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8章 人生莫测 谁窥天机

大唐明月小说:第8章 人生莫测 谁窥天机

编辑:隔山隔海更新时间:2021-10-14 22:48:19
大唐明月

大唐明月

这是一个最繁华热闹的时代:鲜衣怒马、胡姬如花;这是一个最冷酷无情的时代:骨肉相残、人命如芥;复活在这个时代,库狄琉璃的目标是:也没龋齿……的活到老死。在西市锦绣丛中挥挥毫,于曲水斗花会上采采风创作,溜到平康坊内听个小曲,混进慈心寺里观场剧场演出。她要做个闲看长安十丈红尘,笑对大唐万里明月的,路人甲。却永徽五年春,当李唐王朝夺唐的千古大戏终于等到悄悄拉大帷幕,她却泪流满脸的意外发现,原来是,她也不是围观群众群众,她是,演员。--------------------------本文将为诸位各位看官展示一个尽可能会真实的的大唐,评论交流围观群众OR围殴。本人已五更三点,太极宫那层层叠叠的重檐飞角,刚刚被晨光勾勒成黛青天幕下的无数道剪影,承天门的门楼上便准时响起了第一声晨鼓。随即,六条正对着城门的主道上,数十面街鼓被依次擂响。在微弱的曙光中,长安城仿佛一头从沉睡中醒来的巨兽,在隆隆不绝的鼓声中抖动着身体:被分割得菜畦般齐整的一百多处坊里几乎在同一时间打开大门,宵禁了一夜的二十五条坊外大道也重新出现了车马行人的身影;而在各坊门口,叫卖胡饼的声音此起彼伏,那热情洋溢的声调和热气蒸腾的炉灶,让这座举世无双的雄城渐渐有了人间烟火的气息。。

作者:蓝云舒 状态:完本

类型:推理破案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琉璃不由得暗惊,心思转了好几转,笑吟吟欠了躬身:“琉璃哪有此意,而已先母常说人世变化无常,禅语有云红粉骷髅,又说富贵荣华但是是镜花水月,因而在佛门前看见了这般无边威仪,难免有些感触而已。”在这个时代,她诚然也考虑过找棵大树纳凉,但更怕至此卷入无边风雨,自古以来杨老夫人脸上顿时满是诧异,“小娘子年纪轻轻,怎会有如此心思?”。...

精彩章节

琉璃不由暗惊,心思转了好几转,含笑欠了欠身:“琉璃哪有此意,只是先母常说人世无常,佛语有云红粉骷髅,又说富贵不过是镜花水月,因此在佛门前看见这般无边威仪,不免有些感触而已。”在这个时代,她固然也想过找棵大树乘凉,但更怕就此卷进无边风雨,自古富贵都要险中求,以她的个性,神棍是当不来的,还是当个观众比较把稳。

杨老夫人脸上顿时满是诧异,“小娘子年纪轻轻,怎会有如此心思?”

琉璃不由苦笑,她年轻么,她怎么经常觉得自己已经有一千多岁,老得不能再老了?嘴上顺口答道,“琉璃十二岁丧母,世事无常人情冷暖,却也尝到了几分。”

杨老夫人点头叹道,“人生祸福相倚,却也难说得紧。小娘子青春年少,也莫太过灰心才是。”

琉璃微笑点头,“琉璃受教了。”

杨老夫人忍不住又看了琉璃两眼,只觉得眼前的女子容色清丽,神态沉静,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淡远之意,实在不像商贾之女,不由越发诧异。此时柳氏的仪仗车马已经过去,石氏等人也收回了目光,重新说笑起来。杨老夫人不动声色的转了话题,有意无意的开始打听安家与琉璃的出身来历,听得安四郎的伯父便是高祖当年亲口封为五品散骑侍郎的安叱奴时,点了点头,“安侍郎的名头老身倒也听过。”又听得琉璃姓库狄,思量半日才道,“前齐有几位王侯都是此姓,不知……”

事涉先祖,琉璃只能按礼长跪而起,恭谨的答道,“华阳县公是小女先祖。”

杨氏微微点头,这才将话题转回了三月初五大慈恩寺的牡丹盛会,语气却比刚才亲热了几分:她是自重身份之人,原想着与这些胡商女眷共处一室总比到楼下与庶民杂坐要好,却没想到这几位胡人竟都是有几分来历的,安叱奴也就罢了,不过是以乐舞受宠的弄臣,库狄家门庭却并不算太低,前有齐朝出了三位王侯,后有库狄士文以家风严谨著称。

武夫人笑道,“若说牡丹,我还真未见过有人画得比大娘更好。”她与母亲性子不同,心思简单,反而觉得石氏等人比那些动不动攀比门庭的贵妇顺眼。

杨老夫人转头看向琉璃,眼神更是深了几分,“大娘莫非也挚爱牡丹?”

琉璃不敢怠慢,想了一想才答道,“牡丹之生也艰难,开也缓慢,然一旦盛开,便笑傲群芳,艳绝人间。所谓大器晚成,大约说的就是牡丹吧。”

她若记得不错,这位杨老夫人似乎是出身隋朝皇室,因赶上改朝换代,四十岁才嫁进武家,连生了三个女儿,母女却一直都被丈夫前妻留下的几个儿子慢待,武则天固然是历尽磨难才登上人间最高处,这杨老夫人何尝不是性格坚毅,得享后福?果然,她话一说完,只见这位老妇人先是默然不语,若有所思,随后脸上便露出了笑容,“果然说得不错!”

因柳氏此时才入寺,不知何时才能出来,有些人等不下去,说话间酒肆雅间的客人一半多已结账离去,杨氏和武氏商量了几句也决心改去灵感寺上香,向石氏再三道谢而去,武夫人更对琉璃低声笑道,“阿母的牡丹夹缬就拜托大娘了。”琉璃笑着点头:“夫人太过客气,琉璃一定尽心竭力。”

横竖要消磨上半日,石氏倒并不着急,索性让店家上了素汤饼和几样点心,几人都吃了个半饱。直到将近午初,柳氏的仪仗终于再次出现,石氏这才结账离开,坐车到了大慈恩寺门口,一路从山门走到主殿。

琉璃忍不住四下打量,只见这寺里青石铺地,苍松夹道,建筑多为重楼复殿,风格庄严殊丽,忍不住点头赞叹。石氏却道,这些楼台也就罢了,南院的杏林风光倒是极佳,再过一个月,上千株杏花盛开,从曲江远远望去,就如云蒸霞蔚一般。

这般一路走,一路说,先是舅母石氏因身形丰硕,脚步有些缓慢,走到后面,却是琉璃挪不动步了——进了第二道山门后,一路的殿廊院壁上,都画满了壁画,所画多是各种菩萨像和经变图,构图精严,线条苍劲,有几幅格外精彩的多半是出自阎立本、尉迟乙僧等名家之手。石氏康氏等人虽然也知道她能画花样,可见到她对着墙壁竟是眼冒绿光、如痴如醉的模样,无不哑然失笑,好容易才把她拽到了大佛殿前。琉璃手里捧着香火,心里却依然有些恍惚:这些传说中的名家真迹就这样一墙一墙的出现她眼前了?

只是面前那庄严肃穆的佛像,身边那些虔诚祈祝的男女,还是渐渐把琉璃从痴迷中拉了回来,她不由也默默祈祷,“我佛慈悲,您能网开一面让我回去么……”三年来她早已渐渐的学会了不去回忆,但此刻想到那些千年之后的亲朋好友,那些日益模糊的生活点滴,终于忍不住又一次泪流满面。

然而佛像无言,只是用细长的眼睛默默注视着眼前的众生。

待上完香,已是时近正午,舅母见到琉璃脸上的泪痕,怕她悼念亡母过于伤怀,忙带着她转了转寺中南池、西园等名胜之处。一路上处处云阁华宇不说,几乎每处大门、两廊都有绝妙的壁画。看到后来,连琉璃都有些麻木了,倒是注意到著名的大雁塔眼下还未修好,那才是供奉上千颗舍利、拥有无数唐代最高水平壁画绣像的宝库……

到了午后,寺院里的人更是有增无减,琉璃一问才不无惊骇的知道:许多人是奔看戏来的!此时的戏场居然都集中在各大寺院,其中又以大慈恩寺的最为有名,每日下午开演,引来无数信徒和闲人。

琉璃倒是很想体验一把在寺庙里看大戏的滋味,舅母却突然想起,今日是初一,有俗讲可听。她这一说,康氏几个也兴奋起来,一行人兴致勃勃的到了一处院子。院里早已站满了人,男女老少都有,不住的交头接耳。

过了片刻,在十余位僧人的拥簇下,一个身披袈裟的中年法师神色庄严的登上了正前方的讲坛,底下顿时鸦雀无声。

僧人们先是一起长声吟咏,调门颇有几分后世教堂合唱的神韵,待得吟唱声袅袅消散,法师这才开口念了几句佛经,又说了一通文言,琉璃正琢磨他在说什么,却听他声音清朗的道,“若说到佛法宽宏,正是强人屠夫亦能立地成佛……”竟然是直接开讲故事了!先是五百强盗成佛的典故,接下来一转又说到洛阳一户人家如何因信佛而逃过了一场劫难,语言之通俗,细节之生动,故事之狗血,简直让琉璃听得目瞪口呆,且动辄吟唱几句,随声成调,极有喜感。

眼见高台之上身披袈裟的僧人讲得舌灿莲花,庭院之中男女信徒们听得如痴如醉,时哭时笑,琉璃不由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才是真正的寓教于乐啊!

只是她对听故事到底兴趣不大,没过多久心里就开始惦记刚才在不远处回廊上瞥到一眼的菩萨像,听得法师已讲到那个倒霉的家主出了大牢,便对舅母悄声道了句要去更衣。舅母正听得入神,只是点了点头。

琉璃悄然离开,快步走到了那处回廊之上,开始仔细端详着壁上的那幅菩萨像,只觉得图上菩萨微微回望的动作与后世那幅藏于大英博物馆的莫高窟《引路菩萨图》颇有类似之处,神态也画得极为生动。她越看越是入神,不由自主伸出手指凌空描摹着图中的衣纹笔路,背后却突然一声嗤笑,“奇哉!如今的胡姬不去西市延客,却来寺院摹像,难道这世道真是要变了么?”

响亮的声音就来自她的背后,言辞又如此刻薄,琉璃一怔之下不由怒火上冲,回头一看,只见回廊上不知何时来了六七个年轻男子,站在自己身后这个身穿绯色色小团花绫袍,腰佩金钩,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白净面皮,满脸不屑,看见琉璃回头,便挑起眉头,轻佻的盯着她的脸看。

琉璃心里如吃了个苍蝇般的腻味,忍不住冷冷道,“怪也!如今的士子不去议论苍生福祉,却来议论妇人细务,这世道当真是变了!”

此言一出,这个白面男子不由一怔,他几个同伴中有人便笑了出来,“如琢啊如琢,你也有今日!”

琉璃不欲多事,转身要走,那个叫如琢的男子却一步跨上,挡在了她的面前。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