱》即将开拍,南青葙总会看见了一个女人,如风似幻,偏偏她就在眼前,但是他依旧看不清她的脸!他们之间隔得不只是是逝去数百年的时间。南宋的她,二十六世纪的自己,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是一手的泪!自己究竟怎么了?他分不清是戏,但是他的曾,一个在现代人怎么会有南宋暖阁虹帐,雕花床上端坐一女子,青色钗钿缕衣,团扇遮脸。鼻尖一股药香,但并不像平日里进出药店中的气味浓郁,淡淡的,一时有一时无。他在怀疑自己的鼻子,摸了摸鼻尖。。

作者:奶茶闲人 状态:连载

类型:古代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南青葙望着萧紫萱从她的大包中摸出的——录音记录笔。“还录音记录啊?”他不解。“第一素材!”她又摸出了一个记事儿本,厚厚地一本。南青葙很好奇地探手望着,记事儿本上密密麻麻。“不许看!业务机密!”萧紫萱说。“怎么有一种在选择接受采访的错觉呢?”南青葙说。萧紫萱职“还录音啊?”他疑惑。。...

精彩章节

南青葙看着萧雪见从她的大包中掏出的——录音笔。

“还录音啊?”他疑惑。

“第一素材!”

她又掏出了一个记事本,厚厚地一本。

南青葙好奇地探身看着,记事本上密密麻麻。

“不准看!业务机密!”萧雪见说。

“怎么有一种在接受专访的错觉呢?”南青葙说。

萧雪见职业般微笑,“可以开始了吗?”

南青葙正襟危坐,总感觉哪不对!

“你是哪家媒体啊!”南青葙冒出来这一句。

“你!”萧雪见上下打量他,又转头看了看房车里,“难道——还有——什么怪癖!”

南青葙盯着她看,盯得她有些不自在。

“你——以前——不这样啊?”南青葙说。

“哪样?”萧雪见扶了扶下滑的眼镜。

“顾盼遗光彩,长啸气若兰。”南青葙脱口而出。

萧雪见一笑,惯性地又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

“这词儿离我——太远!”

南青葙伸手摘下她的眼镜,萧雪见看着模糊的南青葙。南青葙伸出自己的手,用手轻描着萧雪见的眉。

“眉如黛山雾,眸醉南篱桂;云镜懒梳妆,燕双浅低语。神女落巫山,襄王观云雨。”

西京陆家老宅南篱院,初晨之阳,佳人坐在窗前,梳着云鬓,陆云郎赖在塌上看着美人梳妆,看了片刻,他起身来到佳人身旁,在梳妆盒中找出眉笔,替佳人描眉。一缕金色映照在一对新人的面颊,蜜言浅语,眉眼情深。

“什么艳词软语?”萧雪见脸色发红,扒开南青葙的手,“正经点!”

南青葙此时看她的那双眼睛,深情如水。

萧雪见捂住他的眼睛,“今天晚上之前要交稿的!要不明天得开天窗了!”

南青葙一把握住她捂自己眼睛的手,“你不记得,我记得!”

萧雪见躲闪着,“下半段!”

几日不见的陈记陈观山,脸色面若死灰,从他进入肖家医署的门开始,小厮们就避它如瘟神。

“肖郎中!肖大夫!——救命啊!”他哀嚎着,“肖大夫救我命啊!”

肖大夫替他诊脉,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额头还汗珠粒粒。

“陈掌事儿,您这脉象——”他欲言又止!

屏风的另一边传来窃窃私语。

“昨天范家粮铺的范掌柜面若死灰,便血了好几日,看遍了南京城的名医,愣是什么也没瞧出来,肖大夫都无策。”

“怕是天灾犯了神怒了吧!要不好好的人能成这样!”

“南京城因为天灾缺粮,饿死了不少人,可是范家粮铺还藏了很多粮,想必是老天爷怒他了,要索他的命!”

陈观山侧耳听得满额头的汗,腿脚都开始哆嗦了。

“陈掌事儿,莫听旁人闲言。我再给您开几副大补药,我再翻翻医书古籍,一定能找到你这病因!”肖大夫说。

陈观山最后是小厮搀扶着出了肖家医馆,上了自家马车。

伪装的陆玄叁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和肖大夫相视一笑。

导演看到这,笑了,对萧雪见竖起了大拇指。

“这样一改,有意思多了!”张导演说,“萧老师辛苦了!”

“是南哥辛苦了!”萧雪见脱口而出。

“南哥!”傅导疑惑地看着南青葙。

“他给的灵感!”萧雪见说。

南青葙笑着看了看她。

“南哥优秀的要抢编剧老师的活了!”傅导玩笑的说。

“对啊!”萧雪见附和着。

“正好,明天肖大夫义诊赠药的那场,拍完就接着拍这场。”张导演说。

两位导演出门,萧雪见连忙收拾笔记本,要走,南青葙一把拉住她。

“你这么早就睡啊?”

“你不用背台词啊!”萧雪见说。

“你都说了加得戏都是我给的灵感!”南青葙说,“聪明如我,一遍就过!”

萧雪见左顾右盼,“就——我们俩——不太多好吧!”

“你怕我!”南青葙有些急了。

“你又不三头六臂!”萧雪见挣脱了他的手,迅速地往门口而去。

南青葙独自一个人在房间里,电视开着,挑了一圈台,又关了;又点开了手机音乐外放,他走到阳台上,看着外面的灯红酒绿,看着街道上那些逛夜市的人,他翻出自己带来的一个望眼镜。这回儿看得够清楚了。

“一对、两对、三对——”他在数着那些成双成对的,“就你一个单着!你看你,整条街就你是单身狗!”

他觉得自己居然如此无聊,无奈地笑了笑,转身依靠着落地窗,看着有些空落落的房间。

那个女人又出现了,这回在绣花。他走了过去,探头看了看。

“你也有不擅长的啊!”南青葙感叹。

“很丑,是吗?”她横了他一眼,“怎么,嫌弃了!那我拆了!”

“别啊!”南青葙拦着她,“娘子亲手做的香包,天下独一份!我要!我一定要!”

“云郎嘴这么甜,偷吃了多少蜂蜜了!”

南青葙笑了,“前世的你,多好哄啊!今生的你——哎!”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忽冷忽热,欲情故纵!”

他转身,戴上棒球帽,又戴上了口罩,出门。

萧雪见的手在键盘上飞舞着,敲门声响了。

“谁啊!”她问。

没人回答,敲门声继续。她只好起身,去开门。一打开门,就被人一把拽住。

“走,逛夜市去!”南青葙不容分说地就拉着她要走。

“现在!”萧雪见懵了。

“给你两分钟整理一下,必备装备,帽子、口罩!”南青葙说。

萧雪见慌乱地找帽子,找口罩,时长只用了一分半,就装备整齐地出现在南青葙的面前。

“这么乖!”南青葙轻声嘀咕。

萧雪见被南青葙这么牵着,紧张地看着和他们擦身而过的人。

“大家都戴口罩!你紧张个啥!”南青葙说,“抬头挺胸大踏步!我是女王我怕谁!”

萧雪见在南青葙的口令下,抬头挺胸大踏步。

“我是女王我怕谁!女王巡街,牛鬼蛇神,退散!”

南青葙听到她这么说,“果然,王的女人就是气势不凡!”

“王!你是王吗?”萧雪见问。

“我是女王的男人!”南青葙乖巧地说。

“南公公,本宫饿了,传膳吧!”

“得令!娘娘,您看,是麻辣烫还是撸串还是韩式炸鸡?”

南青葙活脱脱地一东厂厂花。

他们真是从街头吃到了街尾,不,是萧雪见她一个人!南青葙连口水都没喝着,满手的各种美食。

“我说娘娘,光盘!要光盘!不能眼大肚子!”南青葙说。

“炸鸡是杨瑶谣爱吃的;烤串是化妆楣姐喜欢的;小刘喜欢的章鱼小丸子,章胖胖喜欢的大奶茶——”萧雪见说着。

南青葙听到了很多自己不太熟悉的名字,萧雪见居然知道他们爱吃什么。

这女人真神奇!前世和今生,都让自己欲罢不能!南青葙看着眼前快乐的吃货,“你别走那么快!等等我!”

“腿那么长,作用就只是好看啊!”萧雪见鄙视他。

这女人——嘴还毒!但是,他受用!

躺倒床上,手机信息蹦跶个不停,南青葙点开,都是:

“谢谢南哥的贴心外卖小吃!”

“南哥,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章鱼小丸子!”

“谢谢南哥的爱心奶茶!”……

南青葙快乐地在床上如一只大章鱼般游来游去。他没有吃安眠药,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五颜六色的传单,如雪花片一样飘扬,南青葙伸手抓住了一张,看着:

联合抗日统一战线!1936年8月16日!

“1936年!”南青葙还在疑惑中。

“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联合抗日统一战线!”

一个女人的声音,这声音很熟悉。

“素问!”他喊着,“素问!”

他在那群穿着学生装的人流中寻找着。

“素问!素问!”

“萧素问!有人在喊你!”另一个女人的声音。

“谁喊我!”一个女学生,回头看着身后慌乱的游行人群,“谁喊我!”

一阵枪响,学生们尖叫着四处躲藏。南青葙扒开人群,目光一直追随着那个齐耳短发的女学生。

“萧素问,赶紧跑啊!巡捕抓人来了!”

“素问!”南青葙大声的喊着,“素问,是我!是我啊!”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