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二十一)魂魄

素问南篱小说:(二十一)魂魄

编辑:清尊素影更新时间:2021-10-14 18:55:59
素问南篱

素问南篱

“你,还记得我前生吗?”南青葙意识模糊不清地睁开眼睛了眼睛,望着眼前。暖阁虹帐,雕花床上坐于一女子,青色钗钿缕衣,团扇遮脸。鼻尖一股药香,但并不像平时里出入药店中的气味浓厚,淡淡的,一时之间有一时之间无。他在产生怀疑自己的鼻子,摸了摸鼻尖。“你?是谁?”他问。佳人沉默不语!电影《素问南篱》即将开拍,南青葙总会看见了一个女人,如风似幻,偏偏她就在眼前,但是他依旧看不清她的脸!他们之间隔得不只是是逝去数百年的时间。南宋的她,二十六世纪的自己,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是一手的泪!自己究竟怎么了?他分不清是戏,但是他的曾,一个在现代人怎么会有南宋暖阁虹帐,雕花床上端坐一女子,青色钗钿缕衣,团扇遮脸。鼻尖一股药香,但并不像平日里进出药店中的气味浓郁,淡淡的,一时有一时无。他在怀疑自己的鼻子,摸了摸鼻尖。。

作者:奶茶闲人 状态:连载

类型:古代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南青葙一身中山装,立刻要拍的是程玄叁去《北平晨报》报社做见习记者的戏。妆发重新整理好,南青葙上了叮叮车,坐在了靠窗的位置。叮叮车穿梭在繁华热闹的长安街,拐进东单,远远超过地在人群中看见了了一个陌生的身影。“东单站到了!”网络售票员喊着。程玄叁快活容易从叮叮车铛铛车穿行在繁华的长安街,拐进东单,远远地在人群中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精彩章节

南青葙一身中山装,马上要拍的是程玄叁去《北平晨报》报社做见习记者的戏。妆发整理好,南青葙上了铛铛车,坐在了靠窗的位置。

铛铛车穿行在繁华的长安街,拐进东单,远远地在人群中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东单站到了!”售票员喊着。

程玄叁好不容易从铛铛车上挤下来,转身往那个身影寻去。

“素问!素问!”

萧素问和同学小梅手挽手地逛着,隐约听见有谁在喊“素问”。是不是又是自己的幻听,萧素问摇了摇头。

“素问,好像有人在喊你!”小梅说。

萧素问连忙转身,可是人来人往,并没有发现什么。

“刚才还听见了!”小梅嘀咕。

南青葙本应该按照剧本在人海中再次重遇萧素问。可是他现在站着一处一动不动。

“Cut!”张导喊着,“青葙,怎么不动了?你得再喊几声!”

可是南青葙依旧一动不动,萧雪见连忙在外围往他那边靠近,只见他目光落在一处,群演都停了下来,南青葙还站在那,萧雪见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南青葙看着不远处的女人,她还是一身北宋仕女装。她静静地站在离他三丈之远的地方,看着自己。但是这次不像以往,他能看清楚她的脸了!那眉眼间风清云漫!他眼睛发涩,终于跨越了时间,他再次遇见了他!她的眼中也有泪!他们就这样看着彼此!

陈阳的手机响了。

“去叫醒你哥!”

萧雪见发来的微信。

他连忙挤过工作人员,跑到南青葙的身边。

“哥!哥!”喊了两声,南青葙这才回过神来,才发现全程的人都在等着他,他连忙鞠躬。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再来一遍!”张导说。

群众演员迅速地各就各位。

南青葙再转头,她不见了。

晚上收工的时候,卸妆时,她又出现了,南青葙看着化妆镜中的她,她静静地坐在他的身后,看着她。楣姐感觉南青葙有些怪异,南青葙盯着镜中的某一处。

“南哥,是镜子上有什么吗?”她问。

南青葙微微笑着。

楣姐吞了吞口水,往身后看着,什么也没有啊!正好陈阳进来了,楣姐得救了般,一把拉着陈阳。

“你哥,他——”

陈阳也顺着南青葙的目光,转身看着身后,的确什么都没有啊。

“哥!”

当萧雪见收到陈阳的短信,她就飞快地往化妆间而来。气喘吁吁的走了进来,看着还在发神的南青葙。

“楣姐、陈阳,你们俩出去!”

他们俩出去后,萧雪见看着他,顺着他的目光。

“她在!”

“以前她都是在只有我自己的时候,才出现!”南青葙说。

萧雪见心理咯噔一下,连忙拿出了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桑姨,大美女她没事儿吧!”

可是过了很久都没有回复,她连忙出了化妆间立即拨通了桑姨的电话,还是没有人接。她变得惶惶不安。立马向张导请假,然后直奔机场。

果然,大美人陷入了深度昏迷,进入了重症室!

“爷爷,是不是让他们见最后一面!”萧雪见说。

“你确定,他能接受吗?”爷爷说。

萧雪见凝重地看着爷爷,“爷爷,是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吗?”

“陆玄叁死的时候二十四岁!程玄叁死的时候也是二十四岁!那二十四封信,是他重遇素问后的两年,每一个月一封写的,整整两年。上一世死于大雪纷飞,这一世也是如此!”

萧雪见震惊!

“他不是死于1946年吗?最后一封信的落款时间。”

爷爷摇了摇头,“他死于1938年,日本人枪下!因为调查失踪事件,被抓后被杀。那些信的落款时间,是我后加的。为得就是瞒着素问,让她能好好活下来。只是说他出了北平城!只不过,后来她知道了这一切!”

“可他现在已经活过了二十四岁了!”

“那是因为——今生没有相见!”爷爷冷静地说。

那天以后,白素问就一直在南青葙的身边,拍戏、吃饭、睡觉,他一睁开眼睛,就能看见她。他们好像从来没有这样的陪伴过彼此!

萧雪见看着插着氧气瓶的大美人。

“所以你最近都在他身边了!”萧雪见握着大美人的手,“前世你等了他二十五年,今生你又等了他六十三年,加起来八十八年!多好的一个数字啊!”萧雪见的喉咙发涩,“不见他,怕他又活不过二十四岁吧!活着不能见他,那就让自己的魂魄去见她!你傻不傻,还以前生的模样!你怕他嫌弃你现在的样子吗?”她哭了起来,无声地哭着。

南青葙回到酒店后见到了他的心理医生凌音,很是意外。

骆姐笑着说,“凌音来出差,过来看看你!”

南青葙看了看陈阳,陈阳眼色躲闪。

凌音笑着说,“怎么,不欢迎啊!”

南青葙转头看着旁边的白素问,凌音立马也看向了他的右侧,并没有人。她给骆姐使了个眼色。

骆姐说,“凌音好不容易来探一次班,别让人家在外面站着啊!青葙,你们先上去,我和陈阳买点吃的喝的再过去,我们好好聚聚。”

“怎么,不愿意啊!”凌音调侃。

南青葙又看了看身边的白素问,“好吧!”

凌音跟着南青葙去了他的房间,凌音打量了一番,笑着说,“比我想象中要整洁。”

“酒店有人每天都收拾!”南青葙倒是实话实说,“你喝什么?”

“你冰箱里有什么就喝什么!”凌音说。

南青葙拿了两瓶水,其中一瓶递给她,她注意到南青葙的目光总落在他的右边。

“她在?”凌音问。

南青葙也没有避讳,点了点头。

“能说说吗?”凌音温柔地说。

南青葙深情的注视着白素问,白素问点了点头。

“前生我们——是夫妻!”南青葙开始娓娓道来。

萧雪见在帮着萧素问擦拭着身体,小心翼翼的。

“大美人,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吗?”萧雪见说,“你说,我的那双眼睛像你!爷爷说,更像是你的女儿!你说是孙女才对!那年我八岁,孤儿院那么多孩子,你们收养了我!”

擦拭完,萧雪见又给她擦身体乳。

“桂花香的!可惜,没有药草香!不过你身上自带!”萧雪见说,“我最近才知道,雪见这个名字,就是你和他,为你们的女儿准备的。是他告诉我的!”

骆姐和陈阳一直站在南青葙的门口,他们很好奇,凌音和南青葙都说了什么。

“萧老师——好像知道些什么?”陈阳说。

“萧雪见?”骆姐意外,她连忙从手机里发出萧雪见的电话,拨通。

萧雪见坐在重症室的外面,手机突然响了,她连忙往楼梯间走去,一看是骆姐。

“骆姐!”

“萧老师!”骆姐觉得这样喊有些见外,“雪见,青葙最近的状况,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他现在怎么了?”萧雪见急切地问。

“他现在——就是——有点——”骆姐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

“骆姐,你相信前今生吗?”萧雪见说。

骆姐沉默了,电话里只有她们俩彼此的呼吸声!

“你是不是在想,我和南青葙都太入戏了,都有些魔障了!”萧雪见说。

骆姐没有回答,因为她就是这么想的。

“如果——我说《素问南篱》——就是他的前世今生!你是不是觉得更离谱!”萧雪见继续说。

骆姐还是沉默着。

“万千世界,什么都有可能!”骆姐终于说出了一句。

门开了,凌音走了出来,骆姐挂了电话,连忙看着凌音。

凌音一笑,“我真饿了!陈阳,你陪你南哥,骆姐陪我吃饭!”

陈阳点了点头,凌音拉着骆姐往电梯口走去。

凌晨的时候,萧雪见的电话又响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她接起。

“你好!萧雪见萧老师对吧!”

“您是?”

“我叫凌音,南青葙的私人心理医生!”

“你好!”

“青葙跟我讲了《素问南篱》的故事,也讲了你!”

萧雪见沉默着。

“我能见见她吗?”凌音问。

凌音和骆姐是连夜去的洛阳,萧雪见把她们带到了重症室,见到了——萧雪见!

骆姐眼睛一红,“原来都是真的啊!”

“她是不是要走了!”凌音说。

骆姐惊讶地看着凌音,又看向萧雪见。

“医生说,现在的她处于深度昏迷中,随时都会离开!”萧雪见说。

“所以她最近——一直陪在青葙身边!”凌音说。

“怎么会!”骆姐觉得自己完全跟不上她们的对话了。

“身不能见,魂随之!”凌音动容地说。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