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7章 人潮攒动 惊见贵客

大唐明月小说:第7章 人潮攒动 惊见贵客

编辑:隔山隔海更新时间:2021-10-14 22:48:16
大唐明月

大唐明月

这是一个最繁华热闹的时代:鲜衣怒马、胡姬如花;这是一个最冷酷无情的时代:骨肉相残、人命如芥;复活在这个时代,库狄琉璃的目标是:也没龋齿……的活到老死。在西市锦绣丛中挥挥毫,于曲水斗花会上采采风创作,溜到平康坊内听个小曲,混进慈心寺里观场剧场演出。她要做个闲看长安十丈红尘,笑对大唐万里明月的,路人甲。却永徽五年春,当李唐王朝夺唐的千古大戏终于等到悄悄拉大帷幕,她却泪流满脸的意外发现,原来是,她也不是围观群众群众,她是,演员。--------------------------本文将为诸位各位看官展示一个尽可能会真实的的大唐,评论交流围观群众OR围殴。本人已五更三点,太极宫那层层叠叠的重檐飞角,刚刚被晨光勾勒成黛青天幕下的无数道剪影,承天门的门楼上便准时响起了第一声晨鼓。随即,六条正对着城门的主道上,数十面街鼓被依次擂响。在微弱的曙光中,长安城仿佛一头从沉睡中醒来的巨兽,在隆隆不绝的鼓声中抖动着身体:被分割得菜畦般齐整的一百多处坊里几乎在同一时间打开大门,宵禁了一夜的二十五条坊外大道也重新出现了车马行人的身影;而在各坊门口,叫卖胡饼的声音此起彼伏,那热情洋溢的声调和热气蒸腾的炉灶,让这座举世无双的雄城渐渐有了人间烟火的气息。。

作者:蓝云舒 状态:完本

类型:推理破案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隋唐时期年间,佛教勃兴,长安城里更是寺庙一座座,颇具几家名刹大寺,但风头最盛者要数坐落于东南角晋昌坊里的大慈恩寺。它位置绝佳,南对曲江碧水,北望大明宫墙,再加庙宇法度森严,林泉清幽,香火之旺、地位之卓绝,莫说长安,就是天下也难有寺庙能与之匹敌。但是,在微微摇晃的车厢里,琉璃听着舅母介绍大慈恩寺的由来,不住点头。安氏一家都笃信佛教,舅母石氏自然对大慈恩寺的来历如数家珍,只是当她说到大慈恩寺如今的主持时,琉璃忍不住还是惊得张开了嘴,“玄奘法师?”。...

精彩章节

隋唐年间,佛教兴盛,长安城里更是寺庙林立,颇有几家名刹大寺,但风头最盛者当属位于东南角晋昌坊里的大慈恩寺。它位置绝佳,南对曲江碧水,北望大明宫墙,加上庙宇严整,林泉幽静,香火之旺盛、地位之卓绝,莫说长安,便是天下也难有寺庙能与之比肩。不过,就在五年前,这座名寺还只是一座破败的旧庙。如今的皇帝当时还是太子,因念及亡母长孙皇后的恩德,决心要为母亲重新修建一座庙宇,选了此处大兴土木,当年十月便修建完毕,端的是美轮美奂……

在微微摇晃的车厢里,琉璃听着舅母介绍大慈恩寺的由来,不住点头。安氏一家都笃信佛教,舅母石氏自然对大慈恩寺的来历如数家珍,只是当她说到大慈恩寺如今的主持时,琉璃忍不住还是惊得张开了嘴,“玄奘法师?”

舅母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自然是玄奘法师!你竟不知?法师是圣上五年前特意请到长安的,当年入寺升座之礼轰动长安,竟是旷古少见的。如今法师正在修建佛塔,说是要供奉佛祖舍利呢!”

琉璃满脸囧字,低头不语,心道:我真是疯了,唐僧自然是回了长安译经的,难不成还真的从此和孙悟空、猪八戒一起在西天过着幸福的生活?

舅母笑着拍了拍她的手道,“大娘莫羞,你被关在家中好几年,平日也无人跟你说道这些,哪里能知道这些?今日舅母会带你好生走一遭,这大慈恩寺风景也是极好,有十几处院子,还可以去戏场……”琉璃更是暗自纳闷:她没听错?寺庙里还有唱大戏的?

正说着,车却渐渐停了下来,琉璃倒不觉得什么,石氏康氏几个却诧异起来。她们是常年来上香的,自然知道此处应该离庙门还有些距离,康氏便道,“儿下去看看。”说着挑帘跳下驴车,不多时便回来了,脸色微沉:“好教阿家得知,今日是皇后的母亲柳夫人要上香,不许闲人进寺,外面已经等了许多人了。咱们是等着还是回转?”

舅母眉头紧皱,却还记得四郎吩咐过,今日定要等到午后再回,想了想便道,“我记得附近有家酒肆,雅间收拾得甚是齐整,不如去那里等上一等。”

旁人自无异议,车子略换了个方向,又行了一段路便停了下来。

琉璃跟着舅母下了车,果然看见一家修得极为精致的酒楼,二楼窗外有酒旗招展,那字竟是银光闪闪,也不知是何种涂料所绘。她还看再看几眼,舅母已当先走进门去,一楼竟已坐了五六成满,小二殷勤的迎了过来,“几位娘子,请问……”

舅母道,“要一处最大的雅间。”

长安的小二自然是有眼力的,知道是遇见了豪阔的胡商女眷,忙应声好,便将几个人引到二楼靠窗的一处雅间里。雅间极为宽敞,里面设着青色坐席,又有案几、凭几等物,墙上挂着字画,布置得十分雅致。

舅母歇了口气,转头便问琉璃,“你想喝些什么?”琉璃知道此时的女人在“饮”上都十分讲究,什么春日饮桃,夏日饮酪,可惜对这些纯天然的环保饮料她都无爱,想再喝一杯可乐大概要下辈子了……心里叹气,她笑了笑:“但凭舅母做主。”

七娘却道:“阿娘,既然到了此处,自然是五色饮。”舅母也笑了起来,“七娘说得是。”回头便向伙计要了一套五色饮。

过了片刻,伙计果然端了一盘五盏饮料上来,只见五个忍冬纹银杯里分别装着绿、白、黄、红、黑五种颜色的浆水,十分好看。舅母让琉璃先选,琉璃推脱不得,只得拿了离自己最近的那杯绿色浆水,见她们各自选完,都啜饮起来了,这才尝了一口,依然是一股怪怪的酸甜味,似乎有些微涩,还有一种特殊的香气。

七娘笑道:“阿姊选的这杯是扶桑叶,春天饮下最合适不过。”琉璃忙又细细品了一口,果真是股青涩的树叶子气,只能点头微笑,“果然如此。”

七娘又举起自己的黑色浆水道:“这乌梅饮酸酸甜甜却最是爽口。”

舅母也笑道:“我却不爱这些异香异气的,还是酪浆也罢。”原来这五色饮里的白饮是长安人平日饮得最多的酪浆,味道类似于极稀薄的酸奶,却不大甜。

众人说说笑笑,又过了两刻多钟,只见酒肆之下车马渐多,楼梯上脚步声不绝,想来都是等候上香之人,好在各有雅间隔开,倒也清净。

这五色饮喝完,舅母又点了一套五香饮,据说和五色饮一样,也是前朝的一位高僧所制。大约是客人多了,五香饮迟迟未上。琉璃正等得无聊,就听外面传来伙计的声音,“夫人还是请楼下就坐吧,真真抱歉,这楼上的雅间全满了。”有个清脆的女声立刻道,“我家夫人的身份,岂能和楼下庶民坐在一处?”伙计忙不迭的又是一通解释道歉,只听一个微带沙软的声音道,“阿母,你看怎地才好?”

琉璃听得这声音,心里一动,只觉得似乎十分耳熟,不由留神细听起来,却听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道,“外面如此拥挤,此刻便是想回家也是难能的,二郎和六娘都这般年幼,在车里等岂不气闷?”那个沙软的声音叹了口气道,“这可如何是好?”

琉璃脑中突然闪过一张长眉细目的娇媚面孔——不正是那日定了牡丹夹缬的贵妇么?好像是什么贺兰府上的五夫人,她是带了小孩子和老人家来上香?

她想了一想,还是转身对舅母笑道,“正是巧了,外面那位娘子,似乎是昨日琉璃在如意夹缬见过的一位老主顾,大约今日是带了母亲和儿女一道来上香的,却没有地方落脚了。”舅母石氏听了忙道,“若是这样,咱们这里倒还有地方,她们若不嫌弃,便请进来又何妨?”

琉璃笑着推门出去,果然看见昨日遇见的那贵妇正站在楼梯口,身边是一位甚是富态的老妇人,还跟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一个十来岁的男孩。琉璃走过去笑着行了一礼,“见过夫人。”

那位贵妇人一惊,仔细看了眼琉璃,恍然道,“你是昨日画牡丹的小娘子?”

琉璃笑着点头,“今日奴与舅母、嫂嫂们一道上香,夫人若不嫌弃,我们的雅间却还宽敞。”

贵妇人忙看向那老妇人,那老妇人头发已是雪白,腰背挺直,五官威严,目光也异常锐利,上下看了琉璃一眼,琉璃心里顿时微凛。那老妇人却笑了起来,笑容和蔼,和刚才的精明威严判若两人,“小娘子一番好意,老身就厚颜打扰一回了。”

琉璃松了口气,笑着将她们引进雅间,石氏等人少不得站起来互相见礼一回,原来这老妇人姓杨,贵妇则姓武,琉璃心里暗自失笑,原来是贺兰府上的武夫人,却并不是什么贺兰家第五房姨娘。她略一留意,便注意到这两位夫人言谈举止都甚有贵气,两个小小的孩子也进退有度,那小姑娘就如粉雕玉琢一般,小男孩也生得出奇的俊秀,心里不由暗暗称奇。

舅母石氏等人见多识广,自然也看出他们不是寻常人家,言谈不由有些拘谨起来。好在那杨老夫人竟是十分善谈,没几句便扯到如今流行的布料花样、首饰款式。这些话石氏几个最是在行,你一言我一语的渐渐说得热闹起来。

不一会儿,伙计将五香饮也送了上来,石氏自然是请客人先饮,武夫人便向自己儿子笑道,“敏之,还不谢谢诸位娘子。”

敏之?琉璃心头猛的一震,贺兰……敏之?这位贵妇人姓武,老夫人又恰好姓杨,难道说,眼前这个小男孩就是大名鼎鼎的贺兰敏之?而杨夫人和武夫人则是武则天的母亲和姐姐?

琉璃只觉得一颗心砰砰乱跳,心头满是一种眼见着历史扑面砸了过来的恐慌,低头深深的吸了口气才稳住情绪,忍不住看了贺兰敏之一眼,只觉得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这位眉目秀美、举止沉静的小小少年,日后竟会变成一个臭名昭著的狂徒,要说他跟杨老夫人有染,那就更离谱了……

她正念头百转,一阵喧哗之声突然从外面传来,从窗口看去,只见大道上从坊外方向来了一长列人马,浩浩荡荡向大慈恩寺方向而去,前面先是两架马车,随后是三队骑士,接着又是四组六人的仪仗队,然后才是一架极其华丽的大车,看样子应是柳夫人的卤薄,端的是好足的架势。而路上原有的行人车马都已被赶到一边,略有人退得慢上一步便是一顿呵斥驱赶。

这等阵仗落在大家眼里,石氏康氏自然啧啧称叹,七娘满脸都是好奇,武夫人眼里露出几丝愤然不平,琉璃心里却是一声长叹:这位柳氏出身名门,嫁的更是超级豪门太原王氏,女儿如今又母仪天下,养在她名下的大皇子还刚刚被立为太子,正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一般的富贵,但谁又能想到,不过两年,这位夫人和她的皇后女儿就会落到那样悲惨的下场?

她默然出神,突然觉得有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抬头正对上杨老夫人明亮的双眼,笑容里也满是深意:“此等无边威仪,众人看去叹也罢,羡也罢,妒也罢,为何小娘子眼中却有怜意?”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