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十三)平妻

素问南篱小说:(十三)平妻

编辑:清尊素影更新时间:2021-10-14 18:55:36
素问南篱

素问南篱

“你,还记得我前生吗?”南青葙意识模糊不清地睁开眼睛了眼睛,望着眼前。暖阁虹帐,雕花床上坐于一女子,青色钗钿缕衣,团扇遮脸。鼻尖一股药香,但并不像平时里出入药店中的气味浓厚,淡淡的,一时之间有一时之间无。他在产生怀疑自己的鼻子,摸了摸鼻尖。“你?是谁?”他问。佳人沉默不语!电影《素问南篱》即将开拍,南青葙总会看见了一个女人,如风似幻,偏偏她就在眼前,但是他依旧看不清她的脸!他们之间隔得不只是是逝去数百年的时间。南宋的她,二十六世纪的自己,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是一手的泪!自己究竟怎么了?他分不清是戏,但是他的曾,一个在现代人怎么会有南宋暖阁虹帐,雕花床上端坐一女子,青色钗钿缕衣,团扇遮脸。鼻尖一股药香,但并不像平日里进出药店中的气味浓郁,淡淡的,一时有一时无。他在怀疑自己的鼻子,摸了摸鼻尖。。

作者:奶茶闲人 状态:连载

类型:古代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南青葙是在萧紫萱眼前直直地倒一直这样的!一直到现在的她还惊魂未定!骆姐远远超过地就看见了站在病房门口的她,疾步走了过去的。“他没事儿儿!医生说而已疲劳感过于了!”骆姐宽慰她说。萧紫萱眼睛红红地望着她,冒出了一句,“是我把他逼得太急了!”骆姐没听得懂她这句话的意思“他没事儿!医生说只是疲劳过度了!”骆姐安慰她说。。...

精彩章节

南青葙是在萧雪见眼前直直地倒下去的!直到现在她还惊魂未定!

骆姐远远地就看见站在病房门口的她,快步走了过去。

“他没事儿!医生说只是疲劳过度了!”骆姐安慰她说。

萧雪见眼睛红红地看着她,冒出了一句,“是我把他逼得太急了!”

骆姐没听懂她这句话的意思,但是看着萧雪见眼中豆大的眼泪夺眶而出。她上前抱着她,“他真没事儿!这样的状况以前也有过!再加上他的失眠症,一直都睡眠不足!跟你没关系!”

南青葙此时还在毛坨冈的菊苑中,白素问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采摘着可以食用的菊花。他正要往她那边去,却听见了有人在哭。他转身寻找了哭声从哪来的?天色太暗,他把菊苑逛了一圈,都没找到哭泣的人。

“素问,”他喊着,“你听见有人在哭吗?”

白素问转过头来,“云郎,你说什么?”

“有人在哭!”他再次强调。

白素问不懂地摇了摇头,继续她手中的采摘。

这个哭声,哭得他心慌!

“哥!南哥!南哥!”陈阳看着病床上一直在挣扎的南青葙,“哥!”

南青葙睁开了眼睛,看着白色的天花板。

“哥,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们了!”陈阳的声音都有哭腔了。

“我——怎么了?”他问。

“你——不记得了!”陈阳脸色一变,“你——不会那一摔给摔出什么毛病了吧!”

南青葙想起来了,自己倒下去,萧雪见脸色刷白的样子。

“萧雪见呢?”

陈阳立马跑到门口,“萧老师,南哥找你!”

萧雪见一愣,骆姐推了她一把,“去吧!”

萧雪见才反应过来,立马走了进去,南青葙笑着看着她,才发现她眼睛红的吓人。萧雪见走到病床旁边,南青葙一把拉过她的手,瞬间眼泪又滑落了下来。

“原来是你在哭啊!”南青葙伸手抹去她滑落的泪,可是她的眼泪止不住,“你别哭啊!我没事儿!我真的没事儿!别哭啊!”

结果萧雪见哭得更厉害,趴在他的胸前,他都感觉自己胸口湿泽一片!

“你又哭得像只小狗一样!”南青葙只好任由她哭。

“你才是小狗!”萧雪见哭着说。

“好好好,我是小狗!只要你不哭,我是什么都行!”

站在门外的陈阳和骆姐笑了。

“骆姐,你不反对他们俩了?”陈阳怯怯地问。

“我又不是封建大家长!”骆姐斜了他一眼,“你哥,成年了!男未婚女未嫁!只要他喜欢!”

陈阳放心地笑了。

九月初九重阳,东京遍地菊花,樊楼门口一座菊花扎缚的门洞,其他商户频频效仿。菊花酿“延寿客”被卖尽,花市的各色菊花也销售殆尽,一时间大街小巷满眼菊花,黄色的金万铃菊、棣棠菊、鹅毛菊,白色的玉球菊、玉铃菊、新罗菊,大花盘的喜容菊,这些都是普见的。在一些大户人家院墙中还会看到紫色的绣球菊、荔枝菊,花瓣粉红的桃花菊。还有拼色的金盏银台菊、木香菊、深黄至渐白渐变色的龙脑菊。

官家赐了陆玄叁一株紫色绣球菊,一株渐变色的龙脑菊,一株拼色金盏银台菊。现在正摆在正堂,来参加菊花宴的宾客都围绕着这三株菊花评头论足。菊花宴,男宾女客分别列席,男宾在外厅,女眷在内堂。菜色也有不同,外厅男客的菜为下酒而设,内堂女客的菜偏养生。一向嘴刁的陆家族人,也挑不出什么来数落主宴的陆玄叁夫妇。

茶果时间,族中最年长的叔公问陆玄叁。

“云郎!从你十岁娶白氏,已经有十三年了,白氏一无所出。”陆叔公说,“你是要接过陆家族长之位,无后可不行!”

“叔公说的是!”二叔、三叔、五叔附和着。

陆玄叁就知道这菊花宴不会吃得这么安宁。

“素问去年因为落胎,一直在调养身体,好在我们都还年轻。”

“她身体不好,那就好好养着,不妨碍你生子啊!”二叔说。

“对啊!能生养的女人多了去了!”五叔附和。

“当年,你若是应了梁相的那门亲,也许今日孩子都满堂跑了!”三叔说。

“现在也不晚!”陆叔公说,“礼部尚书张公有一小女儿,年方及笄,愿以平妻嫁入陆府,我觉得甚好!”

“礼部尚书张公不是和梁相是连襟吗?”

“那女子岂不是梁小娘子的表妹?”

女眷门也都在窃窃私语。

二婶娘宽慰白素问说,“素问,她年纪小,这个家不还是你当吗?”

“对啊!她年纪小,更容易生养!进了门,一年后就能添丁了。”三婶娘说。

丫鬟梅青在一旁听得愤愤不平,白素问一把拉住她,“青青,春兰秋菊,大家都爱吃,你让厨房再做上一些!”

梅青站着不动,白素问起身,“还是我自己去厨房看看!各位婶娘,我去去就回。”

主仆二人往厨房方向走去。

“大娘子,阿郎真要娶别人吗?”梅青嘟囔着。

白素问沉默着。

“谁能接受,自己爱的人再娶别的人啊!”杨瑶谣在和化妆师楣姐争辩着。

“小姑娘,那是在古代!”楣姐说,“就算是在现在,已婚男人再爱上别的人,有的是!”

“同时爱上两个人,也是有可能的!”场务作为男性,也插了一句。

“渣男!”杨瑶谣脱口而出。

萧雪见听着他们的话,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中。

“一个人会同时爱上两个人吗?”她自言自语。

“谁啊!”南青葙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的身边,“谁的心那么大啊!”

“你会吗?”萧雪见问。

南青葙看着她,在想她为什么会这么问,“怎么这么问?”

“你会同时爱上两个人吗?”萧雪见这次看着他的眼睛问。

“陆玄叁只爱白素问!没有别人!”南青葙说。

“我问的是你!”萧雪见的眼睛有些微红。

“只有你啊!”南青葙说。

“我、还是素问?”萧雪见问。

“白素问是电影中的人物!”杨瑶谣说,“雪姐,你不会连你自己笔下的人物的醋也都要吃吧!”

萧雪见转头看着杨瑶谣,一笑,“对哦!”转身走开了!

南青葙看着她的背影,杨瑶谣笑着说,“恋爱中的女人,一时晴一时雨!南哥,甜蜜的负担哦!”说完也走开了。

深夜的厨房,白素问在做着广寒糕。昨天清晨采摘的桂花,选出水灵的花朵,掐去花蒂,用水浸泡着,还有新摘的桂树叶。桂花清洗后,洒上甘草水,和米粉拌成糊。白素问寻找着糖罐,突然有人递了过来。

“是这个吗?”陆玄叁问。

白素问看了一眼他,接过,加了几勺糖在米粉糊中,然后装进了银盘中。

“要开始蒸了是吗?”陆玄叁说。

白素问点了点头,陆玄叁立马去打开锅盖,白素问把银盘放进了锅中的蒸笼中。

“我添柴!”陆玄叁又立马到灶台下加柴火。

“火太大了!”白素问看他拼命加柴火,连忙说。

“终于肯跟我说话了!”陆玄叁说,他拍了拍旁边的位子,“过来坐!”

白素问走了过去,在他身旁坐下。

“你呀,就听别人说!”陆玄叁说,“梁小娘子还是张小娘子,还是其他什么小娘子,都与我陆玄叁没任何关系!”他伸手抱着白素问,“云郎只要素问!”

“孩子呢?”白素问说。

“子女也需要缘分的!”陆玄叁说,“有,是上天垂帘!没有,也不强求!”

“如果是因为我,你不能有自己的子女——”白素问忧伤地说。

“如果你不是他们的母亲,那我也不需要这样的子女!”陆玄叁说。

“云郎!为什么一定得是我!”白素问眼睛发红的问。

“你看,你记得我爱吃广寒糕,今天累了整整一天,还是不忘,给我做广寒糕!”陆玄叁说,“我记得你爱吃瓠叶羹!桥西贾家瓠羹店的!虽然我不会做!”

白素问眼泪滑落,陆玄叁轻轻地帮她抹去。

“与你做夫妻,可能用上了我所有的运气!”陆玄叁深情的说,“如果有来世,我希望这个好运气还能属于我!”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